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非我族裔之落葉歸何處


香港顯赫一時的何東爵士(Sir Robert Ho Tung)其實是混血兒,他的兩位平妻都是中歐結合的後代。混血兒為什麼選擇認同中國人的身份?在前香港歷史博物館總館長丁新豹和盧淑櫻合著的《非我族裔: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有詳細交待。

香港早期的歐亞混血兒(Eurasians)是洋人來港經商的「副産品」,因為那時歐人商客甚少擕眷出差,很多時會和華籍家傭(不少是水上人,俗稱蜑家妹或鹹水妹),或風月場所之青樓女子,日久相交而成為情婦,被稱之為「涉外婚婦」(protected woman),其所出便是香港第一代的歐亞混血兒。

然而,對香港的殖民地政府而言,混血兒的出現卻挑戰著當權者的白人至上主義。

自從香港隨著鴉片戰爭被割讓成為英國殖民地之後,新政權便厲行種族隔離政策,藉以維持其統治者權威和民族優越感,不單嚴防兩族混雜,更反對互相通婚。直至二次大戰前, 不論是英籍公務員或英資機構的員工,皆禁止與華人結合連理。混血兒卻是兩族融合的活生生見證,直接衝擊着殖民政府所奉行的隔離主義 。

混血兒被殖民政府的接受程度,可從何東爭取居住太平山頂和子女的教育機會可見一斑。

當時殖民政府嚴格分開華洋居處,太平山頂被劃分為歐籍的住宅區,更在1888年的《歐洲人區域保留條例》列明,除港督批准,華人不得在山頂居住。後來更清楚規定海拔788米以上地區列為歐人專用住宅用地,直至1946年該例才正式廢除。

英國殖民地時代,山頂只讓英國等某些歐裔人居住。網絡照片

富甲一方的何東,當然希望擠身太平山頂歐人之高尚住宅區,卻受到當時的港督盧押(Frederick Lugard)的強烈反對, 並不接納他的歐裔血統,何東幾經努力週旋才可入住山頂。不過,他的子女仍被拒於當地的歐童學校,即使去信港督又捐出大筆經費支持,都不得其門而入。 成功富商如何東尚且遭白眼排擠,難怪很多歐亞混血兒都唯有認同自己是華人了。

然而,即使是歐裔人,亦不是全然被香港英人所接納。初期從澳門移居到香港而欲落地生根的葡萄牙人,殖民政府卻因為很多葡人過往已經融入其他殖民地文化及定居,而視他們為次類西方人。故縱然很多居港葡人都能操英語及粤語,有利政府各部門運作,晉升卻屢屢受限制。在歐人經營的商行中,也只是輔助性而非主導性,社會地位比其他歐人為低。

另一方面,國際形勢也會造成一些白人受本族所排擠。好像同是歐裔又沒有像葡人被殖民地本土文化影響的德國人,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在港的經濟實力都相當雄厚,與居港英國人旗鼓相當,可是當歐戰爆發後,成為英國的敵國,在香港的德人財産便慘被充公,僑民甚至要遣散返國,在港變成無容身之所。

華人在異郷不錯常受寓國所欺凌,香港被割讓後華人也飽嘗種族歧視之苦,不過,其他的民族也不見得同受禮待,甚至有時像同在一條船受傾軋,不知葉落何家。

人的天性就是喜歡貶斥異族,或以強凌弱,硬要分種族文化之高下,做成一代一代的互相攻擊。若我們知道非我族裔者都是從造物者一本而來,自可明白種族相煎絶不是造物者的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