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農作物的朋友——農地上的伴生動植物



【撰文:馬屎老師】
作者為永續農業教師和前線動物保育人 

鳥類巢箱。插圖由作者提供

有機耕種是甚麼?最經典的答案當然是不用農藥和化肥。
 
然後農友最順口的反問就是:「飛蟲鳥獸前來開餐,難道要餵飽牠們,餓死自己嗎?」
 
每年冬至春,紅耳鵯和白頭鵯都習慣落田食菜,牠們尤其喜歡西蘭花和芥蘭。看見千瘡百孔的菜葉,有機農夫都感到十分無奈。雖然已經掛上反光CD 和膠帶,但仍無法嚇退鳥群!日復日的看著大群雀鳥襲擊無力反抗的蔬菜,就是最善良的農夫亦會萌生忿怒和怨恨。結果,我看見有農夫用「鬼網」捕殺雀鳥!不單如此,有些鳥屍甚至被掛起示眾!

虎斑地鶇上網。照片由作者提供

看著被纏死的雀鳥,又或被吊在繩上的鳥屍,筆者感到無奈和忿怒。2016年,有康文署外判商在大埔鷺林修樹,期間殘殺了數十隻白鷺雛鳥。新聞一出,曾一度引起全城哄動,質擬此等殘忍行為,為何會在香港出現。之後,以為大眾會以此為鑑,會以智慧避免血腥殺戮。但再次看見掛屍示累此等殘忍和無知的行為,其原因,可能源自一種輕視生物,以自身利益為先的傳統人類霸權文化吧!
 
近年,拜全球暖化所賜,3月的驚蟄還未到,青蟲、狗蚤仔、蚜蟲等常見的害蟲,都已形成攻擊隊型,農作物傷亡慘重。這些昆蟲,身型細小數量驚人,比雀鳥難纏得多,一定不是一兩個鬼網,就可以被擺平的簡單問題,怎麼辦?難道為了保護農作物,要偷偷噴灑殺蟲藥嗎?
 
新生代農夫要知道,本地的農地,由於過往不當的農業耕作方法,已令農田成為菜蟲、狗蚤仔、蚜蟲、蠟蟬等一眾常見害蟲的樂土,已經到達就是用毒亦不可能一下子殺清的地步! 

螵蟲食蚜蟲。照片由作者提供
六斑月瓢蟲。照片由作者提供

怎算好?我想,首先要尋找和釐清原因,然後以「自然」和「免費」的方法去解決,這是「永續農業」一貫的思考方式。以蟲鳥害為例,鳥患的原因是甚麼?是由於本地的野生動物保育條例涵蓋所有雀鳥,殺害雀鳥或騷擾鳥巢是刑事罪行,但農夫有機會被告!
 
既然鳥類數目增加是保育得當所至,而蟲害爆發就是以往常規耕種的遺害!因此,蟲鳥害防治,應該看成農務工作的日常項目。當農夫購置鋤頭和灑桶時,還要順手買些防蟲和防雀網;定期落肥和除草之外,還要噴灑有機驅蟲水。
 
其實,若要減少鳥和蟲的滋擾,令農夫不會因為農務超繁重,而讓人性陰暗面有機會跑出來,當未種瓜和菜之前,便先要種些「瓜瓜菜菜的朋友」。然後以生物間互惠共生的關係,安插牠們在適當的位置。又或者在建耕寮、掘水溝等基建工程之同時,多造些鳥屋和掘些水池,吸引「益蟲」移居田邊,以天性來幫手捉蟲。 

具體的建議:

照片由作者提供

鵲鴝
又名「豬屎喳」是常見的留鳥,是少數不怕人類的生物。牠們常在農舍的簷篷或電箱等構築物築巢繁殖,每窩能帶3-4隻雛鳥。黃口無飽期,育雛期間,牠們能為一般蟲害嚴重的有機田,有效地控制部份蟲害。草蜢、青蟲、蚯蚓等,一家六口,一日食足三十餐。
 
吸引方法:用木板釘製鳥箱,然後掛在田邊的樹上又或耕寮外,便可吸引牠們前來使用。

照片由作者提供

蒼背山雀

背部灰藍色,胸前的黑紋猶如繫上了一條黑色領呔,是身型如麻雀般大的小形留鳥。牠們以昆蟲為主糧,由幼小的飛蛾幼蟲到肥大的鳳蝶終齡蟲,都是牠們菜單上的美食。夏季,蒼背山雀在樹洞築巢繁殖,以多産和勤力見稱,兩口子能一次帶8-9隻雛鳥,每天的捕蟲量是好不驚人。
 
吸引方法:用木板釘製鳥箱,然後掛在田邊的樹上又或耕寮外,便可吸引牠們前來使用。 

照片由作者提供

斑腿泛樹蛙

夜行的斑腿泛樹蛙,由於需要補充夏季繁殖期消耗了的營養和應付冬季冬眠時的需要,牠們在較溫暖的日子,會盡情地食、食、食。草蜢、飛蟻、甲蟲,通通有殺錯無放過。指尖上的圓形吸盤,譲牠能自由地在瓜棚上和田壢面穿梭無難度。
 
吸引方法:在田四周挖掘些水池或放置大型水盤,吸引牠們前來交配和繁殖。
 
連生桂子

屬於蘿藦科的連生桂子,常吸引黃色的蘿藦蚜前來吸食汁液和繁殖。這種只愛吸食蘿藦科植物的蚜蟲,又會叫可愛的六斑月瓢蟲,蜂湧前來獵食蚜蟲和繁殖,孵出來的幼蟲又只會吃蚜蟲。這個瓢蟲繁殖工廠,能有效製造瓢蟲,然後幫助抑制,甚至防止田間其他對蔬菜有害的蚜蟲爆發。
 
方法:把連生桂子種在常被蚜蟲的農作物,如各種十字花科蔬菜、蕃茄、各種豆類和粟米附近。
 
萬壽菊

全年開出漂亮的橙色或黃色花朶,是非常容易栽培的園藝植物。牠的根部可分秘能驅除線蟲的物質,把牠種在農作物中,能減少線蟲做成的問題。
 
方法:把萬壽菊全年栽種在田畦上,特別是易受線蟲侵襲的作物旁邊,例如蕃茄、苦瓜和冬瓜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