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傳道人學連登辦教會 Be Water無公司、無會址、無大台 對抗宗教打壓  


 

拆十字架的官員主管香港事務。小島的未來,以至宗教自由令人憂心。

此時此地,有香港教會領袖主張教會「連登化」,無大佬、無大台、Be Water,希望於可能來臨的打壓與滲透之間走位,並期望遍地開花。

「之前7個月,香港發生了多少我們認知與想像以外的事情? 」基督教宣道出版社社長、宣道會堂會傳道人、以個人身分發起「榮光敬拜事工」的王礽福問道。「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曾經出現宗教打壓、滲透、迫害、統戰、宗教物業被收歸國有、牧師因政治而墮落等,這些情況為何不可以再發生或在香港發生? 我自己也有被人投訴與恐嚇,如香港出現清算又有多出奇? 我相信香港一定會出現宗教打壓,而且會越加嚴重。」

當年曾於浙江拆十字架的京官夏寶龍,出任港澳辦主任。浙江2013年開始以除掉違法建築為由進行「三改一拆」,清拆了2000多間天主教與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以致整座建築物,釀成多宗流血事件。王礽福分析,香港的宗教自由很可能會被逐步收緊,並以一種被稱為「合法」的方式進行。他預料,部分親建制及「奉公守法」的信徒將盡力配合、並且不會承認政策背後的真正打壓;其他教會在難以激烈抗爭下,唯有用智慧開拓信仰空間。

宣道會傳道人王礽福接受眾新聞訪問,談及他對教會未來發展的看法。

宗教網台推手

相比起邢福增、王少勇、陳恩明等在反修例運動中受注目的牧師,王礽福似乎較少出現於公眾視線,卻其實是不少活動的發起人。去年71衝擊立法會後,王礽福隨即提議宗教界舉行講座,探討暴力背後的倫理;提出後24小時便有定案,以因佔中成立的教牧關懷團和反修例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為名,聯辦「敲碎玻璃之後──如何作政治倫理判斷」公眾聚會,主持王少勇是612衝突中,擋在警民之間組人鏈唱聖詩呼籲冷靜的牧師之一;浸大宗教及哲學系兩位教授羅秉祥與郭偉聯,則為參與者進行聖經與時事「通識大補課」。在網上宣傳僅僅三天,竟吸引了700人到場參加。原來,不用大龍鳳印海報租場地籌備半年,只要有好建議和志同道合者,便可以靈活應變在數天內成事,這成為王礽福以後利用科技搞活動的強心針。

10月中,同路人提籌辦基督教網上電台的可能性,結果「辛福台」於11月5日啟播,逢周二晚on air討論信仰與時弊,每次由不同嘉賓主講,搞手包括王礽福、陳恩明、前傳媒人春麗、去年7月有份向特首遞交教牧聯署信,要求政府正視民意的陳建榮傳道等。第二個開咪的周二晚上,剛遇上11.12中大事件,中大神學院院長邢福增隨即到市區開咪講述情況,誰知當晚自發入中大聲援的眾多市民,以人車塞滿吐露港,邢福增與陳恩明回程時塞了5個鐘,於是凌晨時分在公路上停擺的私家車裡,繼續開咪直播,場面既荒誕又觸動人心。最近,當得悉曾拆十架的京官上任,王礽福立即請來兩間神學院的院長與教授,在節目中分析宗教自由,主調是「龍來了」比狼來了更可怕。他們開咪緊貼時事,吸引數百人收聽。

 

王礽福去年底為台灣一間出版社主編《香港人2.0》 一書,探討香港之夏如何令港人進化與重塑身分,付印前還適時加入中大保衛戰與泛民區選大勝的階段性分水嶺內容。他在編序中寫道:「有相熟、不相熟的朋友勸我要小心;賈弟兄擔心我被秋風算帳,甚至說不如暫緩出版。然而局勢愈壞,愈應該出版此書,立此存照。」他邀得20多位反送中基督徒撰文,包括前政治助理莫宜端、《頭條新聞》前主持林子揚、有線電視前中國組記者林建誠等,其中好鄰舍北區教會堂主任陳凱興傳道早前被捕。

王礽福說並非走得前,卻與40多位牧師傳道人一樣因反送中而收到WhatsApp 死亡恐嚇。他去年底向宗教傳媒公開了被人用粗口詛咒他與家中大小的訊息,對方自稱警察,並似乎對受害人的資料有一定掌握;恐嚇沒有停止。

王說,過往只參加71遊行,2019年反修例卻見政權徹底墮落沉淪,不能不發聲。外表斯文、談吐不愠不火的他,寫作與說話內容卻是一針見血、沒有避嫌,使用實名、無懼紅線。他3歲從內地來港定居,反共源自後來研習大躍進與文革等歷史。他自問從不愛罵人、不激進,亦不覺得自己特別敢言。

現在有否擔心人身安全? 「也會擔心。」為何仍要繼續發聲? 「只是說真話而已。如沒有事實與真相,那何來真理? 我們的信仰亦是建基於耶穌復活的事實。」王理所當然回答。

