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工傷權益前輩猝逝說起──工傷與精神健康緊密相扣


日前一位為工傷工友及家屬爭取權益多年的前輩不幸猝逝。猶記得當年筆者仍在新聞界工作時,每逢遇上有關工傷議題,都會找這位前輩做訪問,而對方態度好友善,有問必答,亦好有耐性拆解筆者的疑問。

前輩剛才抵六十之齡,英年早逝確實是社會損失,而工友也少了一盞「指路明燈」,惟望他在天之靈能得到安息。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本月5日病逝,享年60歲。陳錦康在工傷權益會服務36年。

前輩的離逝,令筆者想起了自己多年來曾處理不少工傷個案,反映工傷與精神健康關係密切。因應不同的原因,經歴工傷的工友在情緒及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困擾,甚至被確診患上精神及情緒病。一場工業意外,除了令工友的肉體承受重大傷害,其所引發的後果,亦足以在他們的內心留下不能磨滅的烙印。

多年前筆者曾遇上一位尼日利亞裔建築工人阿天,他娶了一位本地女子,兩人育有一子。阿天原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在一次意外中斷了鎖骨,醫生說這類傷患不能做手術接駁,只能待患處自然癒合,而之後亦未必再能夠做粗重功夫。

就這樣,阿天邊承受痛楚邊等待康復,而他最擔心的,還是一家三口的生計。雖然太太能夠出來工作,阿天堅持養妻活兒是男士的天職,要另一半辛勞他感到羞愧。

基於傷患的性質,阿天最終所獲的賠償有限。然而這次意外,足以令他無法重返地盤工作,再加上其學歴及出身背景,要在香港找到收入相若工作談何容易。

阿天愈想愈灰,慢慢將自己拖進死胡同中,情緒陷入冰點,更出現幻聽的情況,有一把聲音不斷指責他無用,「養唔起屋企人」。情況最差的時候,他曾想過自殺。

幸好在太太與社工的支持下,阿天慢慢走出陰霾,並透過参加再培訓,找到了洒店房務的工作。而筆者亦終於得睹其臉上難得的笑容。

工業傷亡權益會插圖

另一位從事地盤文職的青仔,在工地被鐵枝擊中頭部,意外發生時他戴有頭盔,因此並沒有表面傷痕。不過他其後感到暈眩,遂自行往醫院求醫。

事發後青仔一直出現耳鳴情況,情況嚴重至無法入眠,情緒自然大受影響。而令他加倍沮喪的是,公司不但未有主動慰問,每次他回去出糧及辦理相關手續時,亦遭到上司及個別同事的冷言冷語,質疑其未有明顯傷痕,為何仍要持續放病假。

青仔表示,他是經過一番努力,才由地盤前線轉至管理工作,一心想在這方面繼續發展。無奈一場意外,為他的事業前程打上問號 。他不知道何時可以復工,資方的質疑亦令他感到委屈,在情緒最低落的時候,他只覺萬念俱灰,有衝動想從窗口跳下去,只因放不下母親才作罷。

青仔的例子,反映香港勞資雙方普遍缺乏互信。因為個别詐騙的個案,資方抱著高度的防衛心,而保險公司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亦常常派人「監視」受傷工友的一舉一動,令後者飽受壓力。而上述兩宗個案亦不過是冰山一角,筆者自己與其他社工同行,都曾處理其他類似的個案:由一宗工業或工作意外,演化成嚴重的情緒及精神問題。

筆者期望勞工處及其他相關部門,在處理工傷個案時,能夠加強察覺及意識,除了協助跟進赔償,也要提供情緒支援,並在第一線做好評估,有需要的話,即時轉介社工或醫護人員跟進。

至於我們做社工的,也應該有相關知識裝備。試想想,若我們連相關權益及程序也不清不楚,又怎能在徬徨無助的關頭,為案主及家屬提供定心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