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合適成人」的糖衣陷阱


由反送中條例引發的街頭抗爭至今延續了一年,期間警方拘控近萬名的示威者,當中不乏有情緒或精神問題,甚至智障的人士,他們在拘留期間所受的待遇引起關注。
 
其實,警方早在2018年已強化原有的「合適成人」制度,簡單的說,是當他們拘捕疑似或被診斷有精神或智障問題的人士,可以透過社會福利署,委派指定機構的社工,即所謂「合適成人」,到警署陪同作供。

這個轉變的缘起,是年前警方誤將一位智障人士當作謀殺案疑兇,將事主扣留在警署問話48小時,期間雙方無法有效溝通,事主情緒飽受煎熬,警方其後發現事主有不在場證據(他是智障人士宿舍的舍友),不得已才將其釋放。事件引起輿論嘩然,並同時關注精神或智力障礙的人士,若被拘留在警署接受扣查與盤問,他們的需要及權利,是否得到充分照顧與保障。
 
政府其後集合警署及社署等部門作檢討,最終決定加強原本只適用於MIP(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的「合適成人」制度,至其他有需要的復元人士。有關的被捕人士日後在警署接受扣查時,可以獲得專業人士的陪同及支援,表面上確是有所進步。然而有關安排並非強制性,實際上,是否召喚「合適成人」是由當值警務人員按現場情況作決定,主動權仍然在警方那裡。
 
再者,當仔細審視當中程序,不難發現「合適成人」制度其實暗藏殺機,在執行的過程當中,有可能損害被捕人士的法律權益,是一顆「糖衣毒藥」。
 
首先,被委派到警署陪同落口供的並不是跟進事主的社工,他們可能與事主素未謀面,亦不熟悉他們的脾性與需要,可以預期的是,能夠提供的情緒及實際支援並不會太多。
 
更重要的是,負責的社工不單只被要求提供情緒支援,更被委以「證人」的身分,需要觀察警方會面或調查程序是否公平,並簽紙確認相關的角色。有曾經擔任「合適成人」的社工同業坦言,有被「擺上枱」的感覺。事實上,絕大部分的社工未經嚴謹的法律訓練,也缺乏相關的知識與經驗,判斷警方的調查程序是否公平恰當,包括負責偵查的警務人員,其說話是否存在誤導或誘騙的地方。
 
政府當局強調,會為擔任「合適成人」的社工提供培訓,然而有關培訓內容簡單,且由警隊人員負責講解,難免側重執法者的角度,對於甚麼是「程序公義」(procedural justice)及其重要性,未必能夠闡釋清楚。
 
最令同業憂慮的,他們簽署上述文件後,日後法庭聆訊時,會否被控方用作佐證警方調查程序公正無誤,這樣的話,事主/被告要質疑調查程序或挑戰期間作出的認罪口供,變得更加困難。
 
事實上,有同業擔任「合適成人」時,曾向警方質疑是否需要簽署上述文件,惟警方堅持他們一定要簽名,否則不容許他們陪同事主作供。有關文件的用詞,以及警方堅持的態度,難免令人質疑他們是否存心借社工「過橋」:一項原本協助智障與復元人士的措施,反過來損害他們的法律權益。
 
說到底,筆者並不反對推行「合適成人」制度,然而社工的角色應僅限於情緒支援,以及協助照顧事主的醫療需要,他們不應該被強制擔任不勝任或不情願的角色。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