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是否已成Failed State?(上)


前陣子,筆者跟友人說,在武漢疫潮之下,香港已漸現「失敗國家」(failed state)之態。不久之後,國際大媒Bloomberg 真的以此為題,寫下報導 Hong Kong Is Showing Symptoms of a Failed State。文內說,香港縱然與金沙薩(Kinshasa, 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與卡拉卡斯(Caracas, 委內瑞拉首都)有別,但也缺國際金融中心應有之氣場。所謂「失敗國家」,意指政府無法保護民眾,無力提供基本服務,其認受性備受質疑。

要更細緻認識「失敗國家」概念,可參考的國際案例與研究不少。例如,Foreign Policy 曾經選出二十五個失敗國家,榜上首三名分別為索馬利亞、剛果、蘇丹,大家熟識的北韓與巴基斯坦也在榜上。榜上二十五個國家的共通點,是其政府無法維持治安,國家內戰頻繁,大部份國民受疫病、饑荒、貧窮所侵害。關於「失敗國家」更具體的定義,可參考美國和平基金會(Fund for Peace)每年發表的「脆弱國家指數」(原名為Failed States Index,現已易名為Fragile States Index)的評選準則。準則共分四項,分別為:「凝聚力」(cohesion,指標包括精英團結度)、「經濟」(economic,指標包括財富再分配程度)、「政治」(political,指標包括政權認受性)、「社會」(social,指標包括人口壓力)。「脆弱國家指數」的首二十名,與Foreign Policy名單大同小異。

To be fair,從這些「失敗國家」textbook examples角度看,現在的香港其實只屬failing state。Bloomberg 報導標題仍然如此奪目,原因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有關。報導內文指出,在武漢肺炎疫潮中,政府無法以具說服力的政策穩定民心,其能力是否足以應對國際金融中心的日常運作,已值得在港投資者警覺。Bloomberg認為,一地要成為國際金融與貿易中心,其管治體制需具備三大特點:第一,司法制度可靠;第二,資本能自由流動;第三,在港人員能安全移動。但在中國因素影響下,香港這三方面優勢漸失。明眼人都會不難發現,這三點其實都不完全與武漢肺炎疫潮有關,或者可以說,Bloomberg多少視疫潮中港府的表現為幾近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無借題發揮之意。Bloomberg溫馨提示讀者:已在新加坡新開離岸戶口的香港富人,也許是時候開始抽調資金離港。

當然,「失敗國家」概念並非毫無懸念。現於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學院(Georgetown Law)任教的學者Rosa Ehrenreich Brooks在2005年論文探討的問題更刁鑽。她問,究竟我們在談論的,是「失敗國家」,還是國家的失敗?她的答案,是國家為近世之建構,有其先天缺憾,「失敗國家」只是國家的失敗之表徵,要解決「失敗國家」問題,我們便需解構「國家」,直面國家的內在問題。按其觀點,我們需要做的第一步,不是恥笑嘲諷「失敗國家」的作為,而是更徹底地回望近代國家權力如何滲透繼而影響日常生活。

在下篇文章,我們談港澳雙城記,論failing state 於雙城的起伏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