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社工與案主之間 誰幫誰?


近日無論是工作狀況與香港的政治和社會氛圍,都抑壓得令自己抖不過氣來,焦慮情緒又在蘊釀大爆發。身心困乏之際,突然從手提電話收到舊案主送上一句「加油」的短訊。一句講哂:真的好療癒!
 
舊案主與自己一樣,都是一位關心社會同堅持公義的好公民。要知道今時今日,要做一個有良知的香港人是何其辛苦!想起對方「仔細老婆嫩」,小本生意也在勉力掙扎中,更有一份彼此也在捱的感覺。在威權社會的新時代,同路人互相扶持及送暖,著實非常重要。 

網絡照片

做了前線社工10年,反過來從案主身上得力當然不是第一次,要數的例子有很多。還記得數年前,當香港尚未經歷這場劫難前,在工作中遇到氣質與性格都與自己相近的中年人,傾談間充分體悟到「完美主義」、「原則行先」以至「將責任孭上身」等習性,令大家都逃不了焦慮與抑鬱的宿命。
 
記得某資深社工教授常常說,受到抑鬱困擾的通常都是好人,他們習慣將責任攬上身,出問題時往往會先責怪自己,認為自己做得不夠好,也常擔心自己未能惠及他人。相反,那些自私自利及不懂自省的,自然不會有那麼多的自責。
 
當時筆者正處於事業的交叉點,對社福界高層「管理主義」與數字行先,事事講求政治正確的主流文化,感到沮喪及氣餒,心頭積壓著鬱結。難得的是中年人也充分明白,在現實的局限下,要做一個以案主福祉行先的社工有多困難,支持筆者尋覓新路向。記得當天是與他的最後一次見面,臨走時,中年人輕拍自己的膊頭,看著對方那份支持與鼓勵的眼神,心裡頭感到暖暖的。
 
事實上,中年人當時正受到抑鬱情緒困擾,工作與家庭壓力皆非常沉重,加上放不下至親離世的心結,每天都在與負面情緒搏鬥中。縱使如此,他仍然衷心祝福即將離職的筆者追尋理想。
 
筆者後來走出comfort zone ,轉任半職社工,另一半時間在大學教書,致力培育社福界的新血,做自己想做的事;當中這位案主給予很大的力量。是他再一次喚醒自己入行的初衷,而那份被信任與「不用多說,心照不宣」的感覺,確實很療癒。
 
所以說,社工與案主之間,誰幫著誰有時很難說得清;只要放下專業外衣與架子,你的得著自然更多。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