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失智母親記掛失散逾50年幼女 三兄妹尋人盼解心結


年過90的何慧,在街上看到尼姑時,會拖著不靈巧的身驅,趕上尼姑的步伐,看看尼姑是否跟她失散50多年的幼女韓鳳華(別名:韓根),不過總是失望。何慧的長子韓劍英慨嘆,母親有失智症,已有點兒記不到三個兒女,但她卻不時嚷著街上有一個長得好像韓鳳華的人。何慧的三名子女,希望母親的心結能解開,2016年9月起透過香港紅十字會的尋人服務,盼能尋回韓鳳華,一家團聚。

大哥韓劍英(左二)、二姊韓鳳玲(左三)在香港紅十字會社區關懷服務部本地緊急支援服務助理經理譚佩詩(左一)及社區關懷服務部服務幹事林旭琪(左四)的陪同下,講述他們尋找三妹的故事。陳芷琪攝

母親何慧有四名子女,包括:大哥韓劍英、二姊韓鳳玲、三妹韓鳳華(被尋者)、四弟韓劍德。三妹韓鳳華於1958年11月10日在廣華醫院出生(59歲)。現時黃大仙竹園邨的位置,在1961年時是木屋區,一家人住在一間山邊木屋,同年5月,何慧丈夫病重,何慧要照顧年幼子女,未能外出工作,在生活拮据的情況下,她唯有把當時1歲多的三妹韓鳳華,交托予附近一間庵堂的女住持,「妺妺常常去庵堂玩,媽媽覺得女住持與妺妺挺有緣。」大哥韓劍英估計,這是韓鳳華被送走的原因,他說,母親之後不時會到庵堂偷偷看望女兒。

何慧的丈夫離世後,朋友願意接濟他們到一間位於元朗的木屋暫住,把韓鳳華留在黃大仙庵堂。元朗及黃大仙之間遙遠的距離和昂貴的車費,令何慧無法再前往庵堂,因而與女兒失去聯絡。二姊韓鳳玲依稀記得,庵堂的名字好像包含一個「廬」字,不過她未能確定寫法,可能是「廬」的同音字。

雖然大哥韓劍英及二姊韓鳳玲和韓鳳華相處的時間不多,但十分想念她。談到對三妹的感情,韓鳳玲不禁落淚:「我們會摺船仔,那兒有一條大坑,應該是在家附近,然後在那兒放船仔,那時我都跨不過那條大坑,要哥哥拖著我,我才跨得過,我妺妺更加跨不過。」

韓鳳華被送走時,他們當時只有4、5歲,對三妹的樣貌十分模糊,只能透過母親何慧的描述,試圖在腦海中描繪三妹的特徵,指三妹的其中一隻耳朵有一粒肉瘤,小時候長得像大哥韓劍英。

母親何慧後來經濟困難,把三名子女寄養在石硤尾的一戶人家7至8年,她就專心到酒樓洗碗賺錢。直至四弟韓劍德8歲左右,何慧才接回三兄妹一起住。當時何慧還是十分貧窮,只能僅僅負擔深水埗數個床位的租金,因此沒有打算接回三妹。後來,何慧與子女曾到黃大仙,想要找尋三妹,不過黃大仙已經面目全非,他們都不能辨認當日的木屋和庵堂位置。

母親何慧已90多歲,患有失智症,她心底裡卻一直沒有忘記三妹。二姊韓鳳玲說:「她(母親)好多時都會提起,有時又會講起在哪兒見到一個人好似她(三妹韓鳳華)呀,但其實根本就不是妹妺,只是她整日記掛著」、「有些尼姑行過,她又覺得是我妹妺,就不斷追、追、追、去追人家。」一家人希望透過紅十字會的尋人服務,找回他們的三妹,替母親解開多年心結。

香港紅十字會社區關懷服務部本地緊急支援服務助理經理譚佩詩稱,是次個案不屬天災戰禍,但考慮到查詢人自小被迫與被尋人分開,因此,基於人道理由,香港紅十字會決定幫助尋人。

譚佩詩指,是次尋人具難度,當時年幼的被尋者,未必知道自己的本名是韓鳳華、亦有可能不知道出生日期和父母的名字。而他們開始尋人工作後,才得知韓鳳華在庵堂改名韓根。她表示,由2016年開案起,兩年間,紅十字會已經去信各庵堂、聯絡友好機構、登尋人啟事、查看會內的尋人資料庫等,但都未有韓鳳華的消息,若在今年暑假後都未有消息,可能會放棄。

(左起)韓劍英、韓劍德、母親何慧、韓鳳玲的合照,何慧稱,三妹韓鳳華小時候長得像韓劍英。由香港紅十字會提供
韓氏四兄妹父親的照片。由香港紅十字會提供
被尋者三妹韓鳳華的出生證明,她在庵堂時名叫韓根。由香港紅十字會提供

如讀者有任何相關資料,可聯絡香港紅十字會:

香港紅十字會尋人服務聯絡資料:

電話:2507-7135

電郵:[email protected]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