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利君雅再「爆seed」 警方拒交代7.21元朗恐襲應變詳情、認8.5遲4小時處理北角打鬥


警方周二在例行記者會上, 不斷以「暴徒」形容反送中運動中的示威者,並片面描述示威者的破壞行為,質疑示威活動「摧毀香港」,亦令市民對社區治安感到擔憂、惶恐。記者在答問環節首先問到7月21日元朗恐怖襲擊事件,警方遲遲未有處理,令人質疑「警黑合作」。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及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耍官腔回應,港台節目《視點31》主持利君雅隨即連番追問,獲網民盛讚。

此外,8月5日北角及荃灣分別出現白衫及藍衫人士打人事件,被質疑是元朗恐襲的「升級版」。警方承認,警方晚上約7時接報得悉北角打鬥,由於當時北角警署被包圍,警方相隔4小時、約11時才派出防暴隊到場。記者質疑,連區內超市都提早落閘,為何警方事前不知情。江永祥推諉指北角有店舖參與罷工運動,惟當記者指出超市沒有罷市,他表示不評論個別機構的風險評估,拒正面回應。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吳婉英攝

江永祥首先回應「警黑合作」的質疑,強調打擊黑社會、三合會從來都是警務處處長首要行動項目,警方必然以硬手段打擊黑社會。他續指,在過去的周末,警方拘捕多4人,涉嫌參與7.21的事件。警方目前已拘捕23人涉嫌參與非法集結,調查仍在進行當中。

利君雅追問,為何警方不當場拘捕疑犯,而要慢慢拘捕?這與近日的拘捕行動有很大分別。眾新聞記者及後問到,8月5日多區出動大量警力,為何當日會警力會真空近40分鐘?謝振中回應指,他首先想澄清,當日是11分鐘就有第一隊、兩名警員到元朗西鐵站,被記者批評:「但做唔到嘢吖嘛,市民安全係冇受到保障,你咁都計?」謝續表示,當日兩名同事到場後,見到裡面的情況,有個判斷,認為兩人未能安全處理事件,故決定尋求支援。謝屢被質疑作「錄音式」回覆。

謝振中解釋,當日警方在接報11分鐘後到場,在當區用了28分鐘就整合了大約40人,取齊裝備後上車,前往元朗西鐵站。他問,警方用28分鐘去處理、有40警員帶齊裝備到現場是否一個合理時間呢?他又指,在新界,一般「接call」的時間是15分鐘,但未有再就警方當日在元朗的部署提供新資料,僅指當日上環發生一宗很嚴重的暴力事件,而當日在元朗發生的情況,所有衝鋒車已去處理其他打鬥、火燭事件,警方用28分鐘到現場,與市民期望有落差。

利君雅反問:「當初點解唔同市民講?當初點解facebook隱咗形?當刻點解唔同市民講999唔得、我哋而家派唔到人、請你哋耐心等候,你哋連呢句都冇。」謝振中表示,當日3小時內警方999熱線接到逾2.4萬個求助。他重申,當日有很多人打999,警方亦明白有很多人有需要打999求助,但同時間,為何數字要過幾日才找到,原因是警方要從系統中找尋。

港台節目《視點31》主持利君雅隨即連番追問,獲網民盛讚。港台新聞片段截圖


記者:CCTV片睇到多架警車經過,點解冇警員落車執法?
警方:詳細嘅我呢度唔能夠交代

利君雅轉移問:「但CCTV影到有幾架警車經過都唔落車睇咁點解?《鏗鏘集》影到有好多架警車經過,點解你見到白衫人,唔落車去睇吓佢哋咩情況?」謝振中反問:「你講緊係咩時間?係8點幾、9點幾嗰個時間?」另一名記者接著指:「無論幾點幾,你哋都係有經過,係有大批白衣人聚合,你哋警方係有責任調查點解有咁多人聚合㗎喎,如果唔係就唔會有非法集結呢條罪啦,係咪咁嘅意思?

謝振中表示,警方有收到相關的情報,當日在元朗區成立一個行動中心,而該行動中心在平日的情況不開……語未畢,利君雅再次打斷:「你冇答到我哋頭先嘅問題。」這時,主持介入,欲中斷利君雅發言,她連珠炮發:「真係好多日喇,我哋噚日都聽過佢哋記者會,佢哋答咗好多㗎喇,可唔可以答番我哋希望佢答嘅問題?PPRB我哋入過好多書面問題,係冇回應㗎。唔好意思,可唔可以答清楚,《鏗鏘集》相信你都有睇,嗰啲CCTV片,睇到好多架警車經過,但係冇一個警員落車去睇嗰班白衣人,嗰班白衣人唔係一個兩個,係成幾百人,點解當初你哋冇執法?點解你哋當晚冇拉走啲人?點解事後先拉幾十人?而呢幾日我哋見到,警方迅速拘捕咗幾十人,淨係天水圍都70幾人,點解會咁?可唔可以交代清楚?

謝振中回應說:「個別一啲警車當日路過,點解冇落車,嗰架車做緊乜嘢,點解唔即時應對,我諗詳細嘅我呢度唔能夠交代。」記者紛紛反駁:「天職唔係見到罪案就要落車睇嘅咩?」、「情報你冇處理、冇重視。」、「可唔可以解釋埋點解而家都仲係控告佢哋非法集結?係咪到現時呢一刻都冇證據見到佢哋打人?

