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逆權社工】速龍稱陳虹秀「郁動肢體」命令蹲下 播片聽見勸喻:無生命威脅毋須開布袋彈槍


去年8.31灣仔暴動案第七日審訊,第五被告為「陣地社工」陳虹秀。當日拘捕被告的「速龍」警員林上嵐供稱,「有把女聲引起注意」,正是陳虹秀手持咪和擴音器,叫「保持克制」等說話,及後再次看見被告時,上前拘捕對方非法集結。他稱嘗試為對方戴膠手扣時,對方「有少少抗拒」、「郁動肢體」,於是命令對方蹲下。

庭上播出片段,聽見有人叫「如果已驅散達到目的,沒有生命威脅,毋須開布袋彈槍」,警員確認就是陳虹秀的聲音。不過,片中亦有男性聲音叫:「走啊」、「做乜X」、「收皮啦」!

眾新聞製圖

速龍:有把女聲引起注意

控方傳召反恐特勤隊警員林上嵐上庭作供,去年8月31日,林上嵐是特別戰術小隊C隊,亦即是俗稱的「速龍」,有份拘捕第五被告陳虹秀。他供稱,當晚7時45分在力寶中心外,沿軒尼詩道出發,近晏頓街有大型路障,之前有人縱火,到達時已差不多熄滅。他稱看見路障時,有近300聚眾集結,大部分人黑褲黑褲、戴黃色或白色的工業頭盔、眼罩、護甲,也有部分人手持雨傘、長條型鐵通。軒尼詩道近分域街,亦有藍色和綠色的激光照向防暴隊,有人叫囂、說粗口「黑警、X你老母」。

清理路障、打開缺口後,特別戰術小隊在東行線往銅鑼灣方向構成防線,一直向東推進,聚眾亦開始向後退。他到達分域街時,聽到前方30米外「有把女聲」,引起他的注意。他稱,對方使用擴音器叫「保持克制」,穿短袖黑衫和白長褲「對比分明」,手持咪和綠色包裹著的擴音器。他補充指,對方的話不只一句,但都是「保持克制」及其他類似內容。幾秒後他繼續推進,直至對方消失,當時同事亦未有拘捕行動。

過了分域街,他稱被告不在視線範圍內,但「仲有咪的聲音」、「聽到佢講嘢」、「係同一把聲」,因為聲音清晰和響亮,形容「相信好多同事都聽到」。他向東推進經過幾個街口,有集結人士「擲汽油彈咁上下」。晚上8時15分,他稱在杜老誌道有汽油彈、防暴亦有發出警告。他在馬師道交界聽到左邊傳來聲音,被告再次「講嘢」,於是上前宣布非法集結。

有人在附近「想拉走被告」

他形容當時不只被告一人,還有5至6人、10人左右在附近「捉住被告」、「想拉走被告」,但「我無畀」,其他同事「幫我捉住被告」。他說有問有無女警幫手,嘗試為被告戴膠手扣但不成功,對方「有少少抗拒」、「郁動肢體」,於是命令蹲下,對方有照做,然後成功上手扣。拘捕後大約幾分鐘,轉交另一名警員接手,曾交代拘捕案情和證物,包括相信被告非法集結,證物亦有粉紅色工業用口罩、咪、綠色包裹著的擴音器。

庭上播放片段,聽見有人叫「如果已驅散達到目的,沒有生命威脅,毋須開布袋彈槍」,警員確認就是陳虹秀的聲音。片中有人不斷叫「唔好開槍」,亦有男性聲音叫「走啊」、「做乜X」、「收皮啦」!

控方傳召警員林上嵐上庭作供,當日有份拘捕被告陳虹秀。

速龍速閃 兜路避鏡頭

散庭後,林上嵐急步離開,乘搭貨用升降機到地下,再由側門轉去入境事務處大樓的後樓梯,繼而再走到地庫停車場,乘搭專車離開,期間有兩名便裝警員從旁用身體阻隔和擋開傳媒,為林上嵐開路,逃避傳媒鏡頭。而原本的貨用升降機,其實可直達同一個地庫停車場。

林上嵐不是被告,只是作供證人,也是正式錄用的警員。在庭上,他有宣誓所作之證供真實、事實的全部、並無虛言。其實連日作供的警員,都有專車接送,一般會到地庫停車場離開,早兩日已經出現乘升降機離開情況,以圖逃脫傳媒。一般不少傳媒都會在庭外守候拍攝,因為拍攝對象都是案件的關鍵和真實證人。

警:不要向傳媒透露警員名稱

另外,有警員在散庭後向主控官表示,不要向傳媒透露警員名稱。8.31灣仔暴動案是公開審訊,庭上傳召多名警員作供,包括案發當日制服及拘捕被告的速龍,警員亦需具名宣誓。警員名稱是公開的案情資訊,按沿用做法,傳媒不時會向主控核實和校對案情資訊和警員名字寫法。惟今日散庭後,傳媒嘗試核實警員名稱的寫法時,有警員向主控官要求,不要向傳媒透露警員名稱。

此案中,相關作供警員沒有向法庭申請匿名令,法庭也沒有要求傳媒不准報道警員名字。連日的案情,速龍曾在庭上作供,稱「不清楚身邊的同事是誰」、「如果要逐個知,我係不清楚,只知邊個當值」、「用棍令佢冷靜」、「我突然喚醒記憶」等。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案件編號:DCCC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