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裁決之後(二)


【撰文:許麗明】
筆者為社工總工會總幹事,被控去年9月 29日阻差辦公,罪名不成立

在旁聽席的被告者

那天,放工回家路上,突然有人叫住我問:「你係唔係社工?」我:「係呀」「我係929」我舉起手輕輕的拍他,然後說:「保持聯絡」就分手了。三兩句說話之間彷如暗號,又盡在不言中,老實說,我認不得他們每一位的容貌,因為人實在多,90幾人。在學校肯定要分為兩班。被捕當天就要把我們安置在停車場,席地而坐。每次提訊都必須分拆金鐘與政總兩批手足為上下午出庭,於是一如聽課的學生,不是分身高而是每人都有一個編號,先給庭內保安點名,然後再按號數一個跟一個的坐在旁聽席上等法官上庭。在庭上試過傳別人給我們寫的聖誕卡,我曾拿出記事簿,如旁聽者紀錄下檢控官在起訴書中打錯一位手足的名和另一位的出生日期,因此而大遲到。相比一個人獨坐律師背後,法官面前,被庭警監視的犯人席內,沒有比當刻更有存在感(笑)。

幾時報到?

家的露台可以看到警署,每逢外出都彷彿朝著警署方向走,審訊結束後也不必再去警署了,但仍然像過去一年常常想:「今日星期幾?」「要不要去報到?」有一種奇怪力量總是提醒我你的左邊就是警署,假如靈魂不會被困於籠牢,靈魂已被鎖在一個創傷中。

史無前例的大起訴

去年9月29日,警方在金鐘一帶拘捕多名示威者,其後96人被控暴動罪。

96人被起訴暴動肯定是史無前例的事,但由於當中有很多問題,當中可能有濫捕,遲遲無法進入審訊程序,令人陷於前路茫茫的處境。

記得第二次提堂有手足要求隔週報到,檢控方反對的理由是怕有人因隔週而令我們忘記報到。這種想當然「為你好」的藉口十分可笑,但他們有權在手也不一定要講道理。曾經一次,我負責舉辦了一項社區活動,朝9晚不知何時完,為了報到必須拋下同伴,為了縮短離開同伴的時間必須花了幾百元「飛的」,幸好有錢飛的可以解決主持活動的問題,卻失去吃飯的時間。這是一件小事,但這本不該發生,而實實在在地影響生活。

後來,我於審前覆核時成功申請隔週報到,事實證明只要安排得宜根本不過錯過。
經過了14個多月,我算是走過了最難的一關,然而與我一起被捕的手足連審前覆核的程序也未到,有人因為禁足令而影響工作,有人為了擔心影響學業而心情低落,有人不想家人憂慮而獨自面對,而他們都是沒有享受過「美好的八九十年代」的年青人,請不要忘記,他們正在因為香港的崩壞而面對折磨。(待續)

註:2021年1月22日是他們再次上庭的日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