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監警會加國專家:香港警方應勇於認錯 抨擊大規模截查或涉「非法禁錮」


本港監警會早前發表報告,認為警方處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示威及使用武力並無制度缺失,並提出檢討武力及催淚彈指引。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前成員、曾領導加拿大安大略省監察警方投訴組織的Gerry McNeilly接受眾新聞獨家訪問時表示,不會容忍個別警員處理示威期間的行為,又認為警方應勇於承認錯誤,用行動向公眾證明會改革,挽回公眾信心。

至於今年警方改變策略,以大規模截查方式阻止示威人士集結,McNeilly狠批手法侵犯人權,因為警方截查必須有理據懷疑被截查人干犯罪行,否則可能構成非法禁錮,促請警方與示威人士或組織溝通,協調遊行示威的路線。

Gerry McNeilly曾領導加拿大安大略省監察警方投訴組織。OIPRD圖片

全稱「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的監警會上月中發表超過1000頁的報告,當中認為警隊本身並無制度上的缺失,在使用武力上大致是回應示威者武力升級,但在6月至8月六場處理示威中部分判斷錯失機會。

本身是執業大律師的McNeilly,在2008至2019年間,擔任加拿大安大略省處理警員投訴的獨立警務督查主任(Independent Police Review Director),也是監警會在審視報告初期委任的五人國際專家之一,其後小組集體「退場」 ,被解讀是「割席」。

McNeilly日前接受眾新聞長途電話訪問時說,監警會由於無調查權,無法傳召警員或示威者聽證,今次檢討在先天缺陷(handicapped)下,監警會已盡力根據傳媒報道,鋪陳示威場景的事實。

對於監警會報告認同警方武力大致是示威者武力升級、只是個別警員需要負責,McNeilly說自己看過部分片段,片中部分警員行為是他自己所不會容忍的。他強調任何警員任何情況下不應使用過分武力,但同時要分析雙方的行為,「片中警員一定程度被挑釁,同樣地示威者都有被挑釁,所以引致反擊」。

「在我而言,我認為警方個別行動中,未及早與示威者商討,令和平示威可進行。」他說。

追問監警會報告中有否低估警方使用武力程度,McNeilly說這個很難回答,因為監警會本身無權調查,只能描述場景及警方及示威者雙方的行動。這個也是導致專家小組退出的原因。「例如在G20報告中,這只是一個單一情況,而我可以訪問很多很多、數以百計的警員,能夠找到實際上發生什麼事,可在知情的情況下發表評論及決定。這也是監警會條例問題之一......我認為條例需要改變,給監警會根據事實、證據的權利,有碗話碗。」

由於無調查權,監警會在報告中主要分析傳媒報道及覆核警方提供資料,但報告章節未能平息示威衍生的爭議。當中,去年元朗7月21日襲擊事件,一名警司與白衣人在港鐵站襲擊後交談,警司拍其中一名白衣人的肩膀,令警方在反應慢之餘再被質疑刻意不作為。

監警會在報告中認為,「該警司有充分理由與白衣人交談,以指示白衣人返回南邊圍,這並非雙方勾結」(that was not collusion between them),並強調監警會只是評論網上雙方勾結依據,並無法定職能或權力調查勾結一事。

去年7月21日,白衣人在元朗港鐵站內任意毆打市民。網上截圖

McNeilly表示,事件爭議突顯監警會需要調查權,但目前難以判斷警方與白衣人有沒有勾結。「基於資料,我個人可能不會做作任何結論……我只會直接陳述事實,這些是我們搜集到的資料,我們聽到這些說法但無法證實。所以我們無法進一步評論。」("I would just simply stated the fact this is the information I have. This is what I've heard from people. I have no way to corroborate any of it, and therefore I'm unable to say anything further about it.")

此外,香港警方在今年改變策略,選擇在示威人士聚集前先下手為強,甚至大規模截查數十甚至超過一百人。

在2012年,McNeilly領導的獨立警務督查公署批評多倫多部分警員在2010年6月處理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時,使用過分武力圍捕和平示威者,做法違反基本人權及示威權。加拿大警方當時兩日示威內拘捕或扣留共超過1100人,部分人在滂沱大雨中截查,調查報告認為做法不當且不合理。

McNeilly向眾新聞表示,他非常反對(highly against)大規模截查阻止示威的做法,因為任意及經常截查,正是侵犯示威者的人權。「我自己年輕的時候,都會去示威,我不會被人這樣截停搜查,因為示威的動機往往都令人可敬。」McNeilly說。

「如果在加拿大扣查某些人,很清楚地必須是為了調查某些犯罪或同類行為,你不能無理由地任意扣查一些人。如果一人拒絕回應問題,警方一是拘捕他,一是釋放他。」

「所以如果大規模截查,我個人認為,這等同是非法扣查他們,並是違反法律。」

("So when you stop and search of people and corral them in a crowd, you are in fact, in my opinion… illegally detaining them, and that's contrary to law.")

2020年5月27日,旺角。美聯社
2019年聖誕夜,旺角。EYEPRESS照片

他在訪問中多番強調,警方應該與示威者溝通,容許示威可以盡量和平進行。

坊間評論將本港警方與近期美國警方示威相提並論,McNeilly說溝通同樣有著解決困境,因為香港或者美國警方有相同困難,是要分隔和平示威及參與暴力的示威者,解決方法只能是主動、公開、透明地溝通,正面地協助群眾參與示威,行使民主及和平示威的權利。

他強調,警方必須公開透明地面向公眾,包括部分警員可能犯錯,警方尤其勇於承認,同樣部分示威者當中都可能犯錯。

McNeilly說:

問責必須由警隊最高層開始,由警務處處長承認事件可以做得更好。正如芝加哥市長最近談及問責,不是所有人都做得對,但必須開始做對的事。所以如果我是警務處處長,我會承認我們有犯錯,並且會改正。我們也只能與公眾一同面對及修正這些過錯。
這要由承認有人犯錯、可以做得更好,這一切要由承認開始。如果不是,這不能挽回公眾的信任和信心,因為你根本都不承認。這就好似教小孩一樣,不是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