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而我不知道執勤中的黑警是誰


上星期二,香港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派出流動捐血隊去到九龍灣輔警總部設立流動捐血站,當中一名抽血員身上佩戴飾物,有「黑警死全家」、「對抗警暴」的字樣, 還包括迷你豬咀和黃頭盔。誰不知這批輔警的心臟原來都是玻璃做的,見到對方身上的飾物立即大發雷霆,更要求中心主管交出涉事抽血員的名字,最後雙方交涉不果, 抽血隊拉隊離開。各位阿sir,在鏡頭面前你們威猛非常,拿著胡椒噴霧、警棍、胡椒球彈槍、甚至是真槍,從來沒有半點畏懼,唯一害怕的,就是市民知道你們的身份。 面對一位抽血員,你們竟然害怕得要死,更要查問對方的名字。那麼為什麼你們連根據警隊通例顯示自己的委任證也做不到,但卻要知道對方的身份呢?

紅十字會這名抽血員有做錯嗎?相信香港暫時沒有一條條例限制任何人士工作時候的配飾。這名抽血員根本沒有犯法。但根據尚未修改的警察通例,警員執勤時需要出示委任證。在警隊暗地裏修改警察通例前,大量警務人員執勤時干犯警察通例,拒絕出示委任證,就是赤裸裸地犯規。及後突然又有豁免警員展示委任證警察編號的相關條文,龍門任你擺,最後自把自為,用行動呼號取代。

昨天衝入元朗YOHO Mall的防暴警察,制服上貼著「風火山林」4字和一個圖案布章。《蘋果日報》照片

人家沒犯法,你們這班黑警就在大驚小怪,要提供相關人士的全名。自己天天在犯警隊通例,在不出示警察委任證的情況下濫權濫捕,用不恰當武力對付市民,卻竟然可以說自己冇做錯。如此神邏輯,實在難以理解。你很害怕這名抽血員身上的配飾嗎?其實香港絕大部分市民更害怕你們的出現。誰不知你們突然發癲,會像之前事件一樣在醫院內襲擊被捕人士,或者像對待那名南亞裔人士一樣壓頸。這名抽血員充其量只是持有一支針筒,你們擁有的是水砲、可以橫衝直撞的旅遊巴、可以瘋狂駕駛的電單車、催淚彈、胡椒球彈槍、胡椒噴霧、警棍、還有真槍,你們比什麼人都更要恐怖,甚至有部分黑警在執勤時似是失了常性,可以大吵大鬧,可以笑著向示威者噴胡椒噴霧,就算射盲記者的眼睛,這名記者也依然沒辦法查到當日開槍警員的名字。就算有議員提出警務人員部分人未完全遵守紀律,李家超竟然可以如此荒謬地表示可以理解有人犯規。

譚文豪在立法會會議上問道:是否應該抽查警察吸毒酗酒,並提出飛機師和專業運動員的例子,李家超竟然表示,只會定立自願驗毒計劃,而且人人酒量唔,同超過酒精測試唔代表飲醉,與違反警察規例昏醉而不適宜執行職責是兩回事。如此邏輯,實在不得不給予一個黑人問號 。

雖然大家不是第一日知道警權無限大,警察永遠不會犯錯,但當每次警員投訴其他人士犯錯大吵大鬧, 甚至譴責對方要查出對方的身份。其實相關事件與黑警過去一年來的惡行相比,實在小巫見大巫。就以這次抽血員為例,他又沒有催淚彈、又沒有胡椒噴霧、又沒有真槍,你們已經害怕得要死。那麼香港市民見到大量黑警在濫權濫捕,黑警行為操守沒有令香港市民有所顧慮嗎?香港黑警不是服務態度未如理想,引致大量市民不安嗎?如果這黑警竟如此恐懼,為何你們選擇一條歪路?

在元朗YOHO Mall買玩具一家三口,遭防暴警察舉胡椒噴霧指嚇。《蘋果日報》照片

你們過去一年內害苦了全香港市民,現在見到對方的飾物就害怕得要死,那麼昨天在元朗Yoho商場被黑警糟質的一家三口又如何?七歲男童幾乎被黑警推跌, 父親為了保護兒子喝止警員,警員竟然用胡椒噴霧指著這名父親,難道相關行為就是合情合理合法?黑警不會知道這名抽血員的身份,香港人過去一年也不知道在濫權濫捕黑警的身份,香港黑警只有一個行動呼號,還有在製服上一大堆無聊的裝飾。現在你們見到有人身上的制服和你們一樣有與工作無關的飾物,就立即嚇到標尿,你們這班人真的很無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