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楚原挽救香港電影


 

雖廣受讚美,但我總覺得楚原在金像獎的演辭美中不足,他教人老來要剩返個錢,說得好像人人想剩就剩得了似的,他不知道香港一百萬人活在貧窮線下;他教人管他天下千萬事、閒來輕笑兩三聲,說得人人想笑就笑得出似的,他不知道黃子華的棟篤笑飛幾咁難買黃牛炒到萬五;他又教人不要碌碌無為而悔恨,全不知今日的青年稍為冒頭已遭棒殺的苦境。

我覺得作為香港電影史上最重要的一個名字,恃老賣老地訓戒後輩電影應該要點拍,這會比教人怎樣做人對題很多、有價值很多。你看影帝古天樂也只懂口號式叫香港人要團結拍好自己的香港電影,卻說不出怎樣才能拍出好的香港電影,我真的好想學蘋果記者使橫手把話放入楚大導的口裡教一教後輩點樣拯救瀕臨絶種的香港電影:

你地記住,拍電影呢,唔使錢多架!就最緊要兩個字——寫實呀,仆街!

不過轉念又想,叮嚀損君德、無言自有功,楚原口裡沒有談及電影藝術,但他已經通過他的演說言傳身教了,一個人能以行動使他的言語被聆聽,他想表達的東西全部被接收,場內的拍爛手掌,場外的爭相傳頌,這本身已是一個偉大導演的示範了,他怎樣雅重地叙說,怎樣堅定地爆陰毒,怎樣輕鬆地轉折,怎樣超脫地圓場,全部都自然灑落圓融無礙,就連他怎樣溫柔地對待孫兒都不是閒筆,是一流的氣氛鋪墊。

楚原說過他最喜歡拍的就是寫實的電影,但寫實是一樣很tricky的東西,楚原講仆街很寫實,但杜汶澤講就惡俗不堪,因為一個率性,一個矯作。寫實基本上不是一種風格,是一種人格來的。你說七十二家房客寫實嗎?看資料也只是廠景舞台劇一樣;你說李小龍的電影寫實嗎?一個打幾十個能是真實的嗎?但沒有人會質疑這些電影的「真」,因為拍的人是真的人。 

或許,香港電影要招魂,得首先要召喚敢說、敢笑、敢哭、敢怒、敢罵、敢打的人,方可在這可詛咒的地方擊退了可詛咒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