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病房爆發的背後


【撰文:公立醫院前線醫生】

香港公立醫院病房辛辛苦苦守了十一個月,最後也終於失守了。之前的醫護人員感染個案,衛生防護中心和醫管局都表示屬於社區感染,但當聯合醫院懷安科病房發生大爆發,香港大學傳染學系教授袁國勇表示病房懷疑有超級傳播者,更表示可能涉及空氣傳播,這個辛辛苦苦經營得來的紀錄終於要被打破。但除了以上原因,其實醫管局在整件事件中亦責無旁貸,不論是高高在上的管理層還是醫院感染控制科冷氣軍師也要負上責任 。 

今年初前線醫護人員表示要封關的時候,其中一個訴求就是要求同事有足夠個人防護裝備。結果醫管局因為裝備不足,其實一直以來不斷降低同事的防疫標準,個人防護裝備只能在高風險程序上使用。什麼是高風險程序?龍門任你擺。高風險的隔離病房防護裝備充足,也合乎規格,其實不過是最基本要求。但普通病房隨時也有機會出現感染個案,只是有人認為普通病房就等同安全,結果普通病房防護裝備規格其實與隔離病房差天共地。不是不准員工使用相關防護裝備,只是門檻非常高,只記住怎樣勒緊褲頭。當發現使用量超出日常使用量,就會鍥而不捨追蹤。結果同事們唯有慳住用防護裝備,避免因為使用量超標遭到高層質問。 

同樣地,在醫院範圍內,尤其是病房內的外科口罩,醫護人員使用的隨時比各位讀者使用的水準更低。醫管局提供的只是防護標準最低的ASTM Level 1 Medicom 口罩,而且每人每日有限度分配。結果不少同事需要自費購買外科口罩在工作期間使用,或者不斷重用外科口罩。其實現時香港市面上口罩供應供過於求,醫管局寧可將38億盈餘給各位管理層在逆市加薪,也不願意用在前線同事身上。高層就可以在經濟環境轉差的情況下有人工加,前線同事不但要凍薪,甚至需要自費買防護裝備使用。更荒謬的就是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同時因為個人安全理由打算自費購入N95或其他高規格口罩使用,但竟然有人表示首先要經過感染控制組測試才可。一個又一個極高的門檻,結果打退了部分同事的保護大計,只能夠在防護裝備不理想的情況下,繼續在同樣危險的普通病房工作。

聯合醫院懷安科病房就是最好例子,誰說普通病房就很安全。正正就是因為醫管局由上至下都忽視普通病房的感染風險,只懂得不斷洗員工的腦,表示就算防護裝備不斷降低規格也非常安全。結果部分同事經歷了大半年之後,已經忘記了原來一年前所有普通病房的防護規格可以比起今年更要高,繼續在幫醫管局慳錢的情況下,使用未如理想的防護裝備繼續工作。

今次聯合醫院大爆發,就顯出公立醫院的最大漏洞,並不是員工像醫管局總行政經理庾慧玲口中所說不做好榜樣參加群組聚集,而是醫管局一直以來漠視存在極大風險普通病房的感染風險,慳盡每一分每一毫,讓高層可以繼續年年加人工,而讓所有員工曝露於高危的情況。當香港生產口罩供過於求,甚至有口罩廠表示即將結業的時候,為何每名員工每天只能夠分配不多於兩個外科口罩?要求員工在今時今日繼續重用外科口罩實在是荒謬至極。醫管局慳到的錢,根本不是用在前線抗疫同事身上,最後醫管局慳到很多錢,只是所有的錢都給一班冷氣軍師瓜分了。他們不會到病房幫手抗疫,也不會參加任何高危程序,但卻透過不斷的慳錢,讓醫管局有更多錢進了他們的口袋裏。今次聯合醫院事件後,不知道高層們醒覺了沒有,只知道如果繼續用同一心態抗疫,當年的謝婉雯事件必然會再次發生。究竟醫管局高層要死幾多人才懂得做好自己的本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