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長假期 長知識


【撰文:a. Tam】

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宣傳短片一出,淚奔臉書,自動當選為最受歡迎電影。這個反應,是否代表大家已內化了有口難言、寧願不言而喻呢…為宣傳片壓軸的《叔・叔》,於五一勞動節傳出獲獎喜訊,被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選為推薦劇本。另一邊廂,黃色經濟圈獲得中共加持。兩則無關的新聞,同時正面反面地肯定:做我們認為對的事。

【編者按: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昨日揭曉,《叔・叔》主角太保(張嘉年)奪最佳男主角;區嘉雯獲最佳女配角。】

《叔・叔》到柏林參展時,幾場放映都一票難求,映後談的環節,觀眾非常踴躍參與跟導演和台前幕後的討論。我觀看的場次,有年輕觀眾發問之後條件反射地吐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他語調平和,現場沒有反應,不算騎劫,也沒有被干預。反而有點像《叔・叔》裏面那些爭取平權的角色──明知被無視都選擇去做認為對的事。

柏林戲劇節TheaterTreffen也剛好於五月一日開鑼,至九號結束。今年舞台移師虛擬網絡,討論焦點為:Unboxing Stages – Digital Practice in Theater,反思劇場的「存在感」。如今劇場真正的被拆大台─unboxed,除了考驗票房以及這門「埋身肉搏」的表演藝術的定位,還有處理劇場與科技的關係。製作人和演員普遍在技術層面給予正評,亦同時強調劇場的獨特性,例如現場觀眾──取悅或冒犯的對象的即時反應──是其中一個因素;這方面,網上即時留言和#Hashtag是很難取代的(雖然有製作試過這樣的互動)。電子化的好處,當然是有助普及,即英文和德文中的democratisation 和 Demokratisierung,一望而知,都由democracy衍生出來。戲劇在網上播放雖然能夠惠及地表觀眾,但文化差異能否單由翻譯可以化解呢?反之,創作人會否為顧及「廣大」觀眾而交出毫無性格的作品呢?一場有關科技的討論,引出democracy 的危和機。劇場把我們領回日常,恰恰也是五四的主題:民主和科學。

是日五四,亦是德國局部解封的第一天,算是政府自我評核民主(個人自由)與科學(政策基礎)的季度報告。同日,香港維持兩星期沒有本地個案,至於如何解除限聚令,好像未有具體方向。單就公共衛生管理而論,港版德先生和賽先生被削足變成了「縮・縮」。

柏林戲劇節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