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字得奇樂」?!─ 談食字


【撰文:青苗】

無線電視劇前有《純熟意外》,近有《味想天開》,引起筆者關注的,不是劇情,而是劇名…似乎是非玩「食字」不可?!

食字自古已有,它是透過同音/諧音字,改動原有的字詞,表達另一意思,吸引注意。句子本義與同音異字,走在一起,固然可擦出火花,如唐代詩人劉禹錫《竹枝詞》「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情)卻有晴(情)」語帶雙關,用得精妙,千古傳誦。

細數以往,用雙關語最多的,就是過年:由「年年有魚(餘)」、「大桔(吉)大利」「馬上封猴(侯)」,含蓄表達新年願望;到近年「羊羊(洋洋)得意」、「豬 (珠)光寶氣」「生意興龍(隆)」、「兔(吐)氣揚眉」、「有雙(商)有糧(量)」等較牽強的祝賀語。

近年廣告用語、影視娛樂及商舖名稱,大量玩字:「知粥(足)常樂」粥舖、「喜(豈)有此履(理)」鞋店、「太(泰)好味」菜館…仍不失幽默;至銀行大膽介紹客戶參加「財息(色)兼收」計劃、酒樓誇口推出「鮑(包)羅萬有」特價套餐;歌曲令人錯認「合久必婚(分)」、「悟(誤)入歧途」;影視劇名,除有攪不清「純熟」還是「純屬」的意外?!還有不會嚐的「欲(肉)骨查(茶)」、令人想想入非非的「金枝慾(玉)孽(葉)」和「大濫(欖)交(郊)嘢(野)公園」…至此,中文字已被玩至愈來愈濫,愈來愈爛了!

「食字」製造了一堆新解的詞彙,對於已掌握原來字詞形、音、義的成年人,或許會感覺很特別,很過癮,可收嘩眾之效;但對於仍未好好掌握《十用成語手冊》內成語、諺語的學生,則容易混淆本義,無所適從,弄到別字頻生,阻礙學習。

「玩食字」先要具備一定條件,「未學行,先學走」實在要不得。國內某些地方,如北京、浙江均製定法例,阻止傳媒玩字;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在鼓勵無限創意的前題下,各界應自我反思社會責任,避免濫用低劣的諧音字(玩字);校園之內,更應堅守運用正確字詞的防線,筆者曾見過中文老師,在課外活動宣傳海報大玩食字,隨波逐流,實在痛心!

無論從中國文化傳承,抑或認字溝通的角度看,家庭、學校、社會均有責任,為孩子準備一個適合學習的環境,小孩子長大了是什麼模樣,全看我們成年人今日造成什麼一個世界、什麼一個社會 (1)…救救孩子!

(1)錢鍾書《讀伊索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