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滿城盡是申紀蘭


1954年9月15日全國第一屆人大會議,毛澤東身穿「毛裝」,滿口湖南腔,一手拿着講稿,一手做手勢加強語氣,演說如下:「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正義的事業是任何敵人也攻不破的。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我們的目的一定能夠達到!」台下掌聲雷動,其中一位落力拍掌的就是年僅25歲的申紀蘭。

1953年2月,申紀蘭在長治專區優撫模範代表會議上作報告。維基百科照片
 

申紀蘭投票,從拍手到舉手,再按下無數次綠色「贊成」鍵,她表示一生從沒投過反對票,以此為榮。申紀蘭從1954年開始擔任人大代表,至今66年,歷毛、鄧、江、胡、習五代領導人被謔為「活化石」和「舉手機器」。這位從未投過反對票的全國人大代表今日(28日)離世,享年90歲,大陸網民說:「她終於不用拍手了」,帖文隨即被刪。

申紀蘭在中國國情圈享負「盛名」,在於她只會贊成。「三面紅旗」,她贊成;「打倒劉少奇」,她贊成;「為劉少奇平反」;她贊成;「支持文革」,她贊成;「否定文革」,她贊成。曾有人問她為何數十年來只會投贊成票,她回應:「黨代表的責任就是聽黨話。」申紀蘭這番話,愚昧,卻很真實。人大代表歷來由中共欽點,事實上像申紀蘭一樣只會「贊成」的人大有人在,「贊成」就是指定動作,至於為何附議中共,則是各有各盤算,「西瓜靠大邊」。觀乎申紀蘭的言論和歷史,她比那些依靠中共作惡的人,禍害還算輕一點。

一生跟黨走、66年來只投贊成票的人大代表申紀蘭辭世,享年90歲。照片來源:鳳凰網鳳凰網

申紀蘭「贊成」的起點

1953年,《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勞動就是解放,鬥爭才有地位》的文章,講述申紀蘭在山西省平順縣西溝村推動男女同工同酬的事。

1951年,21歲的申紀蘭當選副社長,發動婦女參加生產勞動,當時工作制度還是「記工分」,勞動工作由幹部記下,可獲糧穀多少,取決於工分數目。申紀蘭批評為何女性公社社員得到的工分比男社員少,直斥男女不平等,說「兩個婦女還不頂一個男人」。申紀蘭提議,男女工作應等量齊觀,婦女和男社員要勞動競賽。申紀蘭多次爭取,男女社員做同一樣的工作,也可以得到同一樣工分,她所住的西溝村,更在全國首先實現男女同工同酬。西溝村的故事,促使中共在第一次人大會議,將男女同工同酬正式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其後,她一直連任,成為「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共產黨員」,「改革先鋒」、2019年獲習近平授予「共和國勳章」。

申紀蘭於中共建政初期,為工人爭取到合理權益,是她一路以來支持共產黨的基礎。她愚昧,別人譏笑也合情理,但更應針對中共畸型的人大代表制度,讓她可以一直愚昧下去。

兩次反對票風潮

申紀蘭代表的贊成票,或者不值一提,「反對票」卻更值得探究。上月全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2878票贊成,1票反對,傳媒都將焦點放在那一票反對票。有政客被指投反對票,匆匆出來否認,可見投「反對」票,就是跟中共過不去,「罪大惡極」。

中共建政以來,其實也有過觸目的「反對時刻」。1988年,第7屆全國人大會議,在準備通過周谷城出任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前,台灣省人大代表黃順興走到咪前大聲說:「我反對!」他續稱:「我不認識這位候選人,但從簡歷上看,他已八十有九。這麼大歲數的人,不應該再辛勞他了。應該讓他好好保重身體。難道就沒有年輕人為國家做事?」黃順興發言持續1分多鐘,主席台上的鄧小平等人沒有打斷。黃順興發言完畢,全場掌聲雷動。雖然表決時,只有黃順興、吳國禎、劉彩品三人舉手反對。按後來整理的統計,此次選舉11人投反對票,61人棄權,黃順興一聲「我反對」,開人大有史以來,投反對票風氣之先。

另一次觸目的反對票風潮則發生於1995年,江澤民主政期間。1995年時任人大委員長喬石和江澤民推舉吳邦國和姜春雲任副總理,但遭到時任人大代表陳希同和鄒家華策動一片反對浪潮,結果13%人對吳邦國投反對票和棄權票,近三分之一代表對姜春雲投反對票。當時傳反吳邦國的原因是,其妻涉及山東泰安市長貪污幾百萬人民幣的案件。

兩次反對票風潮都是在中國改革開放後、鄧小平掌政時發生,當時政治氣氛相對今日習「定於一尊」和毛澤東時期,較為寬鬆。如今滿城盡是申紀蘭,投反對票要有與中共作對的勇氣,譏笑她和其他群眾的愚昧,更不如想想如何在荒謬的制度下繼續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