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醫科生前線做急救:我唔去,邊個做?


數百名香港大學醫學院學生,中午時分在蒙民偉樓地下及對開的沙宣道行人路,組成人鏈,一直向斜路上方的瑪麗醫院廷伸。他們身穿黑衣,有人套上急救員反光衣,亦有人戴上豬咀、綠十字頭盔等裝備。眾人高呼口號,重申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並一度舉起右手遮眼,控訴警方過度使用武力。

這些醫學生當中,近日有人甘冒被捕、受傷的風險,走到前線為傷者急救,只因他們讀醫的信念:「我哋做醫學生,有呢個社會責任。我唔去做,邊個做?」

港大醫學院學生:「我哋一齊,醫好香港」。鄭靖而攝

就讀四年級的港大醫科生Ben(化名)不時到示威現場做急救,在前線見證著警察許多不合比例的暴力,如施放過量的催淚彈、造成不必要的流血,作為醫科生,他自覺眼見不公義,更應走出來。

如今這個時勢,有在場調停的社工被控以暴動罪,Ben不擔心萬一被捕,會令多年寒窗苦讀的心血白費,最壞結果可能做不成醫生?Ben坦言也會擔心,唯有自己小心:「唔係話驚就唔做,做手術第一次唔驚咩?驚唔係一個藉口,風險係大,但我唔覺得咁就唔做……咁我唔去做,邊個做?」他說,眼見許多人只是持有一張急救證書,也勇敢地穿上反光衣救人,他有感作為醫科生,醫學知識較豐富,更應出一分力,「我哋識嘅嘢比佢哋更多,咁點解我哋唔出嚟?我哋有呢個責任,做醫學生,有呢個社會責任。」

Ben慨嘆,在現場不時目睹示威者中催淚彈、在煙霧中倉皇逃離、多人要洗眼急救。他每每事後回想都會覺得:「點解香港變成咁?警察唔係為市民服務咩?點解『serve with pride』但而家變咗『attack with pride』?」

醫科生王同學,穿著白袍,戴上豬咀頭盔,和同學組成人鏈。鄭靖而攝

同為醫科生的王同學,穿上港大白袍,戴上豬咀泳鏡、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白頭盔到場。王同學說,作為未來香港醫護界的一員,應該不平則鳴,不能容許不公義、危害香港人未來的事繼續發生。他這天和同學組成人鏈,是希望向林鄭重申五大訴求:「因為我哋知道,即使佢撤回咗,警察濫捕冇得到適當規管的話,香港人嘅性命仍然受到危害,亦係我哋有呢個行動嘅原因,話畀世界知,我哋仍然唔會放棄,直至五大訴求達成,香港有民主自由的一日。」對於林鄭表示希望對話,他認為過往三次過百萬人大遊行,其實已清楚反映港人的聲音,「林鄭只要唔係盲、唔係聾,都應該好清楚,香港人需要咩。」他說,到了此刻,香港人已失去太多,包括8條人命、3隻眼、逾1000人被捕後,香港人已沒有空間「收貨」,故希望林鄭可以正面回應五大訴求。

王同學指,比起過往的運動,醫護界今次走得那麼前,其實很可悲,「因為香港以往嘅抗爭,並冇咁多流血衝突,但係因為警察嘅濫捕,令愈來愈多抗爭者、路過嘅人受傷,逼使醫護界喺呢場運動中有更重要的角色。」、「一切都係源於警察暴力,令咁多人受傷,所以醫護界先要走出來;政權嘅白色恐怖、醫管局疑似侵犯病人私隱,令更多傷者不敢去醫院求醫,令我哋同學要喺放學後出去救人,無奈地去到抗爭的最前線。」眼見穿著反光衣的急救員受傷、有急救員8.31在地鐵站外乞求仍被拒入站救人,一幕幕心痛的畫面,令王同學覺得醫護界無法沉默,「因為危害緊香港人,我哋必須發聲。」

就讀護理系五年級的鄧同學指,身邊許多在前線做急救的朋友,都有被阻礙救援的經歷,而當他看到周二晚在太子站,有人頸部受傷,但警員卻拒絕急救員提出解開傷者手扣的要求,甚至將傷者移動,令他更為憤怒,「呢個可以對傷者造成好嚴重的後果,係未必可以回復得到,佢可能會死、會癱,警察冇呢個專業知識,可以比現場急救做,但係警察拒絕。呢個令所有人都好嬲。」事後警方表示因為擔心有人「搶犯」,鄧同學駁斥說法:「佢哋一大堆防暴、軍裝喺度,全部荷槍實彈,我哋點樣可以搶犯,呢啲係好無稽。」

走在前線做急救,冒著受傷、被捕的風險,他也擔心,「但係冇得揀,唔通有人受傷我唔去救咩?唔通作為香港人,社會發生咁多事,仲可以唔出聲咩?我就做唔出。」

港大醫學院蒙民偉樓內的孫中山像,被戴上豬咀、綠十字頭盔、反光衣等裝備,並手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標語。鄭靖而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