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有樓VS無樓:歧視與社會公義


《施政報告2020》公布之後,《胡・說樓市》編輯部左揭右揭,總希望能找到上車人士的福音,豈料除了歌頌大灣區的洋洋萬字之外,剩下的只是陳腔濫調,「社會和諧」四字淪為口號式的施政方針,當特首林鄭月娥口口聲聲講到「房屋除了是供求問題,也是一個公義和分配的問題」,那她又做了甚麼去解決這堆問題?為何買樓與社會公義扯上關係?

在香港,買樓與社會公義也算是一個敏感的議題,彷彿是有樓者與無樓者心裡的紅線,很容易發展到涼薄的謾罵之中,讓我們回帶到兩個月前的專欄文章,你便會明白當中的矛盾。

相關文章:「我覺得香港樓市很不人道……」你是在生活、還是生存嗎?

專欄文章談到一名本港的年輕人,控訴著本港樓市的不義,高樓價就像社會的詛咒,質疑為何一個富有的社會,卻仍有大量市民生活於沒有尊嚴的斗室。文章刊登後,較常見的論調是「每人都知道這個遊戲規則,你不跟從這個遊戲規則,就有心理準備要活得比較差,或者離開香港這個地方」,以及「這是資本主義的社會,除非你想將香港推向共產主義」,聽起來似有道理,實際上是冷血的結論。

前者只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任三歲小孩都知道,這種思維難以令社會進步,所以並不值得討論;後者似是疑非,難道這個世界只有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兩極選擇嗎?為何一談到公共政策,就要替人扣上共產主義的帽子?

我們要做的,並非單純以兩極的選項來否定所有命題,而是不斷改進現行政策,來讓更多人活得更好、更快樂,而且一代要比一代進步。傳統經濟學派認為,人類基於利己而行動,總會將自身利益極大化,如此一來,市場自然將資源分配於最適合的地方,要看看此等主張能否為全人類帶來最大福祉,我們便將所有假設都推向極端,最終權力只會集中於最有資源的少數財閥,一般人只能無限淪迴在低下層,扼殺社會多元發展,就像「Cyberpunk」一類的反烏托邦社會一般。

在無可避免的貧富懸殊問題下,我們開始探求在利益最大化背後的公義,有人主張共産主義,將資源公平分配予每一人,但事實證明共産主義同樣只會抹殺人類的創造力,在自私的人性底下,利益更只會傾斜至特權階級,少數人只會比多數人更平等。故此,我們都在尋求如何在保障私有産權的前提下,達至社會公義。

要達至公義,並非要求少數人必須服從多數人,而是盡量讓每個人都在同一條線起跑。何謂同一起跑線?即不論背景,都盡量保障人類的基本需求,從而每人都有向上流的機會,如提供公共交通服務、公共醫療服務、12年免費教育,滿足最基本的衣、食、住、行,以及教育後,每人便有條件透過努力上流,改善生活質素,為社會帶來創造力。

在香港,衣、食、行、教育似乎都有一定的保障,唯獨「住」卻成為斷層。一層中小型單位的平均價格為730萬元,按年再升3%,但家庭入息中位數卻受疫情衝擊而回落3%至9%,視乎不同家庭的組合,而且居住面積進一步壓縮,2020年新建住宅的平均面積再跌1.7%至348呎。有樓的自然享有樓價升的便利,但典型的分支家庭卻如西西弗斯一樣,在現有環境下,入息零增長或下跌,但樓價卻續升,一邊廂不能申請公屋,另一邊廂居屋或首置上車盤卻嚴重供不應求,就如被歧視的一群,永遠不能上流,持續被壓榨。

有人會説:這是遊戲規則,你就去考紀律部隊,就去做地産金融走水貨,搵得錢多自然能上車,要生活好就要有所取捨。但試問當所有人抱持相同想法,這個都市會變怎麼樣?過份依賴單一産業,而非讓每人都發揮所長,當優勢漸失,到頭來變全民失業,都市的光芒便會盡失,香港正正面對這個困局。

那些人口口聲聲説:這是資本主義社會,想人人有得住的就是共産主義。為何你不去批評政府提供公共醫療、公共交通、免費教育?這是都是干預市場的好例子呀,為何「住」才挑起你那資本主義的神經?説穿了,就是住屋除了是人類基本需求外,還是一個投資工具,當有人提出意見,就有可能觸及了你的既得利益,這是當初政府沒有完善規劃,將這兩種需求切割,導致今日香港的困境。

一個沒有創造力的社會,繼續吃老本而忽略未來發展,最終只能委曲求全,共業也。

如果大家想繼續和我們討論,可以來到《胡・説樓市》網站Facebook專頁YouTube頻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