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追蹤基層家庭半年】單親母嘆網上學習難:添電腦也添問題 孩子上網成癮無法專注 


新學年上周二(1日)正式開始,但與過往不同的是,今年全港學校只能以網上形式開學。疫情困擾了學生和家長大半年,在這個新常態下,他們分別面對什麼困難?眾新聞在開學首兩天訪問了兩個基層家庭,兩名家長都不約而同表示,兒子透過網上學習根本學習不到,十分憂慮學童的學習進度。

其中一名家長是單親媽媽黃女士,兒子有過度活躍和專注力不足,疫情初期只靠手機進行網上學習,後來獲機構送贈一台電腦,但黃女士說,即使有電腦也幫助不大,甚至令兒子上網成癮,學習退步。她現時只期望盡快開學,恢復面授課堂。

記者:周滿鏗 曾港深

相關報道:【停課不停學】網上學習背後 基層家庭去親友家借Wi-fi做功課

追蹤個案半年 添了電腦也添了問題

眾新聞今年3月曾訪問過黃女士,她是單親媽媽,和當時就讀小二的兒子住在深水埗唐樓,每月只靠兒子領取4,900多元綜援,當時她表示難以從日常開支中再負擔一筆寬頻費,更遑論買一部電腦,故有時只好到親戚家借Wi-fi用。她又提到,因疫情母子兩人長期留在家中,少不免有磨擦,令她感到很煩躁。

黃女士近月終獲機構送贈一部電腦,她表示,自第三波疫情後,曾與惜食堂的的社工聯絡,對方體諒其家庭情況後,便安排送上電腦、視像鏡頭等設置,以應付暑假期間網上學習的需要。但黃女士說,每月上網仍依靠80元的數據卡,速度不太穩定,有時仍然連接得較慢。

有了電腦,雖然黃女士覺得情況略改善,但卻衍生了另一問題,就是兒子玩電腦上癮,「家長唔係到陪住佢唔得,你頭先都睇到佢,一下子會切換到其他野,因為老師唔知的」,她擔心兒子網上學習期間,根本專心不到,亦不能有效學習。

她又說,兒子有特殊需要,曾要求老師安排他能夠一個人回校,但校方回覆她指未有相關安排。兒子今年升小三,黃女士說校方只靠上學期的成績,便安排他升班,她擔心兒子仍未跟上小二的學習進度,就要開始小三的課程。黃女士期望盡快開學,相信如果做好防疫措施,感染風險也會較低。

黃女士近月終獲機構送贈一部電腦,但網速仍然是一個大問題。周滿鏗攝

小六生家長:政府推卸責任給學校 升班連成績表都無

另外,今年升小六的P仔(化名)母親梁太擔心,若繼續用網上學習的話,會影響到小朋友的升中派位結果,因為P仔原本小五的升中呈分試因為第三波疫情而取消,將會以平時的功課及測驗分數代替,她更苦笑說:「我個仔甚至連升到小六,都係學校係Whatsapp通知我哋,連成績表都冇,非常兒戲」。

梁太是家庭主婦,自己平日也會陪伴P仔網上學習,但她認為網上教學的成效不大,「細路仔其實真係吸收得好少,啲老師可能要照顧咗其他學生先,做咗例如點名,或者做好多無謂嘢,先去講課堂上嘅嘢,可能堂係上半個鐘,但學嘅只係幾個生字咁大把囉」。

她批評政府將責任推卸給學校,認為政府當初應該宣佈全港留班一年。她解釋,由於上個學年停課日子太多,P仔的學校有些科目都未能全部教完,大部分都只能粗略教授,其餘需依賴家長與學生自己學習,「五年班啲書,老師一定係要急住教,佢哋急住要啲學生要功課,跟住就即刻買六年班啲書,但係其實五年班啲書都未教晒,而老師係網上教到幾多嘢呢?大家都心中有數。所以話唔擔心,就一定係呃人嘅!」。

梁太是家庭主婦,自己平日也會陪伴P仔網上學習,但她認為網上教學的成效不大。周滿鏗攝

梁太又指出,並不是每一個家長都懂得使用電子產品,學生網上學習時也會遇到一定程度的問題,「有啲公公婆婆,佢哋唔會識電腦啲嘢,咁點算啊?但係學校又會責怪個學生,『點解你唔準時上堂?』,但其實可能係個學生都唔識,因為我哋之前未有呢次疫症,係唔會有呢啲咁嘅嘢嫁嘛,學校亦都冇教過學生,你只係用口講,有啲真係未必明嫁喎!畢竟每個人嘅吸收程度都唔同。」

孩子長期在家中學習,梁太認為令她的日常生活中也帶來不便,因她需花更多時間照顧孩子起居飲食,令家務更繁忙。但梁太也不贊成即時復課,因她認為疫情仍然橫行,P仔本身體弱多病,擔心容易受感染。然而另一方面又十分擔心兒子成績會繼續退步,影響升中派位結果,感到十分無奈。

P仔新學年的上課時間表,由早上9時至11時30分,中間有5分鐘和10分鐘,共兩節小息。受訪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