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相愛很難



「安心偷食」事件轟動一時,成了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除了「抽水」之風大行其道外,還引來的士內私隱疑慮的討論,再而推論港人生性八卦、品味低劣與民主進程緩慢的關係。筆者無意針對以上議題在此多贅,只想婉約柔情的談談「愛」。

 「安心偷食」的震撼之處在於扯破童話虛幻的面紗—兩人真心相愛,排除萬難,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從兒童讀物《灰姑娘》、《美女與野獸》、泡菜偶像劇《來自星星的你》、《城市獵人》、日漫《花樣男子》、《惡作劇之吻》、歌曲《你的名字我的姓氏》、《一生愛你一個》等不同文化產物暗暗揭露人對愛情的憧憬和期望,同時過分渲染愛情的美好。不少以愛情為題材的影視作品大多著重描繪男女主角的情竇初開、心如鹿撞和曖昧不明的關係,最後以有否延續戀情作結,彷彿戀愛了便等於到達終點,修成正果般,卻往往忽略一起後面對的矛盾和衝突。因此人們從孩提時期,便接收此類偏頗資訊建構對愛情的認知,還曲解愛情的真締就是轟轟烈烈、愛得死去活來,一起了便可永遠幸福下去,卻對由梅豔芳和張學友合唱的《相愛很難》的忠告拋諸腦後。

根據香港統計署報告,於2016年結婚的有50008宗,而離婚的有17196宗,本港離婚率為34.38%,平均每三對夫婦,有一對會離婚。儘管事實是殘酷的,仍無阻人追尋真愛的渴望。畢竟人是需要被愛,說穿了,人是需要陪伴的可憐蟲。
張愛玲曾說過︰

 

愛情並不複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不是我愛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嗎,對不起。

此言簡意駭的道穿愛情真相。她也在《紅玫瑰白玫瑰》曾撰寫︰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這充分展現了人的三心兩意、朝三暮四,連自己想要什麼也拿不準。

伴侶能從一而終,成就「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佳話當然最好,但萬一浮現後悔的念頭,如錢鍾書先生《圍城》一書描述般認為婚姻是一座圍城,千方百計的想逃出去,亦要謹記為當年的婚嫁決定負上責任—當一個忠誠的伴侶,儘管裡頭多壞都好,外頭仍是一名好男人、好女人;好丈夫,好太太。要不瀟灑的一揮東風,乾脆離婚,要不控制情慾,重燃愛火,努力維繫婚姻。對於「精神出軌比肉體出軌更不能原諒嗎?」此類問題只好搖頭苦笑,應答太遠了,太遠了。

「安心事件」是一場活生生、血淋淋的愛情見證。它摧毀了不切實際的甜蜜幻想,把愛情最真實的面貌呈現人前,也彰顯了「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這是「愛的教育」必讀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