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領飯人數增】銀杏館少七成生意續派熱騰騰「平安飯盒」 婆婆流淚冀為失業子多取一個


武漢肺炎疫情令經濟下滑多人失業,但一些社福機構暫停服務,令原本到社區飯堂吃飯的人變成沒飯吃,剛失業的又求助無門。為長者提供就業機會的社企銀杏館,在嚴峻疫情中繼續派飯,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基本幫助,看到當下基層苦況。正當我們為口罩奔波時,社會上有些人所求的,只是有餐飯吃。

下雨天的早上10時半,一條人龍出現在油麻地平安大樓外。以老人為主的隊伍,偶有一些壯年面孔。他們走上樓梯,到了銀杏館門口,看過門外張貼的餐牌,便向職員點菜。他們排隊等的,是一個個熱辣辣的「平安飯盒」。

油麻地銀杏館這天的派飯菜單。鄭悅庭攝

銀杏館去年開始,於油麻地分店每日免費派發午、晚兩餐。餐廳坐落於平安大樓,故取名「平安飯盒」。餐單每日不同,提供紅肉、白肉或素菜三種選擇,配以白飯及湯。有需要的人只要登記簡單的個人資料、領取飯盒的原因,便可拿到「登記卡」,憑卡免費取飯。

銀杏館行政總裁麥敏媚(麥姑娘)表示,平安飯盒約於2018年4月推出,當時以12元出售,由餐廳補貼成本。後來參考外國的待用餐劵做法,招募有心人以成本價38元認購飯盒,於去年5月起取消收費,免費派飯給有需要人士。

一盒有溫度的飯

踏入銀杏館,職員會問想要甚麼菜式。若某一款派光了,廚師便立即再煮。核對過登記號碼,接過飯盒和餐具,就可經另一邊樓梯離開,一人限取一個飯盒。當有人想為別人多領一盒時,職員會提出先與對方見面,了解對方是否真有需要。

麥姑娘難忘一位為父親取飯的中年男士。他每日來取飯兩次,總是低著頭,沉默寡言,有日他突然提出希望每次拿多一個飯盒給父親。麥姑娘希望見見男士的父親,男士解釋,父親不能走動,就讓餐廳社工上門家訪。到了他的家,甫開門,臭味撲鼻而來,整個單位內都是垃圾。原來男士每日都要留在家裡照顧行動不便的父親,不能上班,知道有平安飯盒後,早上就去拿午飯,吃完又準備出發拿晚飯,兩餐的飯盒他和父親分吃,如此日復日。麥姑娘黯然道:「問佢每日有咩做,佢話『攞飯囉』,但係大家都知呢種情況唔得……」她可以做的,是答應對方請求。

然而,也不是人人願意讓人看見自己的住所。曾有一位婆婆提出也想幫丈夫取飯,丈夫本人卻沒有來,當銀杏館職員提出要進行家訪,婆婆卻堅決地說:「如果你要家訪睇我間屋,我唔攞喇。你留番啲尊嚴俾我,我唔想俾你睇到我住啲咁嘅地方。」最後她出示了丈夫的傷殘證。原來年逾80的丈夫本來有兼職,婆婆本來也有做洗碗工,後來二人也失去了工作,只好來取兩餐飯盒。麥姑娘相信婆婆,「佢有無需要講大話呢,我哋信任佢,就俾個委託證佢,等佢可以代佢先生攞飯。」

銀杏館烹煮的「平安飯盒」。鄭悅庭攝

麥姑娘相信,在動輒要幾十元才能買到一個飯的香港,能夠為人解決兩餐燃眉之急很重要。因此,每次經社工登記後,餐廳職員都不會多問眼前人,為甚麼要來取飯。只希望他們取飯後,平安愉快地回家。

來取飯的人中,有的是退休後想「慳得就慳」,連兩元車費也捨不得花的老人;有的是周末住在深圳,平日在街頭露宿的貨車司機;也有總是拿著一大袋,匆匆忙忙的速遞員。雖以基層長者和露宿者為主,但也有些打扮光鮮、外貌年輕的人。麥姑娘坦言,同事最初看到,也會懷疑對方是否有需要拿飯。她總會提醒同事,也提醒自己:「今日嘅佢嚟攞呢個飯,呢個過程唔係人人都得。可能你會諗佢使唔使攞飯呀,真係唔好咁諗。應該調番轉諗,點解佢咁都嚟攞個飯。可能佢以前啲衫係好靚,或者佢好乾淨。但可能今天嘅佢,就係想要呢個飯。」

