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醫學院倡「一家一醫生」 冀抑鬱焦慮病人及早獲治療


 

世界衞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全球有超過3億抑鬱症患者。根據香港大學2014年發表的研究,估計香港有78萬人 (佔人口10.7%) 受抑鬱症困擾。2015年政府的《香港精神健康調查》結果顯示,全港有接近98萬人 (佔人口13.3%) 患有抑鬱及焦慮症。有見及此,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提倡「一家一醫生」,鼓勵家庭醫生向病人提供身心和情緒支援,減輕精神科專科醫療服務的負擔,同時讓情緒病患者盡早獲得治療。

港大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在2016年進行一項有關情緒困擾求助的研究,以問卷訪問香港10個地區、13間私家診所及6間公營普通科門診的病人。在1,626名受訪者中,有650人 (40%) 表示曾經受情緒困擾,出現抑鬱或焦慮的症狀。研究亦發現,有固定家庭醫生的受訪者接受治療的比率 (22.1%),比沒有家庭醫生的 (13.4%)高出近一倍。超過90%的受訪者認為,對醫生的信任、希望醫生可以治療因情緒困擾引起的身體不適,兩者是推動他們求診的主要因素。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臨床教授林大邦表示,研究反映沒有固定家庭醫生的病人,較難與醫生建立信任,以及較少願意因情緒困擾而求診,他建議公營診所應向病人提供具有連續性的醫療服務,即為病人提供固定的家庭醫生,以提高抑鬱症及焦慮症的治療比率。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及基層醫療學系臨床教授林大邦(中)、博士後研究員辛啟成(左)及個案分享病人盧先生(右)出席記者會,提倡「一家一醫生」,讓情緒病患者盡早獲得治療。尹佩欣攝

林大邦指出,現時全港只有約380名精神科專科醫生,根據2018年新界東聯網的數據顯示,新症病人在公營醫院精神科門診的輪候時間長達127周,而私家精神科醫生的收費昂貴,未必人人能負擔,亦擔心有標籤效應,病人未能及時獲得適切的治療。他補充,普通科門診及和私家診所醫生日常遇到因身心症狀,如頭痛、暈眩、胃痛、失眠等而求醫的情況非常普遍,超過25%的基層醫療求診病症,與心理健康問題有關,所以家庭醫生在精神健康疾病護理上,應擔任重要的角色。

家庭醫生是在地區為求診者提供護理,確保他們生理、心理及社交健康,並能提供全面、以人為本及具連續性的護理服務。林大邦表示,現時香港約有65%人擁有家庭醫生,遠較其他國家如英國、澳洲、新加坡、加拿大及美國的80%至90%為低。林大邦認為,政府必須大力推廣「一家一醫生」和加強基層醫療服務的連續性,讓更多的市民可以擁有一位固定的家庭醫生。現時普通科家庭醫生有4000至5000人、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有500至600人,在社區上做情緒困擾的治癒,較依靠精神科專科醫生容易。

然而,一般的門診服務只有很短的診症時間,林大邦分享現正研究並採用的方法,家庭醫生可透過數條問題,分辨病人是否患有抑鬱症及焦慮症。

抑鬱症的兩個篩選問題:

在過去兩星期......1. 經歷持續的情緒低落?2. 對活動或嗜好提不起興趣及動力?

若對任何一條答案回答「是」,可進一步詢問,是否有以下的情況:

1. 感到一無是處或有內疚感

2. 注意力難以集中

3. 反複出現死亡或自殺的念頭

4. 睡眠/食慾受干擾、早醒

5. 焦躁

6. 疲倦

7. 心情有晝夜變化

8. 自尊和自信心下降

9. 對未來的看法黯淡和悲觀

以上選項若達到3個或以上,可能患上抑鬱症。林大邦指出,以上方法可以預測到89.6%的情緒失調疾病

焦慮症的篩選問題:

是否有出現以下的情況?

1.  感到緊張或焦慮
2.  不能自控的擔憂
3.  難以放鬆下來
4.  煩躁不安,無法在一個地方待長
5.  害怕會發生最壞的情況

若1和2的答案為「否」,無須問其他問題;若以上的答案均為是,即可能患上焦慮症。

林大邦表示,以上的問題可以在不太花時間的情況下,判斷求診者是否有抑鬱及焦慮的症狀。他指,以他多年的診症經驗,發現近年有抑鬱症及焦慮症的病人比以前多,有8%至10%。若確診病人有輕度至中度的情緒病,會先用輔導及支援性治療,試在交談中改變他們對事件的看法和行為,慢慢平復情緒;若病情仍然不穩定,會嘗試用精神科藥物,有需要時會轉介給精神科專科醫生。他強調,大部分的個案都能在基層醫療的層面上處理,而且病人康復非常良好,相信能有效減低精神科專科醫生的壓力。

年近70歲的盧先生,患有嚴重的慢性疾病血栓閉塞性脈管炎,需要進行手指截肢手術。尹佩欣攝

年近70歲的盧先生,患有嚴重的慢性疾病Buerger's disease(血栓閉塞性脈管炎),需要進行手指截肢手術。他在2004年確診患病,多年來動了近20次截肢手術,令他精神崩潰、長期抑鬱、情緒低落。盧先生原本在一間美國公司擔任運輸業副經理,薪水不錯,尚算生活無憂,但突如其來的疾病令他失去工作,當時醫生判斷他百分百喪失工作能力,令他出現抑鬱症。他記得:「每日瞓醒覺都會諗,死啦,今日點呢?」、「每日都是天光等天黑、天黑等天光,覺得做人都冇咩意思。」他更曾經多次想過輕生,但礙於面子,沒有向精神科醫生求診。

直至在6至7年前遇上林大邦醫生,盧先生的情況開始好轉,指林醫生除了醫治他身體上的疾病,亦幫助他紓緩精神上的壓力。盧指,一般醫生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開藥畀你就趕你走」,形容林醫生願意聆聽他的心事,開解他的情緒問題,「如果沒有遇上林醫生,有可能會死。」現時盧先生已經退休,病情已經穩定下來。

林大邦表示,長期病患者出現抑鬱症及焦慮症的比率很高,像盧先生一樣,礙於面子及擔心被標籤而不向精神科專科醫生求診的病者亦有不少。他認為,若能有更多家庭醫生在基層醫療層面上,提供精神健康護理,相信能有效幫助情緒病患者,並提高情緒病的治癒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