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消失的擬題員 消失的六七暴動論文


【撰文:羅恩惠】

文憑試歷史科的一條必答題引起掀然大波,唯一擬題員、前培僑書院歷史科老師葉啟燿至今仍躲在暗角,未置一詞。葉在左派龍頭中學教歷史,政治敏感度高,從他的教材可見他對歷史的取態。再從他一度放上網發售,如今已下架的六七暴動碩士論文,更可見其風派。

2016年2月,時任培僑書院老師葉啟燿,為《星島》教育版「看圖學中史」寫教材,22日的【真的假不了】寫文革紅衛兵「破四舊」(見上圖)。當時,造反派被毛澤東策動,對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等四舊誓要砸個稀巴爛。

當時的歷史背景:

1966年11月9日,中央文革戚本禹策動北師大紅衛兵頭目譚厚蘭往曲阜砸孔廟。「大成至聖文宣王」碑被拉倒,在孔墓前,紅衛兵為了掘開墓穴。末代衍聖公孔令貽及其父孔祥珂的墓中共扒出了五具屍體——孔祥珂及其夫人與孔令貽及其妻妾,紅衛兵們往樹上繫繩子,然後將屍體吊起來。大成殿門上的「萬世師表」大匾被摘下來,拉到孔林西南角縱火燒毀。大成殿裡的孔子像被挖了眼、扒了心,胸前貼上「頭號大壞蛋」再被拉倒;裝上卡車遊街示眾,最後被砸毀。譚厚蘭在曲阜師範學院廣場發表講話,聲稱十萬人參與搗毀孔家店。

這樣的歷史場景,葉啟燿選了一張最邊緣最無害的讓學生學文革史,更輕描淡寫將官方文革後定性為「浩劫」的破壞喻為「進行革命活動」。

圖片來源:葉啟燿的「看圖學中史」教材。

聯誼活動、校友活動都是常有的,將革命喻為「活動」完全脫離事實,反映葉的謹小慎微。當他2009年透過港大歷史學會晚宴靠近楊穎宇,努力取信於他,後參與草擬中日關係試題,這是他一路走來的用心。今年葉啟燿草擬「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楊穎宇一度猶豫。他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提及:「X(編按:即葉啟燿,楊穎宇沒有開名,《消失的檔案》沒有跟楊穎宇接觸過,只是從可靠途徑知道擬題員是誰)擬出涉事題目後,他曾告誡X題目有一定難度,考生未必應付到,卻是X當時堅持嘗試,他才決定盡力配合,當下完全沒有政治考慮。」

楊穎宇離職後接受眾新聞訪問,首度開腔談論歷史科試題被DQ始末。

相關新聞:

【首度開腔】離職考評局經理楊穎宇博士 親述歷史科試題內情始末 「香港墮落嘅指標性事件」

楊穎宇離職後接受訪問,多次為學生流淚。他的悲痛亦跟被出賣、被cap圖,公開試前夕有人配合左媒及建制通風報信,更在當天打通關係,黃昏由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發帖,指香港教育不可以成為「無掩雞籠」。這種內線排山倒海式關連豈能於短期內建立?

《消失的檔案》沒有跟楊穎宇接觸過,只是從可靠途徑知道擬題員是誰。從公開資料,《消失》找到葉啟燿曾於在港大歷史系修讀,2012年提交畢業論文“Leftist Propaganda in the Hong Kong 1967 Riots”,中譯 〈六七暴動左派宣傳策略〉。離奇的是,這些放在內聯網,舊生、職員及教授都能閱覽的論文竟然從內聯網消失了,標註為“Items Withheld”。最後要用多種搜尋途徑才找到指導老師的名字,非常罕見!

葉啟燿的碩士論文。
葉啟燿的碩士論文。
在港大內聯網搜尋葉啟燿的論文,發現被標註:Item Withheld

葉啟燿論文於2012年4月完成,他於鳴謝頁指出,撰寫論文動力來自祖父Ip_ Kashing,一名「反英抗暴」參與者。論文探討左派暴動失敗原因,又比較左派文宣於六七暴動前夕及暴動期間的宣傳重點,從而得出結論:「鑑於這些目標的不同,論文認為宣傳的不一致導致左派失去支持。」(“Given the different aims, the thesis argues that the inconsistency of the propaganda caused the leftists to lose support.”)

葉啟燿的碩士論文,表明撰寫動力來自祖父Ip_ Kashing,一名「反英抗暴」參與者。

當時的歷史背景:

六七暴動是文革、也是「澳門一二三事件」的延伸。1967年初,港澳工委看見澳葡政府投降,澳門變成「半個解放區」時已經頭腦發熱,靜待在香港大幹一場。四月開始以勞資糾紛為名發動了幾次罷工,每次與資方對峙,工人在左派工會策動下都拒絕勞工署調停。

7月12日第一枚炸彈投向大埔鄉事委員會會議室,翌日《明報》社論以 〈恐怖世界_人人自危〉 為題(見下圖),譴責左派暴徒將炸彈投向無辜市民:「燒巴士、燒電車、殺警察、打巴士電車司機、燒貝夫人健康院、炸郵政局、攻打茶樓,大石投擲行人和汽車、向警察投擲魚炮、爆炸水管、焚燒報館車輛…」。左派報章發表「鬥爭委員會」談話,公然讚賞這一類行動。港人支持政府抗暴,譴責暴徒濫殺無辜,是左派暴動失敗的主因,與左派宣傳是否不力無關。

2010年開始,一群左派少年犯組織起來尋求平反,於建制內外謀求支持。2012年,厚酬請屈穎妍《火樹飛花》、張家偉《傷城記》、林超榮《印象六七》出書,講述他們的故事。又以電影《五月》、《中英街一號》,舞台劇及紀錄片《YP1967》等等,或深或淺漂白及改寫歷史。所有活動矛頭都不敢碰觸中央左傾錯誤,僅是強調當年「緊跟指示,勇武抗爭」,再將責任推給宣傳出錯,執行有誤。

2017年1月,六七暴動五十周年,葉啟燿將論文放上Amazon發售,恰巧與左派金主石中英組織的「火石文化出版社」及「六七動力研究社」等發動的大規模平反活動不謀而合。2018年,平反六七暴動已經得到中聯辦祝福並上達港澳辦。去年反修例運動改變了平反六七暴動的議程,近月抗爭者紛紛被告上法庭,輕微罪行或警方的不實證供多次被採納,刑期遠遠比六七囚徒為重。這些左派組織的網站忽然全部下架,葉啟燿的論文亦同步消失,後面的操作值得關注。

葉啟燿原本放在Amazon發售的論文。

一名讀歷史出身的左校老師,在試題風波影響莘莘學子前途之際,沒有站出來說一句話。進入教育局後更上演一場精心策劃的誣陷,陷伯樂楊穎宇於不義,功在黨國。《消失》得有心人送來葉啟燿之論文,得悉指導老師共有三位,碩士論文來說屬罕見。

楊穎宇的臉書舊帖被左報翻出來攻擊,他馬上提醒葉啟燿小心被「拉落水」。葉當時答:「應該無問題嘅,(那題是)安全嘅題目嚟。如果要搞,就會好核突喇喎。」楊穎宇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感慨:「豈料風波爆發後,X馬上與楊斷絕來往,完全不再回覆短訊,到後來考評局的內部調查中,X更將所有指控推到他身上,「意圖都相當明顯㗎喇」。

政治凌駕教育,歷史會記下這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