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跪下前至少掙扎


人大選擇用最齷齪的手段將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香港人在體制內無力的抗議也被人大的高墻扼殺。這個星期香港好似瘋了,立法會抗爭完全失敗,歷史題像要掀起新文革,《頭條新聞》面臨整頓,限聚令打壓集會,現在竟然是23條。來自北京的打壓,看來是不會停止的了。從未有這樣的壓迫感,伴隨著網上討論區的一片消沉,我亦開始相信戰士是每個香港人的宿命。既然每個人都有責任回應時代賦予的宿命,那麼作為香港人的責任便是當好這個戰士,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國安法將立,要來的總要來。2003年到2020年,一場橫跨17年的立法。50萬人的民意成功剎停立法,17年後,200萬人的民意,卻軟弱無力。結束17年的等待,或者我們終於可以釋然。但釋然之後,我們還是要面對。立法之後,言論審查一項已足以令香港人面對跪與不跪的抉擇。跪與不跪不再是在上位者偶爾的煩惱,而是你和我的每日日常。

跪與不跪成為每個人都不能逃避的抉擇。年少輕狂,以前從來不覺得世上有什麼是值得跪下,但現在亦知道這想法純粹是因為我的年少輕狂,到了現實,我知道是有的。因為有些時候跪與不跪不是個人的榮辱,而是關乎大局。啞忍一時,不爭一時意氣,或者能換來新的機會。到了這些迫不得已的時候,或者大部分人都會跪下。

做傳媒的,不少都有種風骨。廣播處長梁家榮若不接受警告,有可能影響整個港台的營運,他為顧全大局必須要跪下,但即便如此,他亦撐到最後一刻才跪下,他說「我頂得好辛苦」,誰都聽得出這個擲地有聲的頂字背後承托了多少信念。作為政府高層願意頂著壓力而非直接順應壓力,在這個年代已足以令人感動得淚流滿面。但他即使跪下,卻也跪得高昂,允許《頭條新聞》來季繼續。風骨猶在——大風大浪依然傲骨。

文字無力,亦不願囉嗦,若一句話總結,他便是個必要跪下時仍在跪與不跪之間掙扎良久的人。正是這種不甘跪下的人,才守住香港,不至一夜淪陷。

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場大戰將至,雖不敢說成敗在此,但也是個重要的轉折點。抬頭望天,千年之後,我們每一個人都成了不可觸及的史詩。當刻我們或不必強求留名塵世,只求在二百萬人之中卑微地掙扎於跪與不跪,同生死共存亡,便夠了。

哲學家Candice Delmas 在其著作 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 (中譯:《抵抗的義務》,時報出版)中指出,為不公抗爭是每個人的政治義務,因為人有捍衛正義的自然義務,生來如此。履行我們的義務,身為公民責無旁貸。香港人不願戰,只是要背負起公民責任,他要擋著,那亦無人畏戰。勇者無懼,便能戰至最後一刻。史詩最後,可能我們全都要跪下,但至少我們掙扎過,便無悔。加油,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