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版納指皆舊酒 港企集資路難走


上週一大經濟新聞,首推恒指出港版納指。嚴格來講這不直接關經濟事的,不過,其引伸和背後的現象則屬經濟多於金融。金融狹義,主要指資金流,但經濟闊得多。

指數公司在廿幾年前的一潮和近幾年科網熱均無推這類產品,此時突然一推即有,適逢大批在美將被DQ的所謂中概股被迫回歸,可見顯然有政治任務在身。此前不推,其實不難理解。從是次入圍成分股可見,根本無一屬本港公司,到底這應是恒指一類,定還是國企指數的分類?不無疑問。以國企佔領恒指,其實也是全面統治的一部分。

新指數實屬新瓶舊酒,只是將已上市的舊股重組成一新指數。資金會否因而增加?這好比說某店將有賣開的部分貨品另開一架獨立包裝,買家會否純粹因此而買多些呢?這是小學生都識答的,偏偏一眾基金卻指因為有什麼基金要納入什麼指數而高唱反調,這若非又是政治任務,便見那些基金的智商怎跟小學生比。這個年代實在太多假話。

對經濟最明顯的影響,是恒指掛港企羊頭賣陸企狗肉。從前,恒指是讓港企集資,A股才讓陸企集資,或至少紅籌、國企指數分門別類,清清楚楚。今天企圖魚目混珠,惜西方已看穿香港變質,這算盤未必打得響。從A股、港股十餘年來均原地踏步可見,兩地集資能力早已停滯,眾中概股加入混水摸魚下,結果是港企集資能力也遭削弱。

從最近美英制裁可見,主打仍是5G、科技等範疇。若一個指數的若干成分受制,你猜結果如何?外圍基金熱錢「心知肚明」的。何況這些股份還以手遊、物流等為主,有幾高科技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