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秀色可餐 鄉村規劃可食地景


 

【撰文:馬屎老師】
作者為永續農業教師和前線動物保育人

香港常見的路邊植物— 酸味草,卻沒有人知道可吃用(作者提供)

媽媽是新界原居的客家人,她自小家竟清貧,小學便開始幫忙家務,有機會亦會替人打工,賺錢幫補家計。為了果腹、省錢,身為大家姐的她,年紀輕輕便認識和懂得使用各種野花野草來治病。

筆者兒時的歲月,家景不算豐厚,兄妹三人仍能健康成長。回想起來,一切全是媽媽的功勞,除了一份對子女的關愛,還懂得把民間智慧活學活用。當中教我印象最深刻的,可算是在日常飲食中時常加入百花的食材。例如,五花茶中的金銀花、白菊花、夏枯草、紫草茸還有木棉花和雞蛋花(明明不只五種!)。這些既香又甜的涼茶,媽媽一烹調便足以喝夠兩天,是我們—家夏季消暑和清熱氣的保健飲料。

平日的家常便飯,如金針雲耳蒸雞中的金針花、霸王花煲瘦肉、夜香花滾冬瓜湯、蒜容炒西蘭花或椰菜花,韮菜花炒蛋等,都是價廉物美的家常食用花朶。相對於今天普遍的「無飯家庭」,兒時的「住家飯」,食材會跟季節走,是父母用心的選擇,每道菜都隱藏著關懷之情。

羅馬花椰菜(作者提供)

在非原居民村長大,我遇過不少挑選食用花材的外籍鄰居。來自上海的阿姨,家中種了一排高大的桂花樹,她會收集白色的桂花,自製香甜的桂花糖和煮酒釀桂花丸子。

有泰國血統的周太也會選用香蕉花來做帶辛辣味的涼拌菜。來自美國的年老夫婦,在花園種了金蓮花和三色堇,他們會把花序加入沙律中,既好吃又顯得高雅浪漫。村中還有來自五湖四海的鄰居,他們有的會在中國茶中加入菊花或茉莉花,有的教我採摘田邊的酸味草和吸啜大紅花蜜。回首一望,花食既搭建出來鄰里關係,又可以了解不同種族的家庭食譜。 

香蕉花蕾(作者提供)
金蓮花(作者提供)
三色堇(作者提供)
懸鈴花(作者提供)

過往,我參與農地規劃的工作中,常刻意加入「花食」的元素。例如用高大茂密的桂花和懸鈴花作樹籬;用金針花和芳香萬壽菊來畫出行人路的線條;用金蓮花和酢漿草作覆蓋;用金銀花和夜香花來攀爬和點綴冷冰冰的圍網。在農場裡,能夠被農夫垂青,持續栽種和使用的花,好像只有栽種無難度,又大又紅,收成多,用途廣的洛神花。

芳香萬壽菊(作者提供)

至於較早前不時在媒體出現,花色淺藍而剔透的琉璃苣,還有顏色鮮橙,具超卓抗養化功能的金盞花,都已成了過去式,不再受到農夫的青睞。

這個年頭,被追逐的小花,應該是海藍色的蝶豆花。將花放入熱水,浸出藍色的色素,然後混合檸檬汁或牛奶,便會變出夢幻的紫和淺藍色。不少農莊都將它種在當眼的圍欄上,夏季滿滿的開了一大片藍花,十分美麗。

「花食地景」的價值,不只營造一處賞心悅目的農莊環境,而且花朵色、香、味俱全,蘊含約22種人體所需的胺基酸及豐富蛋白質、澱粉、脂肪,並含有維生素A、B、C及鐵、鎂、鉀、鋅等徵量元素,本應在香港的都市園林加以引入。但今天相對便利和富裕的城市生活環境,令花的生存機會愈來愈窄,公園內的花卉有機會沾滿殺蟲水而不能直接食用,只有觀賞價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