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橙帶之外.一】無登記網媒「執生」應對 中學生記者堅持採訪:現場片段彌足珍貴


對家成日講,今年的網媒全部都係黑記,咁(我們)咪要做好啲俾人睇。

警方周二 (22日)突然宣布,修改《警察通例》中有關傳媒代表的定義,未有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登記的網媒和學生媒體,將不被警方認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表示,穿黃背心的「任何人記者」,將來只能在俗稱「橙帶」的警方封鎖線外採訪。在橙帶之外,這些不被認可的網媒,何去何從?

翻查資料,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成立的網媒,至少超過50間,但當中有在GNMIS登記、被警方認可的只有1間。眾新聞分別訪問了兩間不被警方認可的網媒:《加山傳播》和《社衡媒體》的創辦人。兩人不約而同表示,警方今次限制記者採訪是意料中事,即使將來可能面對「違法採訪」的風險,他們都會繼續採訪,但會「執生」避免被警方票控甚至拘捕。《社衡媒體》創辦人Marcus指,現場拍攝的相片和影片十分珍貴,所以會堅持採訪。《加山傳播》創辦人胡戩則強調,面對打壓,網媒最重要是「做好自己」,以高質素的報道回應批評。

在橙帶之外,不被認可的網媒如何應對?周滿鏗攝

網媒《加山傳播》的創辦人胡戩直言,對於警方突然修改警察通例中「傳媒代表」的定義,他並不感到意外,甚至比想像中遲。早於去年11月的理大衝突中,警方限制記者進出理大,甚至拘捕記者,他已經預視官方總有一日會推出發牌制度,限制網媒、校媒採訪。所以他們也早有準備,計劃按《本地報刊註冊條例》註冊,再登記成為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的用戶,估計在今年11月可以獲批。可是今次警方連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和攝影記者協會(攝記協)的會員證也不承認,讓本來手持記協記者證的胡戩也始料不及。

我本身認為,你(警方)就算點玩,都唔會唔認記協、唔認攝協掛?我最始料不及嘅,喺佢直頭踢走記協同攝協。 
網媒《加山傳播》創辦人胡戩。鄭啟智攝

《加山》創辦人:「醒水」避免被票控

他表示《加山傳播》中有記者本來持有記協的記者證,但因為他剛剛大學畢業,目前需要申請由「學生會員」轉成「正式會員」。胡戩直言記協審批會員申請的過程嚴謹,他早於6月時遞交申請,至今三個月仍然在審批之中,「如果啲人話記協張(記者)證好易申請,我可以用第一身話俾你知,喺咁易申請就好啦!」

手上的記協記者證不再被警方承認,胡戩笑言失去這個「保護罩」後,便與公司裡其他沒有記協證的記者,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他以往經常提醒沒有記協證的記者要「醒水」,懂得在現場「執生」避免被票控,現在連他自己也要「醒水」。例如警方往往包圍大批記者截停審查,他在現場便會盡量遠離記者群,從較遠的角度拍攝現場。但他承認這些做法只是「斬腳趾避沙蟲」,因為記者本來就應該不用考慮這些問題,更何況警方設立的紅線也避無可避。

永遠唔喺你去避紅線,根本就喺條紅線衝住你而來。
不被警方認可的網媒和學生媒體,將來只能在警方封鎖線外採訪。資料圖片

中學生記者堅持採訪:現場片段彌足珍貴

網媒《社衡媒體》的成員以中學生為主,其創辦人Marcus今年就讀中五,他也早料政府會加強規管傳媒。他指出警方之前已經常常留難網媒記者,所以今次修改傳媒代表定義,也是意料之內。面對政府一步步打壓新聞自由,他顯得有點無奈,慨嘆道:「都無咩說話好講啦。」

如今像Marcus般未有登記的網媒記者採訪時,隨時被警員票控,甚至日後可能會被指違法採訪,但他仍然堅持外出採訪。他強調到示威現場拍攝的相片和影片十分珍貴,而且多一個鏡頭,便代表有多一份真相。在警方修改傳媒代表定義後當晚,他也有到將軍澳採訪陳彥霖逝世一周年的追悼會。當晚他被警員截查,紀錄個人資料後,有警員對他說:「今次就放過你啦,雖然你無記協證,但係今次我哋唔會票控你。」

Marcus表示,他每次在示威現場採訪時,都習慣先了解地理環境,細心留意警方行動,也不會站得太前,通常會與警方防線保持三至四個身位的距離。他又強調會評估現場情況,感到危險便會立即離開。「究竟後面有無人,前面有啲咩人,佢哋(警方)嘅動向係點,講緊啲咩,我好留意呢啲。」

