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腦袋只用左邊就夠了?



有些事情我們以為早已街知巷聞,但事實卻往往相反,「新聞攝影在社會上有些甚麼功能?」便是其中的一個例子。香港有些大專院校的新聞學系,學生在四年學習過程中可以毋須修讀新聞攝影便可以畢業,如果拿這個問題去問這些同學,或許他們也無法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這現象多少反映了我們社會對新聞攝影的重視程度。

攝影記者是原始人

就算是在西方社會,新聞攝影也曾被視為文明的倒退,在一、二次大戰其間當大量新聞攝影記者湧現時,一樣有記者驚呼以圖像來報導新聞是一種反祖式的倒退行徑。之所以有這樣的誤解無非是人類的文明過度依賴文字來作為載體,結果但凡無法用文字來準確描述的東西,都會被視為無關宏旨或不夠學術。

左腦Vs 右腦

圖片來源: doctorlee.com.hk

研究指出人類大腦的左、右兩邊負責著不同的工作,左腦主管語言、數學和邏輯思考等;而右腦主管創意、直觀和視覺。問問自己,將你所有曾花在學習圖像溝通上的時間都加起來,夠不夠你整個學習生涯時間的百分之一?負責邏輯思維的左腦被翻覆操練,而負責創意和視覺的右腦便被冷待,這正好說明了我們是活在一個只慣用左腦的社會之中。我們都善長邏輯思考,有很強的分析力,能言善辯,但卻不一定知道怎樣去打動別人。看看下方另一幅同是描述左、右腦有何分別的插圖你便會明白到,一個善用右腦的人可以更有效地去傳遞他的訊息。

Left Brain vs Right Brain。圖片來源:healthline.com

我就是你的眼睛

(圖片說明)當單獨行事的槍手願意投降之後,被脅持了約7個小時的13歲人質由警官陪同離開現場,而警員隨即登上槍手佔據的小巴準備將他拘捕。孫樹坤攝1987年4月27日路透社

新聞攝影最基本的功能就是要透過照片去將讀者帶到新聞的現場,就以87年轟動一時的寶生銀行刧案槍手脅人質事件為例(當年的刧匪最近在出獄後又再械刧寶生銀行而引起熱議), 現場有大批記者和攝記在守候,因為有駁火的風險,警方將記者安排到很遠的位置,所以大家都要用大炮(行內對大光圈的長鏡頭的俗稱)來拍攝,大炮在全開光圈時景深很淺,因此我們要非常小心地對焦,(是的當時還未有可以自動對焦的鏡頭!)入夜後現場環境昏暗,我們更要依賴閃光燈,但當時的閃光燈火力有限而回電速度卻非常之慢,這即是說你按下快門閃光燈一閃之後,你便要等約十秒鐘才可以再進行拍攝,因此選擇在那一個時刻去拍攝就是現場攝記所面對的最大挑戰。記得當警官將13歲的人質帶離小巴時,各行家差不多都同一時間地按下快門,在一輪的閃光燈耀眼爆閃之後警員才衝上小巴,而一名警官亦轉身觀看,我到這個時候才按下快間,結果這張照片算是很成功地獨家捕捉了現場最高潮的𣊬間,並在翌日獲得多份報章採用。

你知道我在影響你嗎?

(圖片說明)即使面對著九七回歸的不確定因素,香港今年的經濟仍顯著地復甦,而地產市場亦重新暢旺。商人們正步行回他們位於中環的辦公室。孫樹坤攝1987年9月9日路透社

西諺有云:「一張照片勝於千言萬語」,新聞攝影運用照片去傳遞訊息,照片當中所包含的視覺元素諸如形狀、大小、色彩/灰色階、反差、光線⋯⋯等等所構成在認知心理學中所稱為的完形(Gestalt),它的威力比各個視覺元素單獨存在時的總和還要多。例如這張發自路透社有關回歸前香港經濟面貌的新聞圖片,單看圖片說明當中的描述似乎都很中性,但當你被問到:「照片中的商人們快樂嗎?」你大概才驚覺原來你已經接收了一些你不曾察覺的訊息。這個例子清楚地說明了新聞圖片如何將一些訊息/感覺傳遞了給你,而你完全不自覺,直到有人刻意問你時為止。

感動=行動

新聞圖片除了能將事發現場清楚地向讀者交待之外,它同時能令人產生感覺,特別是一張出色的新聞圖片,沒有感覺便沒有動作,這就是為何各慈善機構在呼籲公眾捐錢振災時通常都會配上一張出色的照片(許多時候照片都是來自新聞機構),沒有感動便沒有行動,道理就是這樣簡單!新聞攝影就是要提升讀者對新聞事件的關心程度,讀者有時甚至會採取實際行動去回應,這是單靠文字報導會很難達致同樣的果效,這當然不是等於在說文字報導沒有作用,當讀者開始去關心一個議題時,他們便會逐字逐句地去細讀相關的報導,當感性結合理性時,輿論的力量才會得以充份發揮,而這才是公民社會必需擁有的特質。新聞攝影和文字報導其實是新聞業的一個連體嬰,可惜的是在香港這個連體嬰被施了分割手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