謝振中解釋,在一些大型公眾活動,警方通常以非法集結作第一個拘捕(罪名),在現場有最足夠的證據作出拘捕,這並不是在元朗7.21事件才做,在之前或之後在其他的大型公眾活動,或之後發生的暴力事件,警方都是用同樣的罪行去拘捕示威者。他再被質疑:「但有人可以唔使兩日就改控暴動喎,點解佢哋到而家,你拉嗰廿幾人入面,到而家好多人都仲係非法集結。

謝振中補充指:「除咗我哋拉非法集結之外,我哋喺某一啲案件裡面,如果佢觸犯一啲比較明顯嘅罪行,我哋亦都會作出拘捕,例如襲警或者一啲普通襲擊嘅罪行,好多時我哋會拘捕佢兩條罪行。」記者追問:「乜你見唔到佢哋襲擊普通市民咩?」然而,主持再度打斷,指示予《南華早報》記者發問。《南華早報》記者問及警員情緒問題,未有再問元朗恐襲事件。

隨後獲發問機會的記者續問元朗事件,指影片可見當日警車就在白衣人旁邊,「點解(警方)即時唔arrest佢哋possessing offensive weapon?」謝振中回應指,當晚警員去到南邊圍村口,村口的村民及外面身穿黑衣、非村民的人士似乎會有一場「打鬥」,當時的警力主要用予確保雙方不會作出打鬥、令當時的情況惡化。他又指,元朗以及其他案件,警方都需要與律政署商討,而作出雙方認同的、合適的檢控,而就7.21事件,警方曾與律政署初步尋求意見,他們認為有跟進的工作,除了之前已拘捕的人,警方仍在調查中,不排除會作出其他拘捕。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吳婉英攝

北角白衫人與示威者毆鬥 防暴隊4小時後才到場

該名記者亦問到,周一(5日)多區都有出現疑似黑社會打人事件,包括藍衫及白衫人士,這是否元朗事件的升級版?警方一直以來有否做過任何事情去制止或狙擊這些事情?

江永祥回應指,周一晚約7時許,北角有人打鬥,警方亦有收到緊急救助個案,「好可惜啦,當時都有為數幾大量嘅人士,又或者我稱佢哋為一啲比較暴力嘅示威者啦,就包圍住我哋個北角分區警署,當我哋同事希望出閘、離開個車閘、派人員去處理嘅時候,基本上我哋都係受到攻擊,於是乎,我哋未能夠適時去調派人手,去處理我頭先所講嘅嗰啲緊急求助個案。」他表示,在晚上稍後時間,警方重組防暴隊人員,有派員到北角現場作出驅散行動,最後亦能回復秩序。

至於荃灣,江永祥表示,周一晚約11時,警方收到第一個緊急求助報案,指荃灣有兩幫人打鬥。在凌晨零時左右,警方再收到一個緊急求助個案,內容相近。就晚上約11時的報案,警方在15分鐘內已派員到場,進行掃蕩,而當時成功完成掃蕩後,亦回復秩序。凌晨零時的報案,警方處班亦相若。

至於當晚警方有否作出拘捕,江永祥指:「手頭上冇清楚嘅資料,究竟我哋防暴隊人員去到現場嘅拘捕,係包唔包含喺我之前提及嘅148人裡面,呢個我係要睇睇數字嘅。」荃灣的數字亦然。


警方:北角警署被圍,未能派員即時跟進

另有記者問:「係咪現場、全香港都冇其他警員行咇㗎喇?」江永祥重申:「其實大家噚日都見到,喺港九新界好多其他地點,由晏晝開始,已經有好多好多嘅暴力事件發生,我哋同事已經被分派到好多唔同嘅區分去處理。」他續指,警方雖然未能即時派員,亦在稍後時間盡快調配防暴人員去現場處理。

有記者要求警方澄清警方就北角案件的具體到達時間,除了防暴隊以外,是否沒有其他警員到場處理。江永祥表示,他手上的資料顯示,當晚11時後有防暴到現場。至於此前有沒有派員,江解釋,由於當區警署被包圍,受到嚴重攻擊,故未能派出人員即時跟進。「有冇人行咇,就係人手分配嘅問題,大家都知道,噚日起碼有21間警署嘅服務,喺呢個暴力事件過程裡面,曾經有唔同時段嘅服務受阻。其實我哋都唔係唔想派人員去『行咇』,我諗大家都要公道啲睇,我哋每日派出處理暴力事件嘅人,為數都不少,難免的確係影響到某啲緊急服務嘅提供。」

被問到警方事前有否收到情報,江永祥說:「我手頭上就唔知道當時我哋有冇情報收到。」他隨即將責任轉移至示威者身上,「佢哋機動性亦非常之高,你見到雖然一開始個集會喺金鐘附近發生,跟住港島區你都見過,佢哋又喺灣仔出現過,又喺銅鑼灣出現過,跟住又去到北角,咁我會話,佢哋流通性咁高,都好影響到我哋個情報上嘅收集。」他續指,警方在情報上的收集,網上有不同平台,警方亦不知道資訊是真是假,因此暫時沒有資料在手。

記者問:「北角嘅超級市場已一早落閘,點解超級市場都知道有危險出現,而警方唔知道?」江永祥回應指:「我諗咁樣講啦,噚日……er……er……有一啲團體或者有個別人士叫做……er……點樣講呢……er……佢發起個罷工運動,我相信有閂門嘅舖頭亦都唔係得北角有啦。」

當記者指出超級市場並沒有罷市,江永祥表示,不會評論個別機構的風險評估。「你話佢決定閂閘嘅,呢個就正正係而家個暴力升級得咁快嘅結果,就係我哋頭先所講,都令到市民或者一般商戶惶恐,呢個就係現實結果。大家都驚,我咪閂埋道閘囉。你話將閂埋道閘嘅責任,究竟係邊個要負責呢,我亦都唔方便喺度評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