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從《蘋果》走進曾俊華幕後團隊 盧勁業:記者感情太投入很危險


曾俊華幕後團隊中有不少人是記者出身,其中一個叫盧勁業,在《明報》和《蘋果日報》先後工作了10年。儘管為曾俊華花盡心血打網絡戰,但他不會忘記曾俊華是一個建制派,「即使我幫曾俊華都好,由頭到尾我都有些距離。」

他記得曾俊華宣布敗選一刻,看到台下有記者流淚,令他覺得「很危險」。

專門幫曾俊華負責經營社交媒體的盧勁業是記者出身,自言看到有記者為曾俊華流淚,令他覺得「很危險」。何君健攝

 「為明報贖罪」
走進曾俊華競選辦

盧勁業出身《蘋果日報》,當年一直揭發政府醜聞,如今卻加入了建制派候選人曾俊華陣營,他說是因為羅永聰的一句話。兩人相識於《明報》,但負責不同版面,只有兩三次合作機會,但羅永聰今次第一個就找上他幫忙。盧勁業引述羅永聰對他說的一句話:「Alex,我們是時候要為《明報》的『罪孽』贖罪了。」他開玩笑地說出的「罪孽」,是指《明報》五年前揭發唐英年憯建,意外造成現任特首梁振英上台。

「羅永聰這句令我心動,可以推一個人上台改善CY問題。」他自稱是實用主義擁戴者,他明白人有各種原則,但香港已嘗試過各種抗爭手段都失敗,「曾俊華是不是一個選項?」他相信幫曾俊華,等於在幫香港,所以加入了競選辦團隊,統籌社交媒體。

羅永聰和他都是記者出身,二人都深知道記者能力所及,也知道記者習性,所以他更懂得如何和記者打交道。早在曾俊華宣布辭職、卻又未參選期間,曾俊華接受了一個科技網站Unwire的Facebook直播訪問,盧勁業知道那是一個時機:「因為曾俊華已經很久沒有見記者,全世界都很想知道他的動向,所以他無論說什麽都一定有人跟下去。」所以他要求訪問一定要早做,讓主流傳媒能夠趕在傍晚新聞「Main Cast」時引述訪問出街。

他坦言,知道很多主流媒體的政治版記者都想約曾俊華訪問,他亦了解記者一定要當面質詢受訪者才能盡責。不過,他們特地選擇避而不見,只在社交媒體發放落區消息和照片。「你一面對記者,問『紅燈』怎麼辦,點答?無得答。無辦法之下惟有這樣選擇。」

盧勁業多次強調自己沒有為曾俊華隱瞞醜聞,也沒有誤導記者做出錯誤判斷,只是選擇了發放訊息的方法。「紙媒空間愈來愈被動,我們將外國出現情況提早推出了。」意思即是,曾俊華不需要依賴傳統媒體,都可以主動發放訊息和製造話題,記者只能跟著他們的步伐走。

一旁的同事陳偉諾笑言:「這是記者責任,你說曾俊華支持動保,記者有責任追問他是否了解動保議題,領養有無人問過?無記者問過。」盧勁業立即補充:「我都知道你們(記者)不會有機會問,因爲你的Agenda,你見到他當然要問831、23條啦!」

盧勁業笑言,自己某程度上對不起同行,但無辦法不如此做。「我對不起記者,但無對不起良心。」他說後來都有要求曾俊華一定要定期面對媒體。

曾俊華在造勢大會一句「重新定義龍和道」,令盧勁業耿耿於懷至今。曾俊華FB圖片

「重新定義龍和道」
 至今仍耿耿於懷

儘管有些對不起舊同行,但各為其主無辦法。不過,曾俊華在造勢大會上一句「重新定義龍和道」被行家和朋友誤會,卻讓他至今仍然耿耿於懷。

「那天我和阿聰講的,龍和道搞集會,最後可否講一句,『幾年前佔中在這裡開始,我們今日出來是希望可以修補社會撕裂,一切標籤黃色藍色都是那裏開始,我們出來做一個和解角色。』我問他可否講一講這個訊息?」當時是選戰最後一週,曾俊華競選辦上下都為造勢大會而忙得翻天覆地,度落區路線、宣傳、為曾俊華撰稿,盧勁業抽空向羅永聰提建議。不過,他沒有想到最後效果會截然不同。

