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尼日利亞滯港難民抗遣返 申覆核批保安局失責 酷刑聲請委員失電腦個資不用問責


一個飄泊異地的難民,走上高等法院,控訴保安局的失職。兩年前,一名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成員,遺失一部載有30名上訴人資料的手提電腦,事後無人問責。

逃得出國王的追捕,避不過個人資料外洩的風險,這位來自尼日利亞的難民,批評委員會違反普通法下的保密責任,未有嚴格保護申請人的所有資料,洩露證詞、醫療報告、性侵細節等敏感資料,恐增加個人安全威脅,決定申請司法覆核許可:

.挑戰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及保安局,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
.挑戰免遣返酷刑聲請被拒的決定。

上圖為尼日利亞近月示威,該國政局不穩,有難民逃來香港。美聯社

揭露國王貪腐遭報復 父母疑遭殺害

一個電腦的風波,一個難民的維權。

這位難民由資深大律師陳樂信、大律師白天賜代表,提出申請司法覆核許可,挑戰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副主席、主任裁判官林鉅溥、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保安局的決定和責任,而入境處處長則是利益持分者。為了保護申請人的身份,法庭以MD代表申請人,以下代名詞並不反映其性別及年齡。

尼日利亞國民MD在2005年抵港,向聯合國難民署香港分會尋求庇護,後來再向港府申請免遣返聲請,在2018年被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終極駁回。他聲稱在尼日利亞遭受迫害、酷刑、甚至死亡威脅,因父親揭露了翁多州國王Adebanjo的貪腐行為,國王因此派人捉了他、其父母和哥哥,分開關押。

他和哥哥的手臂被綁在背後,有人定時巡視,並用木棍毆打他們,令他全身被割傷、瘀傷和左肩脫臼,後來視力也出現問題,晚上更有人性侵他和哥哥。一名保安告訴他,國王已殺死其父母,下一步計劃殺死他們,由於保安曾獲其父親幫助,最終協助他們逃脫。

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在2018年9月14日公布,有一名委員的個人手提電腦疑在海外失竊,由於載有免遣返聲請上訴人的個人資料,屬於資料外洩事故,需要通報。初步估計,涉及約30名正等候聆訊的上訴人資料及部份委員會的決定書,涉及的個人資料包括上訴人的姓名和國籍。MD的上訴資料就在這部電腦上。

挑戰一:違反私隱 證詞、醫療報告、性侵細節屬機密

他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許可,要求裁定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及保安局,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保護個人數據安全和保密的職責,違規行為更在工作期間發生。他認為,洩露高度機密和敏感資料,更增加他的個人安全威脅。

申請人指出,從未收到委員會或保安局的書面確認,通知指其個人資料遭遺失,直至2018年10月,他獲當值律師口頭告知,其案件資料儲存在被遺失的電腦當中。失竊事件公布不久後,他收到酷刑聲請的上訴裁決,令人推論該電腦很有可能,儲存上訴裁決的最終版本,以及證詞、醫療報告等相關文件,幾乎可以肯定,遺失的電腦包含要求高度機密、個人和敏感的資料,如性侵細節。

文件指出,涉事委員和委員會,有責任嚴格保密與申請有關的所有資料,申請人同樣預期所提供的資料會被視為機密,並得到適當保護措施,但遺失電腦將機密資料洩露給不明人士,違反普通法下的保密責任。

參考今年「 G and Others v. Mr Lam, Kui-Po, William and Others [2020] HKCFI 377」案例,提及事故發生後,秘書處已建議所有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成員,對所有儲存在手提電腦涉及上訴人個人資料的文件進行密碼保護,發送文件時也應如此。反映的是,事前一直未有密碼保護等相關指引。

位於南非的尼日利亞,政局不穩,近月爆發示威浪潮。圖中並非報道提及的申請人。美聯社

挑戰二:酷刑聲請

對於他自己的酷刑聲請被拒,他認為審裁員在法律上犯錯、未有充分考慮資料、評估過程不公、有偏見,同樣申請司法覆核許可,要求推翻委員會的決定。他在申請文件上,提出五大原因:

1) 過高舉證標準,引不適用證據規則,法律上犯錯

文件指出,審裁員認為純粹單憑一口斷言(bare assertions)不足以構成證據,期望要有確鑿證據,才能說服決定。如申請人父母被謀殺的事情上,審裁員表明沒有看到任何屍體,也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證明申請人的父親被人殺害、甚至是被誰殺了。申請人認為,審裁員對佐證的期望,超出庇護程序所要求的證明標準,明顯是法律錯誤。

