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特首辦拒公開國安法官名單 指涉個人資料 陳文敏斥聞所未聞


特首林鄭月娥自7月起根據國安法下指定法官審理危害國家安全案件,但名單卻從未統一公開或刊憲。眾新聞在7月及10月先後透過《公開資料守則》向特首辦索取6名裁判法院指定法官名單,以及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指定法官人數和名單。特首辦兩度拒絕提供任何資料,司法機構則說如果政府認為合適,隨時準備好公開資料。

特首辦在7月下旬一度說記者過早索取資料,「考慮在適當時候一併公布相關資料」,但在10月時改口說法官姓名及職稱涉及法官個人資料,也屬於機密資料,未得法官同意或法律許可下,不得對外披露。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接受查詢時表示,指定法官是在國安法下行使公權力,姓名並非個人私隱,形容「公職委任變成機密根本是聞所未聞!」

就《公開資料守則》索取國安法官資料 眾新聞記者與特首辦書信往來全文

特首林鄭月娥與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港大圖片

根據目前公開庭訊和新聞報道,暫時公眾所知指定法官僅限於裁判法院和高等法院部分法官據悉,特首林鄭月娥仍未指定終審法院中審理國安法的指定法官,包括未定首席法官馬道立是否國安法指定法官。這同時意味,外籍法官會否獲委任為指定法官的憲制問題仍未有定案。

己有案在審理的國安指定法官:
・西九龍裁判法院總裁判官蘇惠德
・區域法院法官陳廣池
・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周家明、李運騰

《星島日報》報道其他指定裁判官:
・九龍城法院主任裁判官嚴舜儀
・粉嶺法院主任裁判官蘇文隆
・觀塘法院主任裁判官徐綺薇

公眾對指定法官運作所知不多,馬道立在國安法實施後曾經發聲明說,法院內如何排期及委派那些法官,應屬司法機構職責範圍。不過在快必譚得志被控煽動罪一案,雖然控罪不涉國安法,但在區域法院仍決定由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

特首林鄭月娥今年7月3日根據國安法第44條,諮詢港區國家安全委員會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意見後,從現任裁判官中指定六名裁判官為指定法官。

眾新聞記者在公布後同日透過《公開資料守則》向特首辦先後索取6名裁判官姓名、所屬法院及職稱。

特首辦公開資料主任在7月23日引述《公開資料守則》中豁免條文拒絕提供資料。當時特首辦稱:「行政長官於2020年7月3日指定首批裁判官處理一宗緊急案件。行政長官將按需要繼續指定其他法院的法官,並會考慮在適當時候一併公布相關資料。」

記者在10月5日再透過《公開資料守則》向特首辦索取在高等法院(包括原訟庭及上訴庭)及終審法院中指定法官的姓名、職稱及最新獲指定的法官人數。同時針對原先6名裁判官的公開資料守則申請,記者在10月8日提出內部複檢。

特首辦公開資料主任在11月20日回覆,同時拒絕高院的申請及內部覆核申請,但改口說指定法官的姓名及職稱是屬於《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保障的個人資料,法官個人資料也是保密情況下收集,「在沒有該些指定法官的同意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8部亦沒有任何豁免適用的情況下,其個人資料不得向你披露,以用作原來目的以外的目的」。

特首辦續說,指定法官的資料屬機密資料,在指定法官審理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前,「依法維護及保障有關指定法官的資料的機密性,符合公眾利益」。

特首辦最終引述《公開資料守則》第2.14(a)、2.15及2.18段,指由於資料第三者持有、涉及個人私隱,及披露抵觸法律,未能提供資料。

過程中,特首辦從未提及法官可能遭起底的風險。有別於7月時說會適時公開法官相關資料,特首辦只說,「會按需要繼續指定其他法官」。

記者同時透過《公開資料守則》向司法機構政務處查詢。司法機構政務處7月23日原先說並無相關資料,內部複檢後,政務處與特首辦同日回覆說,司法機構認為應該依從(guided)特首處理,並引述特首辦認為有關資料應保密,故在司法機構而言,目前無法接納申請。

值得注意的是,司法機構在內部複檢說:「當政府認為適當時候公開任命,司法機構隨時準備好公開相關資料」。( As and when the Government consider it appropriate to disclose the appointments, the Judiciary stands ready to make public such information.  )

特首辦未進一步回覆有關指定法官查詢,而司法機構則著記者向特首辦查詢。

陳文敏:「過程越秘密,公眾越缺信心」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批評,指定法官姓名不應視作個人資料,尤其在審訊時都會被公開,認為當局做法不合邏輯。他批評當局立下很壞先例,影響對司法獨立的信心,「過程越是秘密,公眾越缺乏信心」。

他舉例說,目前憲法及行程法審訊表等法官也對外公開,國安法不應有任何分別,「因為這不應是政治,而是專門審理而已」。

港大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也質疑,每日法庭審訊都公開法官的姓名,從來都是公開資料。他反問:「我們是否要投訴司法機構侵犯法官的個人資料呢?」

他又表示,在《公開資料守則》下需要符合公眾利益,認為目前情況下,法官公開行事有凌駕性的公眾利益。「Open court係common law的一部分,國安法係話可以閉門,但依家唔係嘛。講唔通,因為係法庭公開的一部分,起碼至少知道由咩人去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