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廿三分鐘之地獄行


你怎樣描述地獄?
 
從祖父母輩口中,可能是揠心肝,或滾油生炸亡人等的恐怖場面。又或者如民間故事所傳的閻王殿之所在,牛頭馬面的陰差隨侍在側,充塞著孤魂野鬼。還是似美國的萬聖節,一切想像都化成商機,娛己娛人,商家電影乘機發財?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廿二日,一位住在南加州名叫比爾(Bill Wiese)的美國地産經紀,自稱到過地獄廿三分鐘。
 
那天晚上,當比爾與太太探望朋友後,便回家就寢,誰料睡至零晨三時,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

網絡照片

「不是做夢。」他説。是在很清醒的狀態下,他忽然被拉扯到一個像監獄有厚牆和鐵枝的地方,氣溫高似活火山溶岩,並有兩隻龐然巨物怪獸,猶如「邪惡」和「恐怖」的兩個化身敵視著他。那種仇恨苦毒遠遠超越凡人的萬千倍,它們發出的惡臭比所有腐肉或臭渠都難聞多了,並且有若毒氣直嗆鼻喉。
 
太可怕了,一定要逃!但他已嚇得癱瘓在監獄地上,動彈不得。這不只是肉體乏力,而是精神和情緒完全虛脱,是徹底一蹶不振、永不翻身如高處墮樓那般絶望。
 
驀然,四周一片漆黑,那不是沒有光源的人間黑暗,而是一種邪情滅絶的懾人狀態。他感到被這些怪物襲擊了,一隻力大無窮地把他舉起撞向牆,猛烈得全身每節骨頭都碎了。其他一獸又用尖爪插入他的身軀,肉就一塊塊撕爛了。他渴求死亡終止這一切,但那裏並沒有世人以為的終結,只是無休止的受酷刑,原來在這兒痛苦是永恆的!
 
他身體支離破碎,卻沒有象徵生命的血和水流出,於是他知道自己身處地獄!
 
迎面而來的盡是震耳欲聾的羣音慘叫,是地獄無底痛苦絶望的淒喊,正由不少個火湖内傳出。
 
不過,那些火光並非黑暗中的一線希望,而是巨焰,令四周乾竭荒死的烈火,是全然的燃煉,正乾燒著淒厲苦叫的人,火湖旁站著怪獸看守,淒楚叫喊的人永遠逃遁無望。

網絡照片

比爾自己雖尚未進入火湖,然置身在這個乾涸炙熱,充滿惡毒、詛咒的鬼地方,真的無法合上雙眼稍歇。「啊!原來不能安息就是這意思!」他想。眼睜睜地看著、聽著呼天搶地被燃燒的人慘叫,四周只有襲擊的邪毒怪獸,他終於明白了,這,才是真正的孤單!
 
本來,他在地獄裏是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基督徒,所以不懂遇事呼求神,也不知道神是他的守護者、生命之主。直至瞬間,當他來到一個洞口,在隧道中忽然看見一團清白無瑕之光時,才知道是主耶穌來了。就在那刻,神恢復了他的信念——他恍然大悟,原來在地獄裏連對神的概念也斷絶了,怪不得如此可怕,毫無盼望!
 
比爾頓時充滿平安、穩靠,時鐘顯示三時廿三分,他從地獄返回人間。

關於地獄,從民間傳説到宗教信仰都有各式各樣的描寫,讓人感到既害怕又好奇。而比爾在其著作"23 Minutes in Hell"所説的地獄景況,則有多處和聖經所描述,那個沒有神同在的地方吻合。不過對我而言,是再次被提醒:生命有來處,也一定會有一個去處。
 
可能死亡對你來説,仍是非常遙遠,但我在九年前突患重病,細菌侵蝕了心臟組織時,死亡就好像不測之風雲隨時都會臨到。
 
一個人病倒了,那種對生命的無力感是很實在的,人在此刻真是難以瀟灑,一旦生命氣息離開,往那裏去,已不是辯論或猜測的時候了,定局就在你眼前。
 
我感謝聖經清楚告訴我,信主得救的人,離世後必往天堂,與神同在,我再不用癱瘓在牀,與病菌搏奕了。在天家,我永遠再不會生病!那裏也沒有世間的愁煩,要天天在柴米油鹽中打轉,在天堂根本不用吃喝卻滿足快樂。最重要的是,我的罪已被主耶穌為我釘十字架的寶血洗淨,在天堂沒有極刑懲罰,只有永恒的平安福樂,常與愛我的主親近。
 
地獄,完全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