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方不會是MIP的「合適成人」


警方日前於記者會中回應有關扣查MIP(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s)的指控,並指社工在作為「合適成人」陪同MIP的排序應是最後,竟然比警察更後。而判斷誰是「合適成人」的工作是警察的話,更令人擔心相關的評估和判斷是否專業、準確。若只糾纏在指引內容的文字,警方自覺已做到指引的要求,但卻不充分和真誠地關注被捕MIP的權利和尊嚴,聯絡「合適成人」只會成為一個黑洞!

警察才應該排在最後

本會再次強調,所謂「合適成人」,是指熟悉當事人或處理情緒問題的專業人士,所以當MIP被捕時會出現情緒問題,所以需要第一時間尋找熟悉他的親友或社工陪同,若警方無法聯絡家人便應尋找熟悉相關特殊需要人士的社工協助。根據警方記者會所講,警方就處理MIP案件只會為前線警員提供一日的培訓,而且警方亦在正式場合多次承認前線警員也受到巨大的情緒問題困擾,若要真正關顧MIP的被捕需要,警察在排序連最後都談不上。根據社署於9月6日回覆社總的信件中列明:

一名對處理有特別需要的人有經驗的人士;或如果未能安排上述人士在場的話,亦須有其他可負責的成人(例如:透過社會福利署安排社工或合適人士),但不能是警務人員或是受僱於警方的人士。

事實上,前學校社工在13/10下午才獲准與MIP見面,即警方視她為「合適成人」吧!但這位社工要等七小時才被認可為「合適成人」,反映交由警方主觀決定誰是「合適成人」,會造成一個黑洞!警方雖然強調已安排MIP與上司見面,符合了指引所需,但這只是穿鑿附會,純粹滿足了文字上的交代,漠視了指引的原意和目的,縱使考試卷是合格,但實習試完全failed!因為律師見到MIP時,他是全身顫抖。

於是次事件警方千方百計阻止當事人的法律及情緒支援,多次表示警方已能判斷,更說出MIP沒有表示往醫院求醫便不需要安排的說法,究竟警方有多明白MIP的實際需要和能力呢?即使警方表示早於律師到達已送MIP往醫院,但當發現MIP擁有殘疾人士登記證及言行有異時,有沒有盡快尋求社工協助呢?還是警方希望先處理MIP的受傷證據,避免被人發現其受到不合當的對待?當警方不斷掩飾及自暴其短時,已令一班關心有特殊需要的市民對警方失去信心。

平等對待與平等考慮

警方於前晚在Facebook以圖片回應:「有冇守護咭唔緊要,最重要係關顧被捕人士嘅需要.MIP」,警方是否公然表示視機制於無形,繼續主觀地按其喜好或有限知識去處理MIP?還是警方言下之意是指無論被捕人士有沒有「守護咭」,也會一視同仁地「關顧」他?

照片來源:香港警隊Facebook

這番言論完全不尊重當年努力為有特殊需要人士爭取「守護咭」的朋友,正正看到警方完全不懂得處理、關顧和尊重MIP,所以才制定「守護咭」及相關措施,更證明警方不了解或不想了解關顧MIP的概念。未成年人士或MIP不只是需要「平等對待」更需要「平等考慮」,意思指因為他們處於弱勢處境,警方應該考慮他們的個別情況作出提供進一步的協助,而非單純地如處理普通市民案件般平等對待。本會建議警方應放下「永不犯錯」的態度,虛心向專業人士學習。

警方在怕甚麼?

法律醫療情緒支援是被捕人士應有的權利,受到人權法例保障而並非警察皇恩浩蕩的施捨。若警方真心希望保護法治,或確實認定該被捕人士的確是罪犯,請在符合個人權利及程序的情況下處理案件及予以起訴,而非用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手段刁難被捕人士,還是警方認為不用其他手法便難以入罪?

事件至今,已對當事人已造成難以估算的傷害,影響日後他的身心發展和本來擁有的工作能力。我們嚴正向警方提出指示﹕「警方必須遵從有關處理MIP指引,在找不到合適家人時,最緊要係盡快安排社工陪伴MIP才是關顧被捕人士的需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