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追蹤網媒】不被認可仍繼續採訪 10.1未受刁難 網媒︰警表面功夫,做法仍模糊


這個十一中秋,迎來警方修改《警察通例》的傳媒定義後首個大規模示威,新修訂對傳媒採訪權的影響、警方會怎樣對待「不被認可」的記者,事前備受關注。

眾新聞昨日追訪兩名網媒攝影記者阿豪和Leo,他們分別來自「PSHK」和「丘品新聞」,機構均未有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登記,屬「不被警方認可」傳媒。一天的採訪過去,阿豪形容︰「舊年到宜家,都未見過防暴警員係咁有禮貌。以後就話唔埋。」他仍抱觀望態度,畢竟警方處事透明度不高。

昨日警方頻頻在銅鑼灣百德新街一帶拉起橙帶、截查大批市民和記者,但未見留難非登記網媒。警方晚上在Facebook平台發帖文,指昨日不同媒體的記者都能在公眾地方進行採訪,說明新修訂對記者的採訪權並沒有影響。

不過,Leo表示警方昨日向傳媒示好只是「表面功夫」,甚或與記協派出觀察員有關。Leo也一度被警方封鎖線包圍,最後獲放行,但他並不憂慮自己會被捕,「如果佢拉咗我會成為先例囉。」

記者:周滿鏗 邢穎琦

警方曾在百德新街大規模包圍記者,查看證件後放行。鄭啟智攝

今年十一正值中國國慶兼中秋,網上有人發起下午在銅鑼灣東角道聚集,大批警員在一帶佈防。網媒PSHK的台長阿豪,與另外兩名同事提早於正午到達銅鑼灣準備。PSHK是隨反修例運動成立的多間網媒之一,以攝影為主。機構雖然算新,阿豪年資卻不淺,已從事攝影30餘年,擔任自由身攝影師拍攝商業活動、新聞事件等,過去一年亦不時到衝突現場採訪,現正申請記協會員證待批。

就警方修改《警察通例》的情況,阿豪說不能擔心太多,但團隊亦稍為調整了採訪策略。PSHK在以往的大型衝突,曾派二十多名受薪或義工記者到場,但昨日主要採訪人數就縮減至三人,以較流動方式在銅鑼灣一帶遊走採訪。面對警方防線推進時,阿豪選擇站後一點,盡量避開被橙帶封鎖的機會。對他而言,寧可站後一點留意大環境,保持機動性,也不希望站得太前而被警方包圍,不知等候多久才能繼續採訪。

拍攝大半天,阿豪遊走崇光百貨、鵝頸橋、時代廣場、百德新街一帶,都沒被警方封鎖線包圍。雖然公司另一攝影師曾經與近百人一起被圍在封鎖線,但其後出示公司記者證,約15分鐘後亦獲放行,期間一直可進行網上直播。阿豪說截查是預料之內,相比自己以往曾在元朗被橙帶包圍兩小時,昨日情況「算係咁啦。」

阿豪(藍衫)除了攝影,有時亦會兼顧網上直播。邢穎琦攝

令PSHK團隊小心至上的,也因上月6日有同事在旺角拍攝時被補。該記者採訪12歲少女被警員撲倒制服後,與其他被截查市民一同被指非法集結。同事現時雖獲准保釋,未被落案起訴,但暫時不會到衝突現場採訪。此外,也有同事曾被票控違反限聚令。公司因此擔心再有同事被票控、控以非法集結甚至是暴動,除了提醒同事謹慎行事,亦減少外出採訪人員。

昨日採訪十多小時而警方未有留難,阿豪形容「是有點意外」,說從去年警民衝突越演越烈至今,「咁耐都未見過防暴警員咁有禮貌。」他認為,警方以後採取甚麼做法透明度不高,目前仍是觀望階段,「以後話唔埋。」

他又表示警方和傳媒關係是相輔相成,若警員能維持有禮態度,「唔好一見傳媒就圍封橙帶、係唔係都599G(違反限聚令)」,記者亦可專注採訪和記錄,不用成為新聞人物。

阿豪昨日稍為調整採訪方法,在銅鑼灣一帶遊走拍攝,並選擇站後一點、留意大環境,盡量避開被封鎖機會。邢穎琦攝

《丘品新聞》攝記:不擔心被捕 「如拉我會成先例囉」

丘品新聞同樣是沒登記「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亦是因反送中運動而知名大躁的網媒之一。記者跟隨丘品新聞其中一位攝影記者Leo,採訪十月一日網民發起的遊行。Leo曾一度被包圍在警方的封鎖線內,但後來警方表示,如記者欲離開,只須展示記者證。Leo離開時只展示其記協會員證,警員瞥了一眼便放他離開。

經過大半日的採訪後,Leo表示,未見警方有故意刁難非登記網媒,或如以往般大規模截查記者。但他認為,昨天只是警方做的表面功夫,甚或與記協派出觀察員有關。

Leo說,警方9月22日修改《警察通例》後,公司內部曾擔心前線記者採訪時會被拘捕,昨日遊行時未見有如此情況,「但日後會唔會有,其實都預計唔到,依家都處於好模糊的狀態。」他認為,警方至今都未能明確保護記者的採訪自由,但對於自己會否被捕,其實不太憂慮,「如果佢拉咗我會成為先例囉」。

他指出,網媒的重要性在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中,能夠被充分體現,因為記者能夠自發走到各區、主流傳媒較少覆蓋的地點。而丘品新聞最廣為人知的,是去年11月11日獨家拍攝警員在西灣河向示威者開槍的片段。Leo說:「大台影唔到的畫面,我哋就影到。」他認為,現時網媒不應受到規管,反而學懂是自我約束,「自己會去識得衡量,咩應該去做,咩唔應該去做。」

身處大時代,傳媒面對的障礙和制肘越來越多,但Leo說,沒有打算放棄當記者。他說,受到2014年雨傘運動的一張相片所啟蒙,促使他萌生當記者的念頭,輾轉於去年10月加入丘品新聞。「呢到提供咗好好的機會俾我展示相片俾唔同人睇,係我人生的夢想,我會繼續堅持落去」。即使公司未有登記GNMIS而未被警方認可,他豁達道︰「(新修訂《警察通例》下)佢拉得我告得入咪告我,告唔入都係要放我,我都要繼續做落去。」

在新修訂《警察通例》下,Leo不太擔憂自己被捕,表示會繼續堅持落去。周滿鏗攝

昨日雖沒出現「不被認可」記者被警方留難的戲劇性畫面,但警方仍曾以封鎖線大規模包圍傳媒、胡亂推開記者而引起爭論。警方修改傳媒定義對記者採訪權的影響,仍有待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