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楚原,一個優雅的老香港


 

八十有四的楚原,白髯拄杖,一出來就有點讓人想起齊白石張大千那種現代古人的出塵感,見得多傴僂推車仔執紙皮的伶仃老人,你真想不到,香港這種紅塵俗世,竟還可以養護得如此颯爽耆英!

他的金口一開,萬籟就醒了過來。好少聽到香港有人演講可以成為一幕演出,進而引起哄動、 欣賞及感悟。好多人從文本、文采、心理多角度地對楚原的金像獎演辭進行賞析細讀,有人甚至從中發掘出優秀演辭的八個條件:真誠真摯、引發共鳴、有故事性、有幽默感、懂得自嘲、有啟發性、留低金句、帶來希望。

楚原的演說,從演說的角度其實也不算很好,說一個死人的壞話,欠缺雅量;叫人老來最緊要剩返個錢,顯得傖俗;全篇演說太有說教味道,什麼「明天總比昨天好」,什麼「當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你便能很驕傲地說,你無負此生」。

但正如你不能說楚原的演辭有八個優秀條件就是好演講,你也不能因為他有諸多缺點而認為演講並不好。沒有人能否認這是一場很好的一場演說,因為這是一場道成肉身的演出!

ViuTV影片截圖

你是不可能執藥一般,把八個優秀演說條件砌到一塊就成就一篇好演說的,因為楚原的這篇演說,只有他能演繹得這麼好。

這個老人,在回首一生的致辭中,超越了恩怨情仇利名得失,成為他自己了,他是那麼的自然,以致於他可以那麼光明正大地說出仆街二字,當一個人可以這樣字正腔圓而毫無扭捏地在莊正場合說仆街,而旁人亦絲毫不以為忤,這可以說,是一種境界、一種優雅了。

就是因為這種純發自然,挾泰山超北海地橫越了粗口、嗔怨、恚怒、演說理論上的所有缺點。相比起來,黃秋生的演說,就顯得太有機心了。他後來被蘋果記者借刀陷害其實也是咎由自取,道歉也是應該的。

楚原携老伴南紅和「心中的綠寶石」──小孫女出場。ViuTV影片截圖

還在江湖混的都喜歡嘴上掛「香港電影」這種BUZZ WORD擦存在感、呃鄉親LIKE,仙人一般的楚原說的是親歷的人生。他携老伴與乖孫出場,把觀眾當朋友般的閒話家常介紹六歲的孫兒,再細意地安排早睏的孩子先行退下,搞這麼多,竟然不是什麼情節設計,而純粹是人情的自發而已!他的老伴,全程沒有說話,和她的孫子一起,神情酷肖,形成一幅有趣的鏡像。這其實有比話中哲理更值得咀嚼的東西。

在香港,老來剩得個錢的人很多,但可以老得像楚原這麼舒坦的很少,像劉德華,因年輕時時那麼的英爽,他不肯老去是那麼的明顯!而香港本身,就是一個富得流油而不能老得優雅的城市,或許這是因為太過眷戀曾經的輝煌,或許這是因為早已失去了心中的綠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