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腦退化長者情緒起伏的旋律


工作中認識一位被診斷患有早期腦退化症的伯伯,受到病情影響,他的疑心極重,情緒起落也較大。伯伯堅信其老伴有外遇,常常與對方爭吵;另一邊廂,做妻子的不信伯伯有病,自覺非常委屈;反過來,也不時指責伯伯做家務「論論盡盡」。

撇除其腦退化病人的身分,伯伯是個「顧家好男人」。早年為擔起頭家每日兼顧兩份工作,晚上在大廈做通宵重更,中間還要趕返家煮飯給3個仔女吃(因為太太同樣是全天候工作)。到今天年過七十,伯伯仍然堅持每天做清潔,風雨不改,清晨5時便起身上班,承擔家庭的部分開支,只為減輕仔女們的經濟負擔。

伯伯一直心繫仔女們的福祉,牽掛著他們的終身幸福。已經成家立室的,他時常昐望他們早生小朋友;生了小朋友的,他又擔心他們經濟負擔重。私底下與筆者交談時,他慨嘆未能協助每位孩子置業,責任心重得教人「窒息」。

3個仔女中,大女最緊張伯伯。由於伯伯抗拒精神病的標籤,她每次都要費盡唇舌,「又迫又氹」帶同伯伯覆診。每當伯伯病情出現反覆,例如不願吃藥或變得急躁,她都非常緊張,常常致電筆者求救。她尤其擔心父母會大打出手,至親因而受傷。

不過,經過長時間的歷練,長女逐漸掌握到伯伯情緒起伏的旋律:每隔一段時間,伯伯便會展現急躁,情況包括失眠、亂發脾氣、拒絕服藥或看醫生,對太太的指責也加強了;然而幾天過後,他自己會平靜下來,重新服藥,亦沒有再與太太糾纏下去。

據筆者與伯伯交談,他由始至終堅信妻子有外遇,只是為了家庭完整及和諧選擇「忍耐」。不過,當身邊讓他擔心的事情,尤其是仔女們遇到困難多了,壓力一大他便難以控制情緒,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小爆發」。奇妙的是,爆發過後他能夠自我調節,幾晚睡得不好,便會自動重新吃藥求個好眠。

從伯伯個案,我們看到部分腦退化的個案,尤其是早期階段的患者,具備自我調節能力。基於缺乏安全感,長者情緒有高低起伏份屬正常。做仔女或照顧者的,不妨多一份耐性,觀察多些時間才決定否採取進一步行動,例如向醫護或專業人士求助等。

後記

相信不少人都知道,疑心重,不信人是腦退化長者常見的徵狀。工作經驗告訴我,若嘗試舆他們争辯,或提出證據反駁,不但徒勞無功,反而增加他們被疏離或孤立的感覺。

想想任何人不被信任或遭受質疑,感覺都不會好受,而腦退化者對自己想法深信不疑,你跟他們争辯,只會令他們更沮喪,到頭來疑心沒有減退,負面情緒卻進一步強化。

代入患者處境,他們感到生命流逝,個人認知與身體健康不斷衰退,生活上的大小事愈來愈不在自己掌控之中,感到不安,徬徨,以至戒心加強都是正常的。

作為身邊的人,我們可以做的,是,有時候,簡單的一個擁抱,足已令長者感到被關顧。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