銀杏館的午餐約在中午11至12時派發;晚餐則在下午4至5時派發。廚師會在前一天下午準備好翌日的湯,翌日早上9時回到餐廳把湯翻滾,並開始烹煮當日的飯菜。希望湯可以入味,並送上熱騰騰的飯。

飯盒盛載的,除了用心烹調的飯,更是一份溫度。

有位約90歲、撐著柺杖、揹著大包小包的婆婆,有次取了飯後,就坐在餐廳旁的樓梯。她先把湯倒進看上去不太乾淨的保暖壺裡,然後打開飯盒想吃。麥姑娘見狀,提議她到附近公園才慢慢吃。婆婆說想趁熱吃,指「啲飯俾到我哋嗰種熱,呢種熱對我嚟講好緊要,一個人你未試過餓,餓嗰種感覺係好難受。」

這位婆婆的話,激勵麥姑娘要加倍努力做:「有陣時香港社會都好諷刺,可能有人忙緊喺度諗第二啲嘢,但有人淨係諗緊今晚個飯盒有無得食。我哋會諗理想,但係佢諗緊,就係個肚唔好餓,好basic need,我哋能夠做嘅就係咁basic啦。」

平安飯盒盛載的,有人與人之間的溫度。鄭悅庭攝

以飯盒作橋樑

麥姑娘說,最初是透過聯絡附近社區服務機構,及直接到露宿者的住處接觸到首批受眾。當時取飯盒的人以油麻地區內長者及露宿者為主,每餐約派出50至80個飯盒。疫情爆發後,每餐派出160至170個飯盒;登記人數則由400人,迅速增至1000人,多了跨區來的人(近至旺角,遠至柴灣)。她觀察到,現時最大需要的是近幾個月失業的人。

她解釋,去年的社會運動及今年的疫情,令不少人的經濟狀況變差,甚至突然失業。然而,這些人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卻不像長者、露宿者等有固定的社區網絡支援,而且數字不明。同時,本來社區中有不同社福團體能為他們提供協助,但不少機構因疫情緣故改為在家工作,一些恆常服務暫停(如社區飯堂、派飯服務),形成了service gap,令社會上出現了一批求助無門的弱勢社群。銀杏館希望填補這些空隙。

疫情爆發後,餐廳會收到有心人捐贈抗疫物資,如口罩、搓手液等,由餐廳交到基層手上。麥姑娘形容,平安飯盒就似一道橋樑,讓有心人有機會表達對基層的關心。同時,職員又能透過派飯打開話匣子,教導領飯者防疫知識。

為配合政府最新的防疫措施,餐廳也要作出新安排,包括延長派飯時間,由半小時增至1小時、又讓輪候取飯的人先在大樓外分批排隊,再四人一組到店裡取飯、不戴口罩者不能進入餐廳等。

訪問當日,有幾次排隊取飯的人沒有戴上口罩,職員都要他們留步,在門外戴好口罩才能進入餐廳。麥姑娘指,不少基層不明白,「其實佢哋對疫情有好多問號。佢哋為緊嘅係飽肚,無空間去諗更多。幾時疫情、封咩關,對佢嚟講根本無咩意義。而家最緊要係邊個可以俾飯我食、係咪唔使錢。」

說到這裡,麥姑娘難過地說:「個個講緊個疫情、點樣奔波個口罩呀,但係無諗過社會上嘅弱勢社群,最需要嘅時候係求救無門,佢哋唔會去躊躇個口罩,因為佢連飯都未搞掂。」她續說:「唔係去賺人熱淚,係一啲活生生嘅個案。」

銀杏館的大門,在疫情下仍為基層打開。鄭悅庭攝

疫情困難 更要做困難的事

因為疫情,各行各業大受打擊,銀杏館也不例外。為要節省成本,餐廳曾暫停晚市,派飯也減至午餐。麥姑娘本來以為,來取飯的人應該也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吃的。就在暫停派飯一個星期,一通電話卻讓麥姑娘感到原來身負重任。有傳媒來電詢問派飯情況。因有露宿者指本來可以到銀杏館取飯,但現在卻沒有了,不知道可以吃甚麼。聽到後,她決定重新派飯。

