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里斯本48小時(葡國遊3之1)



2017年11月寫完換膝手術後,未在眾新聞網報寫過文章,主要是其他興趣如跳舞、煮食、旅遊及每日運動二小時等佔用了大部分時間,加上懶閒及沒有這麼多精力。

看表面數字,葡萄牙的人均收入 GDP per Capita 很低,只約二萬五千美元一年,香港則有三萬五美元一年,英、法約有四萬五千美元一年。

里斯本逛了二天的印象,街上那些宏偉的歐式(應該叫Greek Revival Buildings) 石建築物保持得不漂亮,維修、清洗、油漆不足,這真是冇錢的證明。和建築物保持得美倫美奐的有錢佬大埠巴黎、倫敦,外型低了很多檔次。

食,乃我們旅遊重點,來了里斯本二天,未入過一間教堂,未入過一間 Museum,除去過D大路室外旅遊景點外,逛街入去每一個賣食的店,麵包店、餐廳、超市等。

葡萄牙的 Bakery 面包甜品店,種類繁多,擺設很漂亮,可以看到澳門出名,香港流行的鷄批、咖哩牛肉、咖哩鷄批,甚至咖哩角,乃師承葡國。歷史上,葡萄牙第一海外殖民地乃印度西海岸近孟買的「果亞」(Goa),此乃印度第一個被人殖民的地方,葡萄牙比英國人早起碼一百年殖民印度。

跟去過里斯本的朋友Andy介紹,不用九歐羅,買了八件 pastry。夠晚飯及早餐,因午餐吃得太飽。

試過近十欵不同的 Bakery 包點,發現葡國 bakery 沒有西班牙的好,和bakery 排頭二位的法國和意大利比較,漂亮度、口感精緻及好味程度,有D距離。

全隻杏仁醬做的甜點。

此全隻杏仁醬 Almond paste做的甜點(上圖),是目前我試過最喜歡的,杏仁醬味濃,香甜。杏仁醬做的甜點,西餐廳很經貴,成件乃厚實的杏仁醤,人生首次吃到。

而我的太座喜歡喜吃印度的Samosa 咖哩角,同印度有五百年歷史關係的葡萄牙,除了街上很多印度人及有印度面孔的混血兒外,Samosa乃葡撻外,Bakery 鹹點的首選。我太座二天內,吃過不下六間不同 bakery 店子的Samosa,她說很好吃。

最上層炸馬介休球旁乃Samosa。

快近二元的60近4的老餅,吃人生首次吃到的東西,應該要記下。
吃過法國及西班牙的蝸牛,這天在酒吧吃了一碟葡萄牙蝸牛,乃人生首次吃到,只八歐羅,蝸牛乃三者中最小型,是用水加D調味料煮。清淡,下酒吹水時佳品。
葡蝸牛不像法國的牛油煮的肥。而在巴塞隆拿吃過的西班牙蝸牛乃最好,體型大,全脫榖,用醬汁煮,啖啖肉,也不貴。

次天在街市看到成袋蝸牛賣。

幾年前光頭紐約大廚的節目Bizarre Food Portugal介紹此米芝連推介(冇星)的馬介休專門店 Casa Do Bacaulhau。此店在里斯本市中心外不太富有的社區,他們不做牛肉,不做豬肉,也不做鷄,所有菜色乃魚,而魚只有一種 Cod Fish,最新譯做「銀鱈魚」。他們的魚不是新鮮的,六百年前,在沒有雪櫃情況下,葡萄牙人學懂用鹽醃 cod fish, 把 cod 曬乾,但沒有我們的鹹魚那麼乾。葡萄牙人叫 Bacaulhua,澳門人譯做馬介休。

吃時,他們用我們做乾鮑魚,乾海參方法,把 bacaulhua 浸水一晚,再用水燉,馬介休吸了水後,再煮,魚肉回復新鮮魚般腍軟,但有鹹味,煮馬介休方式有很多不同方法,葡萄牙人說起碼有365煮法,有 cookbook 還介紹一千種馬介休煮法。

超市見主婦買整條鹽哂馬介休,約十多歐元一公斤,或50港元一磅。
六百年前的 Age of Discovery 發現年代,葡萄牙水手首次航海到亞洲建立首個航海帝國,水手蛋白質來源乃馬介休,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水手,乃吃馬介休。
歷史學家説,沒有馬介休,沒有美洲新大陸。我則說,沒有馬介休,沒有澳門。

我們叫了澳門吃慣的馬介休薯仔球作頭盤,馬介休球又軟又熱,外皮趣,味道很好,是吃過最好的馬介休球。

頭盤還有炸馬介休魚脷,不錯,但比起葡人徒弟日本人的炸 tempura,炸漿厚了一點。

主菜二馬介休扒,份量很大,我們只吃了一半,打包了一整份,次天午餐。

我叫了此款甜點 tart 很特別,有碎果仁,朱古力及很多蛋黃。

此餐連一 half bottle白酒,二可樂,共76歐羅,其實是兩餐價格,次天打包的午餐包埋。香港同等級數,兩倍價錢以上。

我們里斯本的 AirBnB,乃在旅遊 YouTube 很多人介紹的名海鮮店 Ramiro。我們下了機,Check in 後,立即行去 Ramiro 吃首個午餐,吃了一隻蟹及一碟蒸蜆,蟹蓋很多糕,相當滿意。

和法國、英國、荷蘭、比利時及愛爾蘭的蟹,我們現在叫「麵包蟹」的比較,這裡的蟹比較大。

最後,想告訴各位,旅遊時遇上世界各地的人都好友善,我們可以和街上的警察拍照,路上碰到一對德國中年男女,剛行完卅多天的 Camino De Santiago,返回里斯本。

而最後合照的照片,乃來自馬德里的年輕人Carlos,他在在Airbnb做二個月義工。他替我叫 Uber,因為我的 Uber 戶口出了問題,付不到錢,他用他的戶口叫Uber,不收我的錢,雖然是三歐羅,最後我強迫他收了五歐元。
三歐羅,在里斯本,可以喝四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