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適可而止


清朝錢泳的《履園叢話》中卷七《臆論・不多不少》有道:「銀錢一物,原不可少,亦不可多;多則難於運用,少則難於進取。蓋運用要縈心,進取亦要縈心,從此一生勞碌,日夜不安,而人亦隨之衰憊。須要不多不少,又能知足撙節以經理之,則綽綽然有餘裕矣。」看來,多和少,雖是數量之差別,但多之多,少之少,也有可能出現質量之變異。

插圖來源: 《紐約時報》

錢多了,似不是什麼壞事;不過,清代的錢老先生說了,鈔票多了以後要費心思,一費心思,頭髮就要白了許多。說實在的,髮白可染,不須計較。但看到時下不少人坐在被告席裏,成為貪污犯,成為刑事犯,考察一下其墮落的過程,無一不是與銀錢有著莫大關聯。所以,銀錢怪物,令人髮白的同時,還能令人犯罪,這就是多之害。
有些人,是錢多了,慾望難填,還想弄更多的錢,便不擇手段,為非作歹,貪贓枉法,無惡不作;有些人,是錢多了以後,驕奢淫逸,腐化墮落,吃喝嫖賭,為富不仁;有些人,眼紅別人有錢,又不肯靠勞動發家,勤儉致富,便好吃懶做,不走正路,歪門邪道,坑蒙拐騙。結果,輕則失財喪義,重則判刑坐牢。這一切,無不因多而起,古人云,「滿則盈」,這是很有道理的,無論什麼,錢也好,物也好,人也好,多了,就容易成災,為害,造禍,遺患。

國家有一個時期,習慣於「人海戰術」的做法,聲勢造得很大,效果卻不理想,十之八九,最後總是以勞民傷財,事倍功半告終。多,未必就穩操勝券,著名的赤壁之戰,淝水之戰,就是以少勝多的成功戰例,曹操,苻堅,縱有千軍萬馬,不也飲恨敗下陣來?

因此,提倡一下適可而止,對我們這個愛偏激、愛過頭、愛矯枉過正,愛大、愛全、愛多而不厭足的世代來說,也許不是一件壞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