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殖民地警察出身的《1984》作者奧威爾George Orwell(二)


【撰文:言而】
 
奧威爾在《動物農莊》上巿後不久,便買了一支手槍,聲稱是要保護自己,免受西班牙共產黨追殺。他是因太過投入寫作,批判強權,以致捕風捉影嗎?
 
奧威爾早在1950年病逝,他死後多年最終美國、蘇聯結束冷戰,在解封的蘇聯秘密檔案中,才證實了奧威爾並非無中生有,因為他的名字正列於西班牙共產黨要處決的名單上。可是,為何這追殺令藏於蘇聯的密件中?

奧威爾在《1984》中的名句。

奧威爾因反對母國殖民地政府對原住民的剝削及欺壓,放棄了在緬甸當警察的職位,並且越來越對反帝國主義、鼓吹無產階級公平社會願景的左派思想嚮往,故此在1936年,於西班牙左、右兩派內戰爆發時,加入了左派陣營。當時各支部互稱同志,狀似公平互愛,暗地裡卻是一場場的暗鬥廝殺。
 
這個西班牙的左派聯盟其實也反映著,操實權的史太林,及他欲誅之而後快的蘇聯流亡政敵托洛斯基之爭,而奧威爾所參與的其中一支部:馬克思主義統一工人黨,就被忠於史太林的西班牙共產黨指責為托派和叛徒,接下來便是排斥和最後的暗殺,這也解釋了,為何包括奧威爾在內的西班牙共產黨清剿名單,密藏於蘇聯的檔案中。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奧威爾在戰區受傷而退伍,但他分部的同袍便開始被補和失蹤了,住在西班牙旅館的太太,也受到西班牙共產黨控制的警察半夜搜查。兩人逃離西班牙後,立刻遭指控間諜及叛國罪!
 
奧威爾至此,對曾傾慕不已的左派全盤失望,發覺那些堂而煌之的宣傳落實在現實中時,不論是吹噓烏托邦的左派或鼓吹愛國主義的右派,兩系其實都睜著眼晴說謊,只要是對其有利,真相便不重要,為排除異己,更可不擇手段。更困擾他的,便是他那些在歐洲擁抱社會主義的左派朋友,卻認為若撒謊能有助推動蘇聯的理念,那麼謊話不但可行,且是必要的。

奧威爾深切體會到,我們不能被時代所蒙蔽,世上野心家的一派胡言,為的無非是思想的控制、對異見者滅聲,令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互愛崩潰。他決定在有生之年,拒絕謊言的擺弄,追尋事實的真相,揭發極權統治愚弄人民的卑污。他在著作中一針見血的政治預告,在鐵幕的共産政權一一應驗了。

然而,奧威爾的影響力跨過了蘇聯鐵幕的倒台,至今仍是21世紀獨裁政府的暮鼓晨鐘,因此也被這些統治者視為禁忌。例如菲律賓航空公司便曾提示帶《一九八四》入境可能被有關當局找麻煩。2014年,古巴的一名藝術家因打算呈現《動物農莊》的畫作,在未經審判下遭到監禁,同年在泰國的政變中,此書成為反政府示威者的象徴。
 
縱觀奧威爾的一生,經歷了兩次人生核心價值徹底的的翻動,第一次是追隨家族效忠大英帝國時,猛然醒覺,即使是做一個芝蔴綠荳的警官,一旦手握權力,竟可成為踐踏人權的惡魔。第二次是追求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時,豁出去親歷槍林彈雨,喉部中槍差點喪命,倒頭來,深信的所謂平等願景,原來只是互相廝殺的勾當。

今天在亞洲一城,有警察因權力突然無限化而狐假虎威,也有民眾自動放棄思想的自由,造夢大國的崛起。可幸,正如奧威爾所言,每一個時代都有不跟隨庸眾的勇者,聽取造物者栽在內心良知的呼喚,看穿掌權者的假把戲或謊言,逆水而行,甚至因而受刑法,或被通緝。這樣的洞識與勇毅,皆是人性之光,把強權醜惡的面孔,盡顯世人的眼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