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推動世界前進的最大貢獻者——年輕人


 

【撰文:周日】

沒有年輕人,亥革命不會成功;

沒有年輕人,五四新文化運動不會開花結果;

沒有年輕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不會把四人幫推上高峰。

國外的布拉格之春和茉莉花革命等等都是年輕人帶頭推動的。如果沒有年輕人的「勇」和理想,社會只會因循守舊、墨守成規、停滯不前。可是最近起訴旺角騷亂人士,一個又一個年輕人被判刑;一個又一個「佔中」人士被起訴;鄭松泰議員因倒插國旗、區旗被警方通知將起訴侮辱國旗及區旗罪等等。他們的行為是不是正如江澤民2011年對記者說:「...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年輕人可愛之處是充滿活力、熱情;可悲之處是機關不算,沒心眼兒。因此,在抗爭運動中犧牲率往往很高,很多人前途盡毀,他們的父母只有無奈、心裡滴血。1970年,保釣運動萌芽,很多大學生一腔熱血參加保釣運動,結果有一個長輩,大學畢業後(當年香港只有兩所大學)不能進政府部門,被政府列入黑名單,後來只能去香港紗廠做養成工(學徒)。值得嗎?見仁見智。

這回要談的不是對或錯,那些事讓歷史去判斷吧!想討論的是策略,例如郭榮鏗在《衆新聞》論壇上說的:為什麼曾俊華能在短短的兩個月裡,做到湯家驊提出了兩年而不能做到的「第三條路線」?又例如4月10日(美國時間)聯合航空為什麼把一個很斯文但不願意讓出座位的華裔乘客,強行拉下飛機,弄到那個乘客臉上流血,讓世界唾罵過分?跟在聯合航空工作的美國同學討論這起事件,他承認這是策略管理沒做好。

曾俊華敢用年輕人加入競選團隊。圖為羅永聰(右)及團隊選後到中大分享經驗。

策略管理在生活上無處不在,讀書、職場、家人、夫妻、孩子、朋友等等。如果沒有策略管理,肯定一塌糊塗、一敗塗地。不能不承認曾俊華的年輕競選團隊比林鄭的「老餅」團隊,在策略上優勝得多,效果是有目共睹的。看了羅永聰等人的訪問更了解他們怎樣分析形勢,怎樣建構一個策略,怎樣部署和執行,這就是策略管理。既然策略管理那麼重要,香港的民主派政黨在往後的日子該用什麼策略管理呢,特別是習總高度表揚林鄭,並且獲得中央全力支持她和新政府「依法施政」?這個「依法施政」的關鍵詞就是香港人的「緊箍咒」,如果再用以前的手法衝擊議會、衝擊政府、甚至上街抗議都可能跟法律有抵觸。畢竟,很多「法律」不在香港人手上。

遠的策略先不談,談談最迫切的­——立法會補選議員。「依法施政」除了梁游已經被褫奪議員資格外,應該還可以DQ目前七個官非纏身的議員。我們不要再做夢希望有奇跡出現、希望突然出現欽差大臣頒布特赦令。袁國強在提出訴訟前會沒有請示中央嗎?中央做事能輸嗎?這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愚昧想法,確實如此。國歌教導我們:「起來,起來,起來!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香港現在沒有炮火,但有比炮火更厲害的統戰機器。去年投票,在一個票站外看見一輛一輛的復康小巴,在票站前停下來,然後放下一部一部的輪椅,載著年紀老邁不能動的長者去投票,推輪椅的都是三十來歲有口音的女人。俗話說:「有錢使得鬼推磨」,「如來神掌」第十式「萬佛朝中(央)」使出,能抵擋嗎?

上次香港人確實萬眾一心抵抗建制派的投票機器,選出30位非建制議員,罕有地出現有bargaining power可以對衡建制派不分青紅皂白「保皇」的局面;可惜,遊戲規則改變了...

各民主派政黨必須團結一致,不分你我,邀請曾俊華連同他的競選團隊,再創造一次七成市民支持他一樣的局面,投票支持民主派人士進入議會,一席也不能少,因為曾和他的團隊懂得取得民心的策略。

Strategic Management 不是看幾本策略書籍就懂得的,實戰經驗很重要。很多「策略管理」著作的作者都是在大學裡當了幾十年教授,他們沒有實戰經驗,理論都是研究出來,有待驗證。如果喜歡研究策略管理,不用看Return On Influence: The Revolutionary Power of Klout, Social Scoring, and Influence Marketing by Mark Schaefer或Tilt: Shifting Your Strategy from Products to Customers by Niraj Dawar等等名著;反而學學年輕人玩電子遊戲,理解一下「Divide and Conquer」 的取勝之道,不再浪費彈藥,作出無謂犧牲。以下兩款是目前世界公認最好的「Strategic Management」電子遊戲——StarCraft和Civilization V,值得花點時間領略個中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