2017年3月24日晚上,曾俊華支持者塞滿愛丁堡廣場,在一片熱烈掌聲和歡呼聲中,曾俊華說出一句:「各位,這裏旁邊分別是龍和道和干諾道,兩年半前,大家都記得佔中就在附近發生。今日我來這裏和大家見面,我希望,我們今晚的相聚,可以為這個地方賦予另一個意義。」盧勁業那一刻下意識感到不對勁,但正在忙東忙西,也沒有時間細思。

直到結束一天勞碌,他打開Facebook後,終於知道問題所在。「阿聰他們的決定,他們就是説重新定義,定義是甚麼,他們留白,讓大家任填。第一個衝出來填的是黃之鋒,他的答法就是沒有新意義。」他不認為阿聰做錯,只是大家有誤會。

「這件事我很不開心,催淚彈那天我都在旁邊中了,龍和道那一天我在採訪,看著他們被人打,其實很深感受。」他不認為曾俊華是要抹煞佔領運動,但看到朋友一面倒地痛斥曾俊華,令他有些不舒服,「我幫曾俊華都不是要推翻雨傘革命、推動23條,人大831,我是有些不開心,但到最後沒人講就算。」

盧勁業依然信任羅永聰,他相信阿聰有自己判斷。「在場觀眾在那個氣氛和環境之下,你講甚麼都拍手。如果這是政治計算的話,我只可以說羅永聰高招到不得了。」一旁的同事陳偉諾亦笑言:「那番話可能不是說給在場觀眾聽的。」

自言保持距離
記者太投入很危險

今屆特首選舉的特別之處在於「曾俊華現象」,他的支持者形成了一片浪潮,席捲了全港,甚至包括不少現職記者。盧勁業作為競選辦成員,他覺得宣傳成功值得開心,但卻觸動了他作為前記者的神經,突然驚覺「很危險」。

「這個我好驚,我沒預計會這樣,到了選舉最後期,競選團隊裏面很多人哭,有記者哭了,ATUM(曾俊華攝影團隊)有攝影師哭了,競選辦很多人哭,包括一些前記者。」盧勁業自稱可能因為冷血沒有哭過,亦可能因為10年記者生涯,讓他下意識地保持清醒。

很危險,即使我幫曾俊華都好,由頭到尾我都有些距離。

「哭這件事是很危險,這個人可能做特首,但你對他有感情,如果他真的當選,未來五年你點算?」傳統紙媒記者出身,他堅持對這些事情應該保持抽離,愈投入愈難看到事件全相。他隔了一會說,「你應該覺得好彩,起碼我覺得曾俊華不是壞人,如果下一次做這件事是梁振英2.0/3.0/4.0,這件事就很危險了。」

盧勁業多次強調自己不是在「扮嘢」教訓行家,也深明為何曾俊華如此得前線記者歡心。「記者和香港人都一樣,好少政治人物對記者這麽好,由突發記者到官邸捕捉他,有人出來提供茶水,到完了整件事都說一句多謝。記者都是人,都想被人尊重。」他認為記者可以一時感觸流淚,但不等於代表永遠沉淪;保持對候選人清醒,也不等於政治潔癖。

盧勁業現在Photoblog擔任總編輯,專門在網上介紹攝影器材,Facebook專頁上有逾37萬個Like。他同時亦在經營一家電單車店,對於會否重投新聞界做記者,他只說一句:「未必。」

相關新聞:專訪曾俊華FB團隊:多謝林太不停Set波畀我地去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