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產片嘅價值


【撰文:余見】
 
我鍾意本土電影唔係因為佢喺製作技術上特別出眾,或者佢藝術上的價值,而係因為佢講出咗我哋呢一個年代香港人嘅故事——簡單嚟講,就係因爲佢講出咗我哋嘅故事。

而家好多港產片都係小本製作,所講嘅故事都比較貼地,而唔係香港電影黃金時代時打打殺殺嗰種誇張大製作。所謂塞翁失馬,正正係因爲本土電影業冇咗要將電影賣俾外國人睇嘅包袱,港產片就有機會同香港人講番香港人嘅故事。就算係對好多人嚟講最難代入、最難產生共鳴嘅《叔叔》都好,雖然觀衆大部分都唔會係老年男同性戀者,但係電影中提到嘅婚姻、家庭、愛情觀,同埋各種引起角色之間衝突嘅事情,對香港人嚟講都係好真實嘅。例如主角個女到咗三十幾四十歲都未嫁得出,就成日俾阿媽催佢結婚。

呢啲同婚姻有關嘅話題,《金都》亦有提到。但係講《金都》對我嚟講最貼近日常生活嘅元素,就係故事嘅「地」,"setting"。呢套戯一睇個名就知係講婚姻,而聽到佢嘅英文名("My Prince Edward")亦會意識到電影以太子為主要地點係有其重要性同意義嘅。要從《金都》呢個名估到電影主題,甚至係取景地原來都有其意義,其實應該只有熟悉香港嘅人先做到。角色所生活嘅地方係我哋熟悉嘅地方,自然就有角色嘅故事都係我哋身邊嘅人嘅故事嘅感覺。

《幻愛》喺屯門取景,雖然我自己本身好少去屯門,但係同樣有一種親切感,亦好諷刺性咁俾咗我對愛情好貼近現實嘅幻想。相信好多其他人都有同樣嘅感受:好記得男女主上緊天橋嗰一幕,女主行先,應承咗陣間見嘅男主喺後面跟住佢,跟住對住自己笑一笑,好似好慶幸可以同女主一齊一樣。係,呢段係兩者甜蜜嘅片段,其實我聚焦唔應該係呢度,但係我覺得呢一幕好能夠反映到香港人幻想緊嘅愛情係點、係會有啲咩情節。
 
當港產片以香港為背景講出香港人嘅故事、香港人嘅幻想,就算我哋未經歷過電影嘅情節,我哋都因爲文化、地區、思想等等上嘅相似而能夠深入明白呢啲角色嘅經歷,甚至將自己代入角色之中。呢種代入嘅感覺並唔係勉强嘅,因爲我哋同角色所身處嘅文化背景係一樣,若果我早十年出世,係同《叔叔》主角一樣係男同性戀者,我嘅經歷應該會同佢大同小異。

最後再講番被稱為有預言能力嘅港產片《十年》。《十年》反映咗香港人對未來嘅恐懼,亦俾我睇到我哋所恐懼嘅同西方所恐懼嘅真係好唔同。我唔驚AI全球暖化外星人來襲,但係我驚有一日會有不熟悉嘅語言取代母語。外國電影唔會明白呢種驚,但《十年》會明。同樣地外國嘅戲如"Love, Simon"唔會明白LGBT+喺香港係幾不受主流接納,但係《叔叔》會明。外國電影可以不斷提到同精神病有關嘅問題,但《幻愛》明白香港人唔一定能夠咁開放咁接納到。
 
本土電影講出我哋時代嘅本土故事,係一啲除咗香港人冇人可以講到嘅故事。呢個就係佢最值得支持、最可愛、最寶貴之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