網媒《社衡媒體》創辦人,今年就讀中五的Marcus。鄭啟智攝

採訪理大衝突被捕 事後繼續上前線

這些習慣,都是源於Marcus在理大衝突採訪時被捕的經歷。去年11月,有示威者佔領理工大學和附近道路,警方自11月17日包圍理大內的示威者近兩星期,雙方爆發激烈衝突。Marcus憶述在警方開始包圍理大當晚,他在紅隧口附近採訪,晚上8時多有記者通知他,警方表示所有人必須在晚上10時前離開,否則會以暴動罪拘捕他們。「我親耳聽到佢哋廣播,話有機會用實彈槍⋯⋯ 我係好驚,所以就想走,但走嗰刻發現已經太遲。」當他動身離開,才發現理大周邊大大小小的道路均有警員駐守,根本無路可逃。Marcus決定「搏一命」,沿漆咸道覓路離開,最終被警員發現,以暴動罪拘捕他。被捕兩個月後,他成功「踢保」,案件至今再無進展。

事後Marcus毋懼壓力,繼續穿梭示威現場採訪,但變得加倍小心。記者問及為何被捕後,他仍然外出採訪。Marcus坦言在前線採訪的經驗寶貴,希望能訓練自己的攝影技巧,將來從事相關工作。他相信自己在做正確的事,又反問為何要放棄採訪:

你有能力嘅時候,點解你唔繼續做落去呢?

本月22日,警方傳媒聯絡隊在陳彥霖逝世一周年追悼會現場截查記者。資料圖片

警方稱現場多「假記者」 Marcus:他們犯咗哪條法?

在反修例運動期間,大量網媒湧現,外界批評網媒的質素良莠不齊,建制派更質疑在示威現場採訪的是「假記者」。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在解釋今次修改傳媒定義時,亦提及示威現場出現太多記者,令警方執法困難。

經常在前線採訪的Marcus亦承認,部分網媒記者的言行不太專業,他曾經目睹有記者在採訪時,突然指罵途人為「死藍絲」,又見過記者在採訪期間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他直言這些行為不當,影響外界對記者的觀感,但強調即使如此,警方也沒有藉口限制傳媒採訪。

你(警方)話現場有好多假記者,有好多人扮記者,但以我觀察咁多採訪現場,雖然有啲人做嘅嘢唔係咁專業,但佢哋犯咗邊一條法例?你最多話佢哋傳媒操守無咁好,但喺你都唔應該咁樣規限傳媒。

記協裁定《加山》報道立場偏頗 胡戩:虛心受教

《加山傳播》今年7月1日報道一名警員在天后被刺傷時,以「市民合力擊退落單警」為題,警方事後致函記協投訴。記協本月16日就投訴發表報告,裁定此報道立場偏頗,有違記協專業守則。

胡戩回應指,他沒有細閱記協的調查報告,但他們會接納記協的裁決,會虛心受教。他強調自己明白這篇報道有問題,雖然事後未有公開道歉,但內部有進行檢討。「嗰陣時我見到,我都提咗一次要轉字,因為我都覺得隻字有問題。」他表示當初是想寫「擊倒」落單警而非「擊退」落單警,惟因為當時與同事溝通不當,加上當日手忙腳亂,所以刊出了較偏頗的字眼,事後亦有修改報道字眼。

現時在加山傳播的Facebook上,有關報道仍然以「市民合力擊退落單警」為題。加山傳播Facebook截圖

《加山傳播》成立至今不足一年,胡戩指一眾成員都未曾在其他新聞機構實習,沒有傳媒工作經驗,坦言是「摸住石頭過河」,確實犯了很多錯誤,例如報道內容有很多錯別字、完成訪問後將文章交給被訪者審閱等。但他強調不會將「沒有經驗」當作可以犯錯的藉口,會盡量避免重複犯錯,又希望讀者見諒和包容,給予他們空間和機會改進。他稱有時發現報道有問題,寧願遲半小時刊登,也希望先在內部討論和改正。

胡戩相信,網媒面對批評和打壓,最重要是做好自己,用報道的質素來反駁批評。「對家成日講,今年的網媒全部都係黑記,咁(我們)咪要做好啲俾人睇。所以我好著緊,成日要做好自己。雖然我成日都犯錯,但我成日都同啲行家講,有啲咩鬧我,唔怕同我講返,我絕對願意虛心受教。」

如果三、四十間網媒,到最尾只有三、四間活得下來,咁就係一件壞事。究竟嗰廿幾間做咗啲咩?點解嗰廿幾間唔得呢?咁就會俾人放大嚟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