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Metallica 扣人心弦的「S&M2」


因為Metallica 的「S&M2」專輯附帶的Blu-ray 碟,才打開封塵的藍光機,看了這個兩個多鐘頭的演唱會。

美國重金屬搖滾勁旅 Metallica 去年底回到舊金山,在剛落成的Chase Center作了一場盛大的演出,回塑他們20年前在當地San Francisco Symphony 舉行的「S&M」演唱會,入場人數比當年多出好幾倍達20,000人次,從畫面看到現埸氣氛之熱烈,觀眾情緒高漲,全情投入,又跳(起)又唱,越唱越興奮,唱個不休。

Blu-ray 的畫面,鏡頭、剪接與質感是無可挑剔的,適時地利用分畫面同步展示個別樂手、樂團團員以及指揮的特寫,給予觀眾更全面的體驗。然而,個人比較喜歡CD版的音響效果。 「S&M2」專輯提供兩張CD及一張Blu-ray碟。

我並不是 Heavy Metal 搖滾迷,也認識不多,但是對Metallica 就是情有獨鍾,特別喜歡他們與交響樂團的合作的專輯,融合了古典與金屬,同時也因為他們關注社會負面的議題,在歌中發表他們對憤怒、精神錯亂、生命、宗教、戰爭、和毒品等問題的看法。

Metallica 現場與管弦樂團重繹八、九十年代兩首的代表作「For Whom The Bell Tolls」與「The Outlaw Torn」,注入了新的活力,表現更具戲劇性。

在演唱「The Memory Remains」 之前,James Hetfield 挑動觀眾喊話:「給交響樂團看看你們有幾大聲。」台下開始閙哄哄的動起來,James Hatfield 、Lars Ulrich、Kirk Hammett與 Robert Trujillo 傾力的唱奏,掀起全場在歌末大合唱 :「Say yes, at least say hello...」,連續唱個不停。

鼓手Lara Ulrich 使出渾身解數去掌控歌曲的節奏,在較新的作品「The Day That Never Comes」與「Moth Into Flame」中鼓擊神乎奇技的變速,Robert Trujillo的貝斯彈的亦步亦趨,帶動現場的氣氛。關於死亡的「The Day That Never Comes」是樂團向已故前輩同道的追憶。

史詩式的「One」,Metallica 在1999年首度與舊金山交響樂團以實驗的性質,是他們古典與金屬融合的初次嘗試,2014年格萊美頒獎上他們再與鋼琴家郎朗跨界合奏,是當晚最具話題性的表演環節。「S&M2」裏面重繹的「One」,交響樂團在駐團指揮Edwin Outwater 領導下,表現卓越,其他的「Wherever I May Roam」與 「Enter Sandman」細膩的音色與深刻撼人的音樂表現,盡顯這個有過百年歷史的樂團的身價。

全力促成這一次的演出的樂團音樂總監Michael Tilson Thomas在音樂會第二節開始時執指揮棒,領導樂團奏了兩首歌,他介紹樂團獨自演奏近代蘇聯作曲家Sergei Prokofiev的「Scythian Suite, Op. 20 II」時候提到120年前,遊牧民族的斯基泰人已經廣泛用金屬製品,而且喜歡紋身。

非常喜歡Michael 指揮的第二首蘇聯作曲家Alexander Mosolov 的「The Iron Foundry」,Lars Ulrich 與樂團的定音鼓手Edward Stephen 激進的擊鼓,引入Kirk Hammett高亢的結他彈奏,配合樂團響鬧的演奏,咄咄逼人。「All Within My Hands 」是比較acoustic 的Metal Ballad,聽到 James Hatfield 沉潛洗練的唱功。 只是由交響樂團伴奏的「The Unforgiven III」 ,James唱得聲嘶力竭, 管絃樂此起彼落,歌詞也十分有意思,大意是說那些活在別人影子下的人,無法活出自己,不被人接受,他們是否不會獲得別人的原諒呢?

How can I be lost?
If I've got nowhere to go? …
How can I blame you
When it's me I can't forgive?
These days drift on inside a fog
It's thick and suffocating
This seeking life outside its hell
Inside intoxicating...

在我們的社會中實在有很多這種人,他們離棄公義,埋沒天良,我們可以原諒他們嗎?

膾炙人口的「Nothing Else Matters」依然是我最愛的其中一首 power ballad。

演唱會其中一個高潮是交響樂團的低音提琴首席Scott Pingel現身台上,用電低音提琴獨奏了「(Anesthesia) - Pulling Teeth」開始的一段,Metallica這首八十年代的作品,是他們已故貝斯手(bassist)Cliff Burton 作曲並拉奏的。

Scott Pingel 在低音大提琴的指板流暢的滑動,上下其手的按和弦奏旋律,展現巴赫的巴洛克風格,最後他利用效果產生器,製造噪音,融入交響樂團澎湃的弦樂與 Metallica 的金屬重搖滾聲浪中完結,他極度的投入,散發攝人魅力。選奏這首迴腸盪氣的經典,相信是向公認為歷來最優秀的重金屬貝斯手Bill Burton 致敬的。

Metallica 的「S&M2」專輯裏的CD 與 Blu-ray 各包含了20 首歌曲與音樂,大半以上與20年前「S&M」的曲目相若,應該還是沿用當年指揮Michael Keman(已故)編寫的總譜, 20年前後Metallica與San Francisco Symphony兩度合作,我會説一様thrilling ,或者可以說都依然扣人心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