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大選】移美港人點諗? 三個有投票權的港人三種立場


今年的美國大選全球觸目,香港人只能隔岸觀火乾著急。移民美國的港人有份投票,他們又會如何抉擇呢?眾新聞訪問三名居於洛杉磯的移美港人,三人都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不過在大選中的投票取向卻有三種不同的立場。

美國大選部分州份投票已結束,各地陸續點票,並公布票站調查。美聯社

Steve:共和黨支持者 今次投拜登

近50歲的Steve移民美國40年。他過去是共和黨支持者,去年沒有投給特朗普或希拉莉,而是選了其他候選人。今次選舉,他會投拜登。

Steve不滿特朗普過去3年半的表現,認為不論是本地經濟民生、疫情,還是香港議題,他都沒有甚麼成績。

「好多人覺得特朗普對香港好好,覺得敵人嘅敵人就係我嘅朋友,中國唔鍾意Trump我哋就應該撐Trump,呢個係唔太清楚嘅睇法。」他指,美國政府通過很多對香港的草案,很多都是因為國會通過有關草案,而非由特朗普決定,「因為國會已經pass咗條bill,就算Trump唔簽份嘢都係會pass。」

Steve是海外港人民主組織的成員,4年來有份與其他海外港人組織向國會議員游說,希望通過民主法案,當中包括兩黨的議員,「好想話畀香港人知,冇一個人係可以救到香港, 係要兩黨一齊撐香港先幫到。」

他指,特朗普大選前這幾個月一直狙擊中國,是因為他處理疫情不善,而要避開經濟、醫療、教育等議題。而且過去3年半特朗普曾發表言論,如指「習近平是好朋友」、去年8月曾說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等,而且去年G20峰會前夕亦沒有替香港發聲。「佢好多動作都係為咗自己,而唔係對付中國或者撐香港。」

對比起拜登,Steve認為特朗普沒有提出具體政策,不論是應對疫情、經濟、醫療、對中國的政策。

拜登起碼佢有政策,話明會對中國、對疫情點樣。Trump係冇,因為佢唔係關心香港,只係關心佢自己。如果佢贏咗,好大機會咩都唔會做,但Biden起碼會做啲嘢。

有人擔心拜登立場較親中,Steve覺得可能性很微,因為過去幾年,美國及很多國家對中國的看法已改變,「唔會仲同中國客氣、談判。無論邊個贏,方向都唔會變。」

他最後呼籲,有資格投票的美國公民,無論支持哪個候選人都應該要投票,「這是香港這些年來一直爭取的。」

美國這次大選選情激烈,尤其搖擺州份。圖為內華達州一個票站外的投票人龍。美聯社

Tom:民主黨支持者 今次投特朗普

今年45歲的Tom,移民美國17年。他以往大多投民主黨,上屆選舉投希拉莉,但今次決定投給特朗普。

「4年前冇投佢係因為唔信佢,商人容易畀人收買。4年後,佢係有啲嘢唔太符合政治正確、 道德,但4年前佢講出嚟我唔信嘅事,佢都做咗,贏得我信任。」他舉例指,特朗普4年前競選時曾承諾會對中國強硬,最終真的發動貿易戰。

Tom說,他在決定投給誰時,考慮因素首位是香港議題。「經濟、LGBT、醫療呢啲都重要嘅 ,但於我而言香港議題係較高一線,因為其他嘢我可以等,但香港議題好迫切。」

「如果有人覺得有人係真心幫香港人,咁佢對世界太天真。」他說,美國政客之所以會幫香港人,是因為政治上有價值。與此同時,中國會不斷將香港的價值降低,所以如果要令外國幫香港,就要趁香港仍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利用外國幫忙,因此有時間性,「過咗個時間, 香港就等於新疆、西藏,可有可無,唔會有人幫。」

他認為如果拜登當選,可能最終都會被迫強硬應對中國,因為習近平仍會繼續其野心,最後美國都要被動給予反應,不過相對上反應就會較遲,變相給予中國喘息機會,「等佢慢慢嚟嘅時候, 香港就會失去利用價值。」

他批評拜登是「Talking Machine」,多年來只空說很多,卻未有落實。他擔心是老手政客,亦與習近平多年交情,很可能會跟中國開會談判,「最後大家有啲讓步,咁先最得人驚,因為當佢同習近平傾嘅時候,只係為咗美國嘅利益,談判桌上,香港只係兩個大國談判犧牲嘅小籌碼。

如果特朗普連任,他認為因為特朗普上任後遇到最大麻煩就是武漢肺炎疫情,所以會「有仇報仇」,故特朗普會繼續現時的強硬路線,繼續其對中國凌厲的制裁。

喺堆唔係好好嘅生果入面揀個冇咁差嘅,我寧靜揀個真小人好過偽君子。
今年很多首投族投票,對選情有一定影響力。圖為加州一位首投族在投票。美聯社

Soo:兩邊都揀唔落

呢個係我人生中最難投嘅票。

40歲的Soo移民美國26年。她以往是民主黨支持者,但今次想了很久,最後還是「兩邊都揀唔落」,決定將在選票上自行填寫現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係冇用􏰀,但覺得佢真係為港人做嘢,唔係好似Trump咁得個講字。」

她不滿特朗普上任以來的表現,覺得特朗普經常「講大話」之餘,有些政策與林鄭或中國的手段類似,舉例指特朗普曾提倡推行愛國教育,「『你唔愛國就走』,咁同藍絲思想一樣,你唔鍾意香港咪走囉。我覺得佢唔能夠代表香港人應有嘅民主意念。」

她又指,雖然特朗普近來對中共言論較強硬,但幾年前曾大讚習近平,又稱習是他好朋友,「信佢唔過。好唔明香港人點解覺得非投佢不可。」

「美國唔係話,共和黨人做總統,就全部都由佢話事,一定要兩黨合作。港人應該兩邊都要支持,唔洗咁激進話唔支持共和黨就唔係真正港人,反共反到自己都變咗一言堂。」

在她心中,蓬佩奧才是明白中國野心對美國民主傷害這回事,認為特朗普根本不明白,只是因為反中「有noise」而有此言論。

Soo指,她同時作為美國人,亦一定不會投特朗普,「佢行為係破壞美國民主,講嘢唔算數、冇Fact check、求其亂噏,好似香港啲建制派議員咁。」她亦不滿特朗普在抗疫方面,忽視專家意見,表現不理想。

那麼為何不投拜登?Soo認為,民主黨對華的「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也不是一個好方法,「投畀佢,佢應該又係繼續畀個機會中國,會話中國都幾好、冇事,而家應要集中抗疫,唔好理中國住,放生佢地,佢哋可能都係以和為貴,應該唔會著重中共破壞香港民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