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今宵多珍重》的情意


劇集《金宵大廈》播畢,叫好叫座。主題曲和插曲分別用上粵語和國語版的《今宵多珍重》,餘音穿越劇中舞廳與大廈,遙隔半世紀,烘現隔世情人相即相離的故事。歲月枯榮,時代的節奏於每代人心中,總留下迴響,教人依戀,《今宵多珍重》一曲幾唱,歷一甲子而不衰,此時此地,特別令人親近、懷遠。

南風吹送,輕撫臉兒,飄來花香,星月迷䑃。夜空下情人花前或互相依偎,或慢慢起舞,戀戀時光,時間、花香、血液,彷彿靜止了,卻又捉不緊,留不住,良宵點滴從手中溜走,月光移送換來日出,只剩下情人酸淚立階前。

傷心乏力處 寫情覓去路

《今宵多珍重》訴說的浪漫,《金宵大廈》編審羅佩清別有一番感受。為了創作一部奇幻劇,羅佩清聽了不少舊歌,好像《等着你回來》之類,直至遇上唱作歌手王若琳版本的《今宵多珍重》,她想到一對夢中伴侶,便知道選對了。羅佩清說:「一對男女只能在夢中相見,似真似幻,想捉緊卻不能,就是男女主角的愛情故事,淒美浪漫。」如此,男主角阿蕭(陳山聰飾)和女主角Alex(李施嬅飾)開展了前世愛情的續篇。

故事愛情線交纏固然令《今宵多珍重》流行起來,但劇本寫情又寫實,亦觸碰歌曲再興的緣起。伴隨劇中主線發展的單元,有種族共融、贏在起跑線、人與人工智能相處等題材,寫現代人的執念。羅佩清說道:「這歌傷心唏噓,反映現在港人對現實的無力感吧。這幾年,經濟上樓價物價高企,政治社會前景不明朗,一般小市民可做的也不多。」執迷難捨是妄念,但的確有不少人追逐。「家國不幸詩家幸」,羅佩清引用清代文人趙翼詩句,點明了現實難耐,唯情是道,只有真情實感,才能達到「賦到滄桑句便工」,文章順手沾來。寫情,可說是在創作上替現實找個出口。正是那份令人難以承受的無力感,再次喚醒了《今宵多珍重》的旋律歌詞,提醒人間世,珍念所有,把握當下。

陳百強粵語版與香港黃金年代

愁緒如何自控
悲哀都一樣同
情意如能互通
相分不必相送  
放下愁緒
今宵請你多珍重
那日重見
只恐想見亦匆匆

粵語版的《今宵多珍重》於1982年改編自同名國語歌,由陳百強主唱、鄭國江填詞、鮑比達編曲,收錄在專輯《傾訴》。此曲亦為陳百強的歌唱旅途帶來首個高峯,與成名作《眼淚為你流》、《幾分鐘的約會》、《有了你》等並駕齊驅,開進上世紀80年代香港樂壇的黃金時代。《今宵多珍重》風行全港,一改原作哀怨曲風,旋律輕快,不少歌星如梅艷芳、王菲、劉德華、周華健等都有翻唱。陳百強曾在電視節目向藝人胡楓透露,改編的原因是有次金唱片頒獎典禮,他獲《今宵多珍重》國語版原唱者崔萍親自頒獎。陳百強喜歡這歌的旋律,其時少有改編作品,於是起了創作心。對他來說,崔萍頒獎不只是榮幸,更加點燃了創作的希望。那是個有希望的時代。

「今宵」若何?從80年代的香港樂壇說起,梅艷芳、張國榮、Beyond等巨星輩出,各領風騷,針對香港社會實況和港人獨特情感的原創歌曲久歷不衰,改編日本歌曲更成一時風尚。張學友、林憶蓮等新晉更是初露鋒芒。電視事業方面,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好戲連場,培育不少當今演藝界的人馬。

文化產業發展蓬勃,多少反映社會氣氛繁華。其時香港經濟正式起飛,與新加坡、台灣、南韓並列「亞洲四小龍」,市民受教育機會隨大學學府增加和9年免費教育實行而提升。縱然在政治上,自1982年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京,與中共元老鄧小平開展香港前途問題的討論,不少人深恐香港主權一旦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發展不穩,前路陰霾處處,但香港人仍在多方面尋找機會,充滿活力。

台灣成功嶺上的睡前曲

彼時今宵,令人神往。

值得追昔的,還有國語原版。1956年崔萍主唱由王福齡作曲、馮鳳三填詞的《今宵多珍重》。國語版本對中年的台灣人來說,別有意義。曲風幽怨纏綿的《今宵多珍重》,曾是台灣服兵役役男睡前的晚安曲。

據台灣出版人廖志峰說,「這是成功嶺大專兵暑訓必唱的歌,只限成功嶺」,可說是「成功嶺之歌」。自1959年台灣實施「大專集訓」,規定剛考上大專院校的男生,必須先到位於台中縣的成功嶺,接受14周的軍事訓練,其後改至6周。男生攀越成功嶺磨練志氣體魄,下山後再赴考獲的大專院校註冊和準備開學。

兵役生活少不了唱起雄糾糾、陽剛味十足的歌曲,例如《我有一枝槍》、《萬里赴軍曲》、《中國的駱駝》等。整天的訓練生活完結,中央播音系統悄悄響起一把輕柔女聲,唱起「南風吻臉輕輕,飄過來花香濃;南風吻臉輕輕,星已稀月迷濛……」,別有風景。廖志峰回憶,那時只想趕快結束軍訓回大學讀書。不過,在軍訓中唱起這歌,「倒是勾起受訓人員的外界情感,沖淡了軍旅的肅穆莊重感。」不少唱過《今宵多珍重》的台灣人直言,那時睡前根本不知道歌曲的背景,只是每天睡前重複唱誦,大約知道是有關愛情和戀人的歌曲。亦有受過軍訓的人說,曾經看見有人邊聽歌曲邊落淚,也許是唱到戀人分隔兩地的心坎處。

為何在軍營中播放這首歌,很多人都不太清楚,只記起那是首安慰人心的歌曲。數十年後的今天,幾代人有着《今宵多珍重》的回憶,共聚時偶爾會輕輕唱起來。現在的軍訓,再也聽不到崔萍那把抒情歌聲。

國語也好、粵語亦然;舊日台灣,今天香港,《今宵多珍重》都是撫慰人心和勉勵大家保持希望的傳世作品。香港如今遭逢大變,有人心神渙散,有人不忘團結,或許把以下歌詞好好細味:

我倆臨別依依,
怨太陽快昇東;
我倆臨別依依,
要再見在夢中。  

珍惜所有,那怕再依依不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