當晚,麥姑娘見到一位新到來領取飯盒的婆婆。麥姑娘記得,婆婆走路「震吓震吓」,來到時就問:「我可唔可以拎多一盒呀?」職員說每人只能拿一盒,婆婆的眼淚就不停流出來:「阿仔就嚟失業喇,俾多個我呀。」職員於心不忍,請麥姑娘多給婆婆一個飯盒。最後麥姑娘答應:「如果下星期仲要,就叫阿仔過嚟登記啦。」

偶爾有人問會否每日都派飯,麥姑娘會說:「喺而家呢刻一定有,你就繼續攞,直至我哋無,就話俾你聽無,唔好諗住無先。」

銀杏館自4月1日起,除了每日在油麻地分店派發午、晚兩餐外,也在上環店、太古店、長沙灣店、油塘店派發午餐。每間分店限量100份,總數比之前每日增加了300多個飯盒,每日受惠人數增至500至700多人。當中三間分店在第三日就有超額人數取飯盒,可見需求一直在增加,幸有支持者繼續認購飯劵,暫時可應付未來一至兩個月的需求。

派發的飯盒每個成本價38元,麥姑娘隨遇而安,微笑道:「如果我哋成日擔心攞晒就無,咁你永遠都擔心唔嚟。我唔能夠知道背後邊啲人認購飯劵,咁我只可以睇住,有就做,有就做。」又說:「我又相信上天啦,如果佢俾個機會我哋做到,咁我哋咪盡力做,做到幾多得幾多,同埋用心做啦。」

說起餐廳在疫情下的營業情況,她不禁嘆息:「生意無咗七成。唉,呢個都唔係一個自己嘅嘢嚟,係全港嘅事。」然後,她就說起餐廳裡的長者職員:「如果飯盒令到佢哋可以喺度切菜、洗瓜、可以做到一個飯,而又有幾個鐘頭工返,就製造到一個就業。我又覺得好有意思,雖然暫時唔好諗幫到個餐廳喇。」

麥姑娘最大願望是維持每間分店每日派飯:「我好想係,不問原因嘅,你覺得呢段時間有個大嘅需要,有邊個門會開門俾你呢,係平安飯盒,你入來就得喇。呢個就係我哋好想一班同事諗嘅好ideal嘅想法。如果能夠做到咁,而認購嘅錢能夠持續,唔需要多,但要足夠,足夠去sustain咁就好。」

為甚麼在如此艱難的時刻仍決定派飯?「我覺得係刻不容緩。我成日覺得喺最難嘅時候,你就做最難嘅嘢啦。當你好嘅時候,你去做嘅時候已經唔係嗰個故事啦。」

銀杏館在沙士後成立,麥姑娘和她的同事一起和長者走過風雨17載。鄭悅庭攝

銀杏館2003年成立,最初源於麥姑娘與幾位社工同事在服務長者時,見到他們退休後變得抑鬱,就為退休長者設立一個工作平台,先是一間賣小食和涼茶的小店,後來發展成餐廳、農莊、士多、網購平台等,十多年來為逾3000名長者提供就業機會。

也許社工的「職業病」就是凡事以別人的需要為先。訪問中,社工出身的麥姑娘說了上十次「need」。她看見別人有需要的地方,然後盡力去解決。派飯時,當她留意到領飯者的需要,和餐廳社工也會轉介個案到其他機構,或一些政府資助計劃等。不知不覺間,讓銀杏館變成一個小小的服務中心。

在疫境中派飯,也是因為她確切感受到弱勢社群的需要。她視此為一種福份:「有呢個工作崗位係一個福氣,因為能夠做到有機會去讓老人家煮飯,跟住能夠有個平台派飯,唔係必然。感恩自己有呢個崗位、機會可以去做。」

捐款支持:銀杏館網上愛心飯劵認購,或到分店認購$28一個飯盒或$38飯盒加抗疫湯;亦可直接捐款,全數用作平安飯盒的支出。

銀杏館2003年成立助長者就業,現有5間分店。銀杏館FB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