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明天立會首條辯論法案】審批司法覆核 上訴庭法官可3減至2 大律師公會曾稱極端手段須審慎


隨着特首林鄭月娥押後施政報告,周三復會的立法會將審議四條政府法案。議程中較少人留意是,司法機構為加快處理民事案件尤其是免遣返聲請,建議修訂《高等法院條例》中上訴庭處理部分司法覆核許可程序,可由一般三名法官改由兩名法官便可處理程序。包括修訂在內的《2019年成文法(雜項規定)條例草案》排在政府法案第一位,周三將首先恢復二讀辯論。

律政司去年12月立法會文件中引述大律師公會不反對建議。翻查大律師公會文件提及,有關修訂影響所有司法覆核申請,而非只是免遣返申請,由於涉及覆核門檻及程序公平性,必須審慎考慮,並提醒當法庭因為修訂得益,正代表與訟人的權益受損。

有關注難民的人權團體稱,有關修訂過分大動作,影響整個司法覆核申請制度,而且免遣返聲請的數字已過了最高峰,認為不需要推行有關修訂。

香港免遣返聲請曾經面對高峰期,在申請被拒後申請人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一度導致法庭要處理大量案件。
 

目前《高等法院條例》第34B(2)條訂明,上訴庭由非偶數且不少於三名上訴庭法官組成,第34B(4)條訂明特定情況亦可由兩名法官組成,例如非正審上訴或訟費,或與訟雙方同意。

今次司法機構建議修訂則擴大兩名上訴庭法官的管轄權,如果獲立法會通過,則可裁定挑戰原訟庭拒批司法覆核許可的上訴決定,或者由少於3名上訴庭法官作出、要求批出向終審法院的上訴許可申請。

修訂同時列明,若兩名上訴庭法官無法達成一致共識,上訴庭可恢復三名上訴庭法官做出決定。

政府去年12月將草案刊憲,立法會7月中最後一次大會會議「趕尾班車」通過多條政府議案,距離午夜剩下大約20分鐘,開始進入討論包括修訂《高院條例》在內的《2019年成文法(雜項規定)條例草案》,主席梁君彥當時說由於午夜前不能完成審議,決定休會。但由於立法會延任一年,令草案再次「翻生」。

律政司在去年12月立法會文件中引述司法機構稱,如有更多案件由兩名而非三名上訴庭法官聆訊,可更靈活地調配人手處理其他法庭案件,及有助處理案件。

大律師公會在去年6月回覆立法會時表示,修例影響不只免遣返聲請而是所有司法覆核,認為任何影響公平尺度的修訂都要審慎研究,並引述案例質疑是否符合免遣返聲請案件中要求的公平原則。

免遣返聲明申請人過去因申請被拒後,可以提出司法覆核挑戰行政決定,做法引起司法機構2018年曾提出要檢討情況及研究修改法庭程序。

但大律師公會續說,雖然免遣返聲請案件2015年大增至10922宗的新高,但2018年內統一免遣返申請的新機制下,個案當年跌至546宗,2019年3月進一步跌至僅275宗個案,質疑修訂《高等法院條例》等「極端手法」(extreme measure)是否真的有需要。

關注難民權益及強迫移民的人權組織Justice Centre表示,強烈關注今次修訂影響所有司法覆核案件的程序公義保障,可能立下為效率放棄程序及實質公義的危險先例。中心又認為,今次修例無正視難民機制效率問題的根源。

中心表示:「當尋求庇護被拒提出覆核的人當中近93%人都無法律代表,而99%類似覆核被拒絕,高等法院有更多司法覆核申請毫不意外。當99%司法覆核申請人都被拒法律援助,自然導致法官處理這些複雜的個案。」

「加快程序及減少司法審查顯然不是對焦解決上述問題。」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說,理解法庭希望加快處理案件,但認為免遣返聲請的高峰期已過,不需要這個時間修例。

他又表示,本身司法覆核對申請人門檻已經很嚴苛,如果審慎而言,最好由三名法官審理。他反問:「(修例)有很大行政考慮,邏輯是節省法官的時間,多點時間處理上訴案件。但司法機關節省到的人手,對上訴案件幫到幾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