Be Water 對抗打壓

談起中共技倆,王礽福指出,內地以前有個叫李儲文的教會領袖。翻查資料,李儲文1940年代初任職內地基督教青年會,1949年到美國耶魯大學唸神學,之後回到已變天的中國成為基督教青年會全國協會宗教教育部幹事,於上海擔任牧師十多年。他能操流利外語,其講道獲詡為信仰純正。1966年文革爆發,神職人員遭紅衛兵批鬥,李卻竟然爆出自己的真正身分:原來他一直是資深共產黨員,避過批鬥,同時震驚宗教界。李儲文之後從政,80年代曾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2018年以百歲之齡於上海病逝;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曾稱李儲文是「做宗教工作的秘密黨員」。

王礽福說,原來這個從外國回來、講道講得很好的中國教會領袖,竟然是中共多年來處心積累栽培及安排入教會做高位的假牧師。那麼,中共會否安插地下黨員進入香港教會?曾經出現的為何不可再發生?日光之下無新事,他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認為其實現今樂於被統戰的港人已為數不少,有人說國家對宗教多好多好云云。

「紅色牧師」李儲文,是前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網上圖片

「共黨雖然腐敗,統戰卻是好叻好厲害,懂得利用媒體和『小粉紅』。在這個環境下,沒有人敢寫包單自己不會墮落腐化;一旦教會『大佬』被抓或墮落,群體就會被打沉。」

身為傳道人的王礽福,寧願信徒離棄自己:「我希望趁自己還未腐化之前,建立有彈性的模式、培養信徒明辨是非的能力,那麼即使自己腐化,信徒也懂得撇棄自己;這樣才夠實際。希望盡早提出想法以爭取時間,在打壓來到前,從教會體制到教導作出調整,回歸福音信仰的核心。」

於是,香港「連登化」教會正試行中。香港以往慣見的教會以註冊公司運作、有固定會址牧師傳道與會友。王礽福發起的連登模式教會卻是不做公司註冊、無恒產、無大佬、無大台、去除公司化固定模式、架構精簡、少用錢糧、沒有會址、甚至沒有固定會眾,初期搞手也只有幾位。沒有計劃的計劃,才是最好的計劃。從王礽福的描述到運作,在在均令人想起多個月以來,破格的香港社運。

教會越大越容易被打壓,反之如果教會猶如連登群組一樣碎片化、一盤散沙、人數無法統計,那麼對家要打壓你亦牽涉很大成本。而且即使一個連登化教會被打壓,其他類似群組也仍能存在;即使一個被滲透,有智慧的香港信徒也懂得自行離開再找可信的人共同另起爐灶。教會沒有資產,也就減少令人不捨的東西;那即使對家誘導你,你也不用妥協退讓。讓信仰靈活化,是在非常情況下退而求其次的方案。

王礽福去年底於「辛福台」廣播中提議成立新型教會,隨即與其他牧師傳道集思,一周後已落實大部分安排,「榮光敬拜事工」於本年1月17日首次聚會,250個慕名而來的新來者,逼爆兩層站滿走廊,全程有宗教網媒直播,鏡頭卻不會拍到台下會眾。他們借用油尖旺區一間二樓教會作為場地,原意每兩星期或一星期的周五晚舉行一次,然而第二次已遇上武漢肺炎疫情,遂改為網上舉行。每周有不同講員,都是理念相近人士,陳恩明、佔中教牧關懷團成員馬保羅牧師、王礽福都曾經主講,音樂分享以簡單為主。 

 

處於不安穩的狀態,也是一種學習;過分安穩,容易變成維穩。既然香港每個周末均有外傭信徒在天橋底做禮拜,而歷史上二千年前的教會,也是於信徒家中聚會,王礽福認為,其實港人可在戶外、租用其他教會甚至在快餐店聚會,由熟讀聖經的信徒分享訊息,已經是「以有形的敬拜指向耶穌基督的無形教會」。正如聖經說,三個人一起禱告已有上帝與他們同在,儼如教會一樣。

他甚至主張多容許信徒批評信仰「領袖」、讓信徒自發組織敬拜、透過讀書會與講座進行聖經與時事「通識大補課」,方可以訓練思考、避免信徒被異端迷惑或被政權滲透。疫症亦令香港眾多實體教會暫改為網上崇拜,其實也是迎接新時代來臨的一種演習,日後的「意外」則是一旦教會遭受限制,信徒仍可繼續敬拜。

「當然,我們沒有對抗打壓的甚麼保安措施,也不會誇說自己聰明有絕世好橋等等。現實是對家非常強勁,打游擊與地下化正正是共黨起家的招數。」那麼話說回來,連登化教會究竟是較難滲透、還是更易一網打盡? 王不諱言,由於他們現在高調提倡「榮光敬拜」並作公開建議,參加者將要承受一定風險:「『榮光敬拜』將會是第一批被打壓的,最後也可能要散水、死梗。」

