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伴我闖蕩


最近睇【眾說】非政治專欄變成我早晨閱讀的第一優先順序。

有一個新專欄《北上尋寬》,後生仔廖浚朝之作,講下點解香港仔選擇去大陸工作,佢係大陸見到D乜,幾好睇架。佢話去大陸有一種置身於叢林的感覺,因為在大陸每一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正因為這種不確定感和時刻處於警覺的狀態,令到生活更有一種重量咁話。

這是事實。

唔好誤會,冇人話大陸有幾正。不過未去過北京唔知自己官小,更加唔知自己身體有幾差。那邊空氣質素唔係正常人可以吸入肺嘅,那邊官蓋雲集權金滿盈,你有本事加上運氣還要敢拚命,就有機會變成創業家年輕小富豪。未去過上海唔知自己錢少,那邊賺得快使得更快,商場上白天爾虞我詐,晚上紙醉金迷,百年不變就是上海灘。
大陸處處有風險,但是愈多風險也愈多機會。

我們這些四五六十歲的大叔大嬸常批評現今的屁孩盲目憤怒,自我感覺良好,但回想二三四十年前我們還不是一樣目中無人,自以為是?那年代我們是何等幸運,作為二次大戰後全球重建期的第二代是何等幸福,全球經濟在一條彷彿無限的上升軌上不斷成長,我們有太多職缺讓我們一邊學習一邊賺錢,年年加薪,由反叛的屁孩變成社會的主流,每件產品彷彿都獨一無二十分好賣,多少人莫名其妙成功了其實並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本事,我們在不斷的成長和成功的氛圍下快速認同了社會。

從1999年全球金融市場一直開始爆破爆破,從2008年全球經濟開始衰退再衰退,科技教父都說未來我們將失去25%以上的工作由機械人或電腦智慧去代替,加上原來的每個文明社會5-10%不等的失業率,65歲以後的高齡化人口佔全體二成以上等評估,全球有一半成年人將會沒有工作。大部分年輕人在一個文明社會找不到希望和出路,沒有宣洩或發揮的空間,陷入長期的焦慮和憤怒和無望。

然而我想說是這世界最少還有25%的地方沒有被開發,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坐二小時飛機,都可以找到一個沒有wifi比香港台北東京或紐約落後一二百年的洪荒之地。就像十七世紀英國和西班牙葡萄牙「滿了」,於是開墾出一整個美洲一樣,在文明社會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被「社會淘汰」,再壞打算還是可以去格陵蘭去非洲,去阿瑪遜森林去戈壁大沙漠,最後把這些地方開墾成新的人間天堂,自己也一夜致富。這些人吃得起苦也能自食其力,不受所謂普世價值影響,自行解決問題,創建新社會新規則,最後必變得更強壯更長壽和更有智慧,反而會是未來社會的更重要支柱,就像不成材的歐洲人跑到美國開荒一百年最後領導了全世界。

人類在地球土地的civilization其實未及一半,與其為下一代悲觀,不如放棄縱容,就像大陸影帝姜文把嬌生慣養的兒子帶回深山用弓箭和野火重新訓練。現代的年輕人,需要的不是讀書學習上網而是磨練鋼鐵般的意志和盡早發掘並精銳自己的天賦才能,培養自力更生的冒險精神和勇氣。要敢於投身一個更寛闊更多風險的社會,跳入競爭圈,甚至夠膽色夠本事就自己去創造一個更大的社會。如果不喜歡,如果看不到希望,大膽走出去吧! 他朝你會是更了不起的英雄!

人是在冒險中才會更容易成熟和進步。敢於冒險才叫型仔。

想起Beyond,黃家駒是香港樂壇最後一個classic,一個敢於大膽告訴天下人他有理想要追尋的型仔。送俾大家黃家駒的靚歌:《 誰伴我闖蕩》。祝你好運!冒險成功!(第21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