審裁員指,申請人通過保安的「傳聞」得知父母被國王殺害,文件認為審裁員似乎已將某些證據分類為「傳聞」,並將其排除在外。但酷刑聲請的訴訟程序,不受正式的證據規則約束,歸類為「傳聞」的做法並沒有法律依據。

申請人亦不接受父母被謀殺的證據歸類為「傳聞」,認為委員會無理由,也無權將證據排除考慮之外。文件認為,審裁員引入比民事程序更嚴格的證據規則,越權排除證據,是犯了法律錯誤。

2) 未有充分考慮謀殺案、來源地資料、律師法律文件

文件指出,港府根據國際習慣法有責任評估庇護申請,並要採用高度公平標準,要求審裁員適當考慮所有相關因素,評估申請時要作一個整體考慮。如果對方被遣返,要考慮是否極有可能遭到迫害,僅因為證據有些薄弱、審裁員以為不會發生,而完全排除一切可能的因素,將會是錯誤的做法。

申請人認為,審裁員沒有考慮所有重要事實,更將高度相關的因素排除考慮之外。他指,父母被謀殺就是他過去遭迫害的有力證據,反映如果遣返尼日利亞,將會有遭傷害、酷刑、甚至死亡的危險,但審裁員並沒有考慮這些意見,對申請人將來遇到傷害的風險評估不足、不理解當地保護人民的可行度、又或對申請人的誠信有不公評估。

對於當值律師提出的法律文件,審裁員稱香港不是簽字國,因而沒有考慮與《難民公約》有關的材料,文件形容是完全不合理。審裁員更指,申請人的上訴理由無關緊要、浪費資源,「當值律師一是不知道,一是選擇視而不見,才會撰寫如此冗長和無關緊要的材料。」

3) 評估誠信的過程有不公或不合理

申請人指出,審裁員因他持假加納護照入境,而得出他是不可靠、不可信的結論。但難民署指出「申請人可以真正地說明核心原因申請國際保護,但提供……虛假的旅行證件」,擁有假護照亦不是拒絕免遣返聲請的充分理由,護照的真實性只是一個外圍問題,與遭到綁架、酷刑、謀殺父母等,尋求保護的實質原因無關。

即使審裁員不滿申請人持假護照入境,但都沒有嘗試考慮或權衡,申請人如何和為甚麼獲得加納護照等因素,申請人亦提出醫療證據,記錄綁架時遭受的傷害,也有足球教練寫信證明申請人的處境。申請人認為,審裁員沒有真正充分考慮他的誠信,相反過分重視、孤立地看待外圍事實,而得出結論。

難民署指出「申請人可真正地說明核心原因申請國際保護,但提供……虛假的旅行證件。」資料圖片

4) 無適當考慮來源地資料、因數量提出不公無理批評

申請人一般會提交來源地資料(country of origin information,COI)講述來自國家的問題,但審裁員指其中一篇文章中曾經使用「令人驚愕」(jaw-dropping) 的「情感術語」,因而認為文章沒有說服力。申請人反指,作者Matthew Page是一位著名熟悉尼日利亞的專家,該文章曾為美國國務院、國家情報委員會和海軍陸戰隊情報部門提供建議。申請人認為審裁員無適當考慮來源地資料,程序上亦不公平和不合理。後來,他透過香港非政府組織聯繫Matthew Page,亦獲回覆確認文章表達的觀點。

5) 上訴決定受其他案件偏見影響

審裁員必須根據每宗案件的事實和情況考慮申請,不受其他上訴案件影響。但文件指出,審裁員拒絕申請人來源地文件和上訴理由,是因為申請人當值律師的其他上訴經歷。審裁員曾指,「大量的來源地文件並不能幫助審裁員……當值律師今日的案子,最近至少以這種方式發生了兩次……之前,同一位當值律師寫了冗長的上訴申請,產生一大堆來源地資料。」反映審裁員因其他案件、因同樣涉及他的當值律師,而對他的個案有偏見。

申請人認為,審裁員對他當值律師毫無根據的批評,本身也帶有偏見。雖然上訴委員會未有公布任何專業操守指引,但可以期望委員會成員,最少要維持法律人士所期望的專業行為標準,尤其他們是可以行使司法職能的人。

根據《司法行為指南》指出,律師的無理訓斥,對訴訟人或證人的冒犯性言論,法官的不節制行為,可能會破壞公正的觀感。香港律師會的《律師專業操守指南》亦指出,律師必須時刻保持個人品格,並遵守禮節要求,尊重該職業的其他人員……不得言行舉止具有侮辱性或冒犯性,或與他作為律師的地位相抵觸。

上述司法覆核許可申請,由高等法院暫委法官陳忠基處理,有待陳官決定是否准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