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台北的士大佬講嘢都比香港人自由


 

我這幾天在台灣,從來沒有聽過什麼「戴耀庭講港獨」的新聞。這樣的小型政治座談會,台灣每星期都一大堆,戴耀庭說講的是碎料舊料,也更不是什麼港獨,和台灣的獨派,根本唔同Level,冇得比。如果不是有心人,或者特務去中共處——督灰,報寸和作大,根本冇乜人會留意這個什麼青年反共救國團座談會。

荒唐的是,特區政府竟然出聲明,來老屈教授是大學教員講港獨——不是說在大學層面可作港獨研究的嗎?劉兆佳更離譜,説在現在這「敏感時刻」提到港獨,驚會觸動到中央神經。

現在是什麼「敏感時刻」?那麽什麼時候才不是敏感時刻?在「非敏感時刻」是否就可以談港獨?

戴耀廷上月24日,在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言。

說穿了,就是——任何時刻都是敏感時刻,任何人也不可以談到港獨、本土和自治。

加上各建制派收到命令開始做嘢砌教授,就知這是新一波藉口港獨又來打壓言論的招數,擊殺梁游時是此招,現在其實也老把戲。愈玩就愈幼稚愈低端,和中共這樣泥漿摔角,根本是降低自己智慧,十分無聊老土。

這幾天在台北搭的士,的士大佬有國民黨的,也有台獨的。但人人均𣈱所欲言,或想駡就破口大罵,無畏無懼,突然感到,台灣這兩年以來,怎麼忽然間比香港——自由,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