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以死明志的不朽靈魂


【撰文:三郎】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臉書:《存在主義者心簡》


如果在一個理想的社會,每個人都生而平等,每個人的生命都應得到該有的尊重,那麼,除了美國總統特朗普,一位生於、並長於俄羅斯的女記者,也應該受到關注。因為她讓我想起梁凌杰,她用她的性命,對極權政府的不義,作出了最大的控訴。

俄羅斯獨立新聞網站 Koza Press 總編緝Irina Slavina。網絡照片
Irina Slavina 網絡照片

她的名字是 Irina Slavina。在香港,這個名字甚少被提起,因為關注本地與中美政局,已夠累人,更何況遠在北方的俄羅斯。然而她所經歷的,對於每一位不願放棄追求真相的公民來說,都有啟蒙的意味,最起碼,我們該弄清楚她選擇寧死不屈的來龍去脈與背後意圖。而此番意圖,大概就是她生命的意義。

Slavina 生前一直是俄國獨立新聞網站 Koza Press 的總編緝。這類媒體之所以會在俄羅斯逐漸式微,乃是因為當地的媒體,尤其是傳統的紙媒,早已被政府軟硬兼施、用盡各種方法收編。尤其當俄國政府去年推出了所謂「主權網絡法(sovereign internet law)」,以「維護網絡安全」的名義,試圖用防火牆的方式,封了一些敏感網站,來收緊民眾接收資訊的自由。

這種維穩套路,簡直就是「俄國版綠壩」,是典型的將人民蒙在鼓裡的愚化政策。然而,面對傳媒生態的日漸摧毀,Slavina 並沒有放棄。因為她一直相信媒體對於推動社會的重要性,甚至曾因撰寫批評政府的評論文章,以及報導民主組織所舉辦的論壇,而被罰款過。

不只如此。我們在香港常常聽見的、於市民心中臭名昭著的「監警會」,明顯是當權者的分支。但我們可有想過:「監警會」甚至「國安部」,該由誰來監督?

koza press網頁

極權政府當然不會金盤洗手、自損抓牙,所以「第四權」才會如此重要。Slavina 一直透過 Koza Press 對當地的國安部門及其報告判決進行深入的調查,以還原事實的真相與無權無勢者的清白。因此 Koza Press 的報導在當地的引用率、傳播率,是首屈一指的;然而,也正因如此,Koza Press 的風行,漸成了當權者眼中一顆「必先除之而後快」的礙眼砂礫。

而前幾天,十二位國安特警破門闖進了 Slavina 的家中,不但強行拿走了她和女兒的電腦,更把她和丈夫的手機都奪走,家裏的所有儲存裝置,全被掃空、一件不漏。雖然政府後來一再聲稱調查跟 Slavina 個人無關,而是為了調查涉嫌與「外國勢力」有關的、當地眾所週知的親民主團體「開放俄國(Open Russia)」,但這種藉口,誰會相信?

我們遠在南方的香港人們,十之八九都知道:所謂的「外國勢力干預」,從來都是極權者在無計可施、無理可取的時候,可以使出的萬能一著。

所以 Slavina 選擇抗議。政府強行奪走她的筆墨與鍵盤,試圖讓她噤聲,她就偏要「寧作飛灰,不作浮塵」,選擇在當地警察總部對出的長凳,引火自焚,作出這最後的無聲吶喊。

Slavina坐在長凳上自焚,並把試圖搶救她的途人推開。網絡照片

當時,有路人看到此狀,衝過去上前用長袍救她,卻被她推開了。

此情此景,教我想起一年前,梁凌杰與鄺仔。而梁凌杰選擇了「平地一聲雷」,他的控訴,震撼了二百萬甚至更多的香港人。

卡繆說:「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殺。」因為自殺關乎最根本的人生意義。有些人苦思冥想,終究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選擇輕生自盡;但也有些人,寧鳴而死、不默而生,選擇以死明志。

筆者絕不鼓勵自殺。去年七月,香港曾泛起一波充滿無力感的自殺潮,大量市民陷入抑鬱,如今想起,旋感心痛難抑。那時候,我便寫過一篇 〈存在,永遠是加法〉,以提倡存在主義者抗爭思維。

如今撰寫此文,其實是為了悼念遠在天國的 Slavina。因為她,絕對是跟我們價值相同、經歷相似的同路人,亦是跟我們彼此相連相繫的共同體,哪怕我們語言不通,哪怕如今她經已不在。

在資訊氾濫的洪流中,願她能被看見。

僅以此文送給Slavina。

願您能安息。

俄羅斯民眾在Slavina自焚的地點放上鮮花和燃點爉燭悼念她。網絡照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