然而世事無絕對,Be Water 的也可能留到最後。王礽福表示:「如果能夠run一種可複製的模式,讓後來者直接複製,那麼後來者就可以較為低調,保持組織鬆散、簡約甚至地下化,可隨時開展、關閉或合併,遍地開花。那麼到了真正被迫分散時,信徒便知道只要有簡單的訊息分享,已可以是教會。」

香港將面對三自與地下教會的抉擇

提到宗教打壓,香港信徒是否有心理準備? 「有些人已意識到中共會打壓教會,但具體回應不多,可能只是移民。」王礽福苦笑道,「但留下來的人怎麼辦? 要以樂觀心情作作壞打算。」

正如內地有三自教會(註:受內地政府認可的教會)與家庭教會(註:又稱地下教會,不受內地政府認可)之分,王相信,香港信徒未來亦可能需要在大型教會與連登化教會之間作出選擇。「選擇做三自教會或許能順利過渡,尤其大型教會較難轉型連登化;但在難轉型的情況下,必須思考如何面對日後的社會與政治環境。相反,正如有些內地信徒不願意加入三自教會,寧願在家庭教會承擔法律風險,宣講整全的、不受政治操控與限制的信仰訊息;香港『榮光』這類新型教會正可探索可能性,越多元化越好。」

他贊成大型教會與連登化教會同時存在,正如內地三自與家庭教會間仍然有默契、能互補;物種的多樣性,最有利物種在不同的天災人禍中存留下去,信仰也是這樣延續下去。

香港的高樓價,也是連登化教會的一個考慮。「在內地,宗教物業收歸國有的事曾經發生。本地教會可以辛苦購買堂會堂址,卻如何保證20年後不會被收歸國有? 倒不如Be Water租用現有堂會的空檔,對雙方也有好處。我剛才提及的講座、『辛福台』、『榮光敬拜』、以及我們最近於疫情下僅以數天時間籌備並成功吸引600人參加的FB網上互動佈道會『天國答問大會』,都是既獨立但又有碎片化連結的活動,而且基本上都是零成本,只需承擔器材的成本。 」

 

黃絲只是起點、不是終點

除打壓外,連登化教會也能分「色」而治。王礽福估算自反修例以來,本港1,300多間教會中,約有數千或黃或藍的信徒,因與原先教會有分歧而用腳投票離開,相信以黃絲信徒為多,部分可能轉到較適合自己、或張力較小的其他教會。

「現在不同顏色的人不但政見不同,連所知道的『事實』也有不同,造成極大衝突。有教會以避免討論的言禁方式嘗試解決,但偏黃信徒在表面和諧的氣氛下,無法就大是大非發聲,更覺窒息。華人教會要求信徒合一、並且不擅長以爭論解決問題;我卻認為霸道地合一本身也是一種分裂行為,若等到要分裂才分開,往往老死不相往來。與其消耗能量,不如和平地分開一下,將來雨過天晴,便當作沒事發生。與其陳義過高,倒不如退而求其次,多留一條路供人選擇。」

王礽福希望,「榮光敬拜」可以成為偏黃信徒呼吸的後花園,有暢所欲言的空間,讓感到窒息的人暫時過渡;就像問題夫妻分別接受輔導後,還要回家相聚一樣。當黃藍成為過去,這類信徒最終可能回到原本的教會,「榮光」也許完成歷史使命,王輕鬆說沒相干;相反如將來「榮光」可以擴大,也樂見其成。另外,他也希望挽回一些於這段時間完全離開教會的信徒、以及吸納開始對宗教感興趣的人。

算不算黃絲教會? 「可以這樣說,但何謂黃絲教會? 天天講勇武抗爭? 我們不是搞純黃或永恆地黃的教會,而是為偏黃人士提供可以唞氣的地方,內容未必與其他教會有很大分別,講公義也講其他信仰訊息。從『榮光敬拜』首次聚會所見,近250位參加者大概以30、40歲的和理非居多。我們是以分求全,黃色與分流是起點,卻不是終點。我們因反修例引致教會分裂而起,但本身不是反修例組織,只是講信仰、講真話與公義的群體,讓人少有禁忌、暢所欲言。」記者反問:真話與公義不正是對家的眼中釘嗎? 王不慌不忙地回答說:「對,政治也可能會找上門,這是信仰的代價。」

成都王怡牧師被重判,辛福台上月開 Live討論事件,主持包括佔中發起人、基督徒戴耀廷。辛福台圖片

王礽福等人籌組網上「辛福台」,其實也是考慮到不少港人信徒移民海外,如他們本身偏黃,當地較保守的華人教會未必能解決其困擾。因此「辛福」意謂辛辣地批評社會和信徒自己,既強調信仰包含艱辛、辛苦與代價,也為如同古猶太人一樣面臨連根拔起與大離散的移民港人帶來慰藉。

他語重心長地說:「若我們只強調信仰好處與信徒幸福,信徒可能缺乏對苦難的抗疫力,容易對威權政治投誠,而且一旦發生打壓時措手不及。我們必須重述信徒要背負十架 (註:指為信仰付出代價甚至被逼迫打壓),不能過於天真,遇上打壓也可靈巧地延續信仰,靠其力量剛